曠鄉手記_7:廚房清洗餐具和廚具篇(2)/盧悅文

與「洗碗間」工作相較之下,在廚房清洗廚具其實輕鬆許多。我認為在廚房清洗餐具有個小小特權,就是可以在第一時間請負責處理剩菜的修女幫忙留一小碗自己喜歡的菜餚。到後期,我自己甚至會跑到廚房拿碗留菜,修女們也不會不高興,因為她們認為只要可以把當日的菜餚清乾淨,要拿多少都沒有關係。另外,在廚房清理廚具,有更多的機會可以認識在廚房工作的修女們,同時也可以從「吃」這件事情瞭解曠鄉對於人和大自然之間關係的重視。


廚具的清理一共有四個順序:初步清理、細部清洗、洗淨、擦乾與歸位。清理與洗淨是在三個大的流理臺內進行,每個洗碗槽內各放置一個特大號附有輪子和手把的透明置物箱。清洗廚具之前,先在第一個與第二個置物箱內裝一半容量的溫熱水,同時放入些許的洗碗精。第三個負責「洗淨」的置物箱則放入一半到四分之三容量的超熱熱水。廚具清洗的步驟分別如下:第一個志工先將廚具在第一個置物箱水槽內用菜瓜布大概地刷洗,把表面骯髒或者是油污先清除,之後交給負責第二個和第三個置物箱水槽的志工。負責第二個和第三個置物箱水槽的志工必須先將廚具在第二個置物箱以菜瓜布刷洗乾淨,同時放入裝有超熱清水的置物箱內進行洗淨的工作。然後再將廚具放到一旁的碗盤籃內把水瀝乾,交由第三個志工擦乾並將廚具放回原位。


整個清洗廚具工作,對於志工們來說,彼此之間需要相當的默契,需要一兩天的時間尋找團隊的工作步調。由於每次團隊的成員都不盡相同,所以彼此之間的「默契」與「包容」則顯得更為重要。通常一個新的工作團隊大概需要兩天的時間熟悉彼此的步調和工作風格。以第一個負責初步清洗的志工來說,如果她/他對餐具初步清洗真的很「初步」,表示第二個負責刷洗和洗淨的志工則必須花較多的時間刷洗餐具;反之,如果負責初步清洗的志工是個很認真、希望在第一個關卡就把廚具刷得差不多,那麼負責第二次刷洗與清洗的志工則可以有比較多餘和輕鬆的時間將乾淨的廚具從水槽內拿出放置到餐具欄內。


「細心」和「速度」也是完成清洗工作的重要因素。只要一個關卡的動作稍微緩慢,後面負責下一道的志工相對地需要以更快的時間完成工作。


最可憐的是負責擦乾和歸位的志工,因為等於是一個人同時做兩份工作。除了動作要快,把不斷洗乾淨、放在碗盤籃瀝乾的各式廚具與大型餐具擦乾淨,還得同時牢牢記住每個器具放置的位置,以便在第一時間將這些器具歸位。歸位不是難事,難的是餐具位置散落在曠鄉廚房、洗碗間以及餐廳各個角落。每每歸位完畢,廚房又有整堆已經洗好、等著擦乾的餐具堆放在碗盤籃內。所以如果有人的工作先做完,不論是修女或者是志工,都會主動幫忙將已經擦乾待歸位的廚具幫忙歸位。


如果晚餐有喝湯,負責廚具初步刷洗的志工還必須檢查廚房是否用了煮湯專用的大鍋爐。如果有,那她的第一個工作是刷洗大鍋爐。大鍋爐其實非常好洗,重點在於清洗的注意事項。鍋爐是特製的,爐子可以用旋轉把手的方式與下面的瓦斯座分開,清洗時必須注意不得讓任何的液體流到下面的瓦斯座,以免毀了整個鍋爐。鍋爐清洗很簡單,在菜瓜布上淋上一點洗碗精,然後刷洗整個鍋爐的內部與側邊。之後以旋轉把手將鍋爐整個豎立起來,再以可拉式的活動水龍頭清洗鍋爐的內部,髒水則因為鍋爐的豎起、經過鍋爐的特製開口,往下流到地板上挖好開口的小水溝,髒水因此得以排出。待整個沖刷乾淨,再以乾淨的擦碗布將鍋爐擦乾。至於鍋爐的側邊,則以乾淨的濕抹布擦拭乾淨,同時也擦拭鍋爐的背面以及瓦斯座的座臺。整個擦拭過程全部結束之後,再用旋轉把手把鍋爐下降到原本的位置、蓋上蓋子,整個鍋爐的清潔過程才告結束。同時在清洗鍋爐的同時,第二個負責刷洗和洗淨廚具的志工則直接將廚具以及鍋具進行刷洗的動作。我曾經計算過,如果當晚喝得是清湯,那清洗鍋爐的過程大概只需要10-15分鐘,還有多餘的時間可以做廚具和鍋具初步刷洗的動作;如果喝的是濃湯,則需要較多的時間進行刷洗的動作。


整個「清洗」的動作結束之後,負責刷洗的志工們必須刷洗置物箱以及清洗與擦乾流理臺。我覺得「曠鄉」是將智慧以及環保的概念確切落實在生活當中的團體。廚具與鍋具刷洗結束之後,一定會有許多的菜渣產生。使用「置物箱」的原因以及好處,在於刷洗的過程當中產生的菜渣可以在最後利用手把與箱底的輪子毫不費力地將箱內的髒水倒出,利用濾篩接住。我們都笑稱這是「用捕漁網捕捉小魚」。這樣一來不會讓菜渣堵住流理臺的出水口,二來方便處理菜渣,三來也不會因味菜渣的關係而大費周章地清洗置物箱。如果清洗廚具與鍋具的過程是直接在流理臺內進行,不曉得有多少菜渣會因此流入排水口內,造成堵塞;當然,我們也可使用濾網包住出水口的方式接住菜渣,就像是在台灣大部份家庭處理菜渣的方式。不過試想這樣一年會耗掉多少的濾網,製造多少垃圾?使用置物箱以及濾篩,相較之下環保許多。同時對於流理臺的清洗,也較為方便。至於負責廚具與大型餐盤擦乾與歸位的志工,則必須在置物箱和流理臺清洗得差不多的時候,拿乾淨的拖把將地板拖乾,讓廚房回歸乾淨與乾燥的狀態,同時也象徵性地宣告廚具以及鍋具的清洗告一段落。


相較於擦乾碗盤的工作,其實我比較喜歡廚具和大型碗盤的清洗與擦乾工作。或者,應該是說我很喜歡跟志工和以及修女們在工作當中培養默契與一同歡笑。在培養工作默契以及尋找團隊工作風格的過程當中,我可以藉此瞭解每位修女和志工的個性以及特色。有時,我們會因為一碗美味的新鮮草莓而爭先恐後地拜託負責剩菜剩飯的修女多留一些給我們在工作後品嚐;有時,我們也會因為烤焦的起司沾黏在廚具上不易刷洗而大歎氣。我們曾親眼目睹身為外科醫生的志工發揮她在外科上的專業技術,以靈巧
雙手幫忙將多餘的馬鈴薯削皮以作為下一次飲食的食材;也曾因為拼命在夜禱時間前完成清洗100人份的廚具和鍋具而彼此歡呼。在廚房,我找到了屬於一個「團體」的歸屬感。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29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