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蜜的負荷/Mingku陳彥龍傳道

這星期適逢期中考,學生們都如火如荼地在準備考試,通常在團契這一週就是輔導要去發放「All Pass糖」的時間,不過現在已經改良了,改成「All Pass宵夜」,或是「All Pass餐」。大家可以一起讀書,準備一些點心讓大家在讀書休息的時候可以享用,我想,這就是參與大專服事很有意思的地方,大家很信任你,不單單因為我們是傳道人或是輔導,而是因為我們有彼此連結的關係。


大家在讀書累了之餘,坐下來聊聊天,唱唱詩歌,真的很有精神,功課雖然有壓力,大家是一起來打氣加油,就會很有力量。上次我有說到有關「名字」的文章內容,這禮拜大家在聊天的時候,就聊到彼此的名字,每個學生都說說自己的族名,每一族的命名方式還是不太一樣,但我在其中看見大家都很喜歡而且感到驕傲,這是我最開心的事情,因為我們都知道自己是誰,是從哪裡來的,在我們的名字裡面就會有家族的歷史,像這樣的小事情就會讓我興奮很久,我相信這些孩子將來都會成為部落的幫助!


在聊天的過程,聊到上上個星期楊姓學生跳樓自殺事件,我們都好難過,這樣的事情在經過了十幾年,還是有孩子走上同樣的道路,是甚麼樣的壓力與傷害,會讓一個正有活力的孩子,選擇結束自己的生命,我的腦中浮現了電影「為巴比祈禱」中主角從天橋上一躍而下的畫面,這個孩子選擇放棄自己,是因為這個世界先拒絕了他。當大家還在爭吵甚麼該教,甚麼不該教的時候,有一群孩子,他們正在面對極大的困難,因為有另外一群孩子,用手指著他們,用言語嘲笑他們,面露嬉笑的表情,彷彿就在告訴大家:「來看喔!快來看喔!」這才是我們需要去正視的問題,而不是那些甚麼情慾解不解放的問題,我曾經寫過文章,情慾的問題真正最大的兇手是媒體,這不需要多講了,我想大家都會了解。但當有人站出來指指點點的時候,其實已經在告訴我們的孩子,這樣是可以的,你也可以對他人如此指指點點。


這個社會的分野太明顯了,不只是性別的問題,成績也是、收入也是、地位、車子、房子,甚麼都可以比,甚麼都可以用來排除異己。還記得繪本「你很特別」嗎?微美克人身上的黑點點,甚麼事情都可以幫他記上一筆,連跌倒一下,都有可能得來一張黑點點,我們在看這個繪本的時候,都把注意力放在依萊跟主角胖哥的身上,但我們有去注意到了嗎?那些會貼人黑點點的微美克人,是不是就是我們呢?這繪本會告訴孩子,我們在依萊眼中都是最特別的,可是換個角度,我想我也要告訴孩子,小心,我們手上有一大堆黑點點,因為別人很特別,所以等著要貼到別人的身上!


上次去參加大專義工輔導的訓練,講員談到真正的愛,是接納、理解、同理、認識,常說應該要怎樣,要如何的不是愛,講員也談到,如果你沒有準備好要去愛一個人,不要輕易地去進入他的內心,因為很有可能就只是聽聽而已。聽到這真的覺得是很難的功課,有的時候不是難在願不願去理解,而是難在同理之前,就已經先下了定論了。其實也不是說一定要如何,不過就是聆聽罷了,我們真的沒有那麼偉大到可以去處理任何事情,但如果可以將他帶到上帝的面前,讓上帝親自去安慰、去醫治,這樣就夠了。


我想到高中時候,被排擠的情形,我多花了一年的時間,考進了北市的高中名星學校,換來的只不過是被恥笑的生活而已,那個年紀的孩子,只要有一個人不斷地告訴你,你憑甚麼來讀這間學校的時候,那三年都會活在這個陰影之下。加上是基督徒,全班只有我一個,還不時地被老師視為班上的榜樣,甚麼東西啊,沒有一個人會信服,即便我當班長,也只不過是因為沒有人要當,找個人就好了。還有貼標籤,你的家庭不是一般正常的,就給你一個記號,對一個高中生來說,一切的美好就在身上的黑點點中被消融了活力,取而代之的,是越來越黑暗、越來越深刻的苦讀與怨恨。


我可以說上帝真的很愛我,帶我走過生命的幽谷,但不是每一個孩子都這麼地幸福,不是每一個孩子都認識上帝的愛,他們要很努力地活著,只因為他們被認為跟別人不一樣,「你很特別」這句話,從上帝的眼光是祝福,從人的角度卻是傷害,我們總是要在經歷過人的傷害之後,才會去看見上帝的祝福,但我在想,是不是可以避免掉這一段呢?每個人都會有他自己生命中的難處,所需要不就是一份關心,甚至這還是奢望,最基礎的聆聽或支持,可能都得不到,我們也沒有辦法可以完全理解另一個人心裡全部的世界,可是上帝可以。


我很感謝上帝,把我放在這些孩子身邊,我深深地可以體會他們在生活中面對到的困境,有學生說,只有我們這裡願意接納他們,我聽到這樣的話心裡好難過好難過,雖然現在的社會比以前開放了,對事情的角度也更寬廣了,孤單與無助的感受卻沒有因為時間的流動,而減少了許多,或許正因為自己曾經走過,現在也一直還在努力,上帝給我的功課,就是在他們的身邊成為他們的支持者,為他們禱告,我知道,當我陪伴他們的時候,上帝自己也陪伴了我,更守護在這些孩子的身旁!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2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