遙遠的路(二)/洪逸民&林美櫻

 

我們在吉爾吉斯坦期間,早餐都是自己吃麵包、大餅,喝咖啡。飲水全部用礦泉水煮過,午、晚餐在士洲家一起享用。飯後,有說有笑真快樂。但要回宿舍,外面一片黑暗,全無外燈,必須靠著手電筒及手杖,又怕路不平,士洲就利用開車的大燈來照明。每天如此,就跟30年前的臺灣鄉下情況一樣。夏天出產西瓜、香瓜、黃瓜等瓜類,還有葡萄、蘋果等水果,雖然價廉,但進口貨就比臺灣貴。青菜種類,玉米、洋蔥、馬鈴薯、青椒、蕃茄較多,但到了冬天就很稀貴。這裡走兩三步就有一小雜貨店,也有排在地上賣菜、賣水果的路邊攤,那些婦人個個都很親切。我們有時去買東西,小朋友教我們一兩句俄語:「Pachon atin Kg?」就是「每公斤多少錢?」的意思。賣東西婦人馬上拿小計算機show多少錢給我們看,我們說:「斯巴!西巴!」也就是「謝謝」,她們很高興,感覺很溫馨。


      8月21日參加當地基督教慈善機構設立的高等職業學院(以信望愛為宗旨,在校旗上有印Faith、Hope、Love等字樣)之Orientation(開學前的說明會),該校的設立主要由士洲負責帶動團隊並協助管理(士洲現任學校董事會主席),就好像是在曠野中得到上帝的啟示,經過日夜不眠,奔走各地,與政府交涉有關機關策畫籌設等事宜。校長是前吉爾吉斯坦教育部長,去年招生,頭一年有51位學生,今年有70多位,共120多位來自超過十個不同族裔。學校設有5科系,是4年制並有授予大學學位,亦徵募有獎學金制度,並經教育部及法務部特准可以開授聖經與宗教課程。校園內有宿舍、餐廳,設施周全,據說:這遠大計劃,其目標是藉以聖經之原則來培育人才,建教合作,提高工作機會和生活。他們為了榮耀神及向普世傳福音,用各種方法及策略,不惜流汗血,默默地耕耘,等候有豐富的收穫,奉獻給上帝。好像馬偕醫生所說:「有無形的繩,引我到這裡,我要在此地被你差用。」就獻身投入教育、產業、醫療、宣教之路,不過路途遙遠,困難重重,必須有人力與財力的支援。我再強調一次,這條路甚艱苦,不好走,必須靠人力和財力的支援,是回教國家內推動宣教的唯一辦法,也就是要拜託大家幫忙與代禱。該慈善機構於2000年9月創立第一所基督教的學校(俄語教學),叫恩福學校(School of Blessing)。從1年級(7歲入學)到11年級(高中),已近有300位學生,士洲的三個孩子就讀該校,該基督教慈善機構總部一樓有禮拜堂,每星期日約有30-40名弟兄姐妹在做禮拜,另有兩所孤兒院和一所特殊兒童學校。他們極期望有更多基督徒朋友(不拘短期或長期,退休教授、講師、行政管理專業、學生輔導等等均可)共同來參與神聖行列,拓展神的國度。我再次拜託大家,不論短期或長期,他們都歡迎大家來參與這個聖工。


     8月23日舉家開4個多小時的山路,赴伊賽克湖(Issyk-Kul Lake)假宿RoyalHotel。這湖位在海拔2千多公尺高的山上,是世界第二大高山湖,被喻為是吉爾吉斯坦的一顆明珠。環境美麗,可瞭遠雄偉的天山山脈,過山那一邊是新疆,山頂還戴著白色雪帽,湖光山色美景如畫,海灘可游泳、玩水或划船,許多遮日休閒草傘,也有Sauna屋,繞過去對岸海灘,有一大片草原與黑森林非常漂亮。飼養許多羊、牛、馬,充分顯現悠閒的農牧生活氣氛,遊客大都是較富有的俄羅斯人。


8月30日(星期日)第二次去首都比什凱克參加韓國以馬內利教會的崇拜,他們講韓語和俄語,我們聽不懂,只虔誠禱告敬拜。中午去香港酒樓用餐,然後參觀首都總統府、博物館、Victory廣場、Ala-toe廣場、忠烈祠、大型百貨公司及世界各國大使館大道都有雄壯又美麗的風光。現任總統Kurmanbek Bakiev是今年7月再次連任的,因為吉爾吉斯坦係18年前由蘇俄聯邦獨立的農牧業為主的回教國家,前蘇俄聯邦時代托克馬克市有許多工廠,現在大多數關閉變成廢跡,其實看起來還有復興的價值。據說吉爾吉斯坦現在都靠外債或外援,沒有聽過一個國家同時租給美國和俄國作空軍基地,甚至最近提高租金,因增加租金收入對這一次總統連任有很大的幫助。8月31日是吉爾吉斯坦獨立國慶,托克馬克市也舉辦許多慶祝節目,如唱歌、舞蹈、武藝等各種表演,真熱鬧。此地夏天氣候清爽、涼快、不出汗,偶爾下小雨,灑水對減少沙塵有益處,冬天就非常冷,會到零下30度。不過,我們初次到此地似有一些水土不服,第二週我先感冒,後來輪到美櫻流鼻水、咳嗽好幾天,第三週又輪回到我流鼻水更厲害,越想越怕,回國的時間已經接近,剩下沒有幾天。如果兩個人的流感不痊癒,被疑為H1N1,事情可嚴重了,到時將會有無法想像的麻煩臨到,那我們該怎麼辦?主啊!求你保守憐憫我們,免得有無法擔當的事。祈求禱告結果,非常的奇妙!回國前一天,我們兩個人的流感痊癒了,感謝主!你是信實的主!


     最後一天(9月6日)星期日,我們全家去士洲辦公大樓一樓的教堂做禮拜,有30-40多位不同族裔的弟兄姐妹來敬拜。當日由士洲講道,同時介紹我們兩個人時,大家都很感動鼓掌,會後前來擁抱不放,懇求上帝繼續賜福該教會以及弟兄姐妹。9月7日抱著依依不捨的心情要回臺北了。深夜12點半,士洲開車,再走一次黑暗不平的遙遠路,抵達比什凱克機場,坐凌晨4點5分的螺旋槳班機,告別一生難忘的吉爾吉斯坦。士洲真是孝順的孩子,一路保護我們,一直到分開又由玻璃門外盯著我們不離開,直至揮手上機為止。他有準備毛毯和大衣要睡在車上,直到天亮才開車回家,這是爸爸媽媽特別交代的,因為深夜開車真危險。這一刻內心非常難受,要say 「Good-Bye」,瞬間眼淚洗面。主啊!我們再次懇求你保守這個忠實的奴僕,身體健康更有力量作工,使神救世的計畫能早日完成,來榮耀主你的聖尊名,亦時刻與他們全家同在,我們讚美你永不息!最後我們再次感謝牧師、牧師娘、長執以及許多弟兄姐妹的關心與代禱,謝謝!


「紀盈(長媳)後記︰本文是爸媽從吉爾吉斯坦回台後,由台北東門長老教會兄姐以及美國麗娟(長女)、蘇州士屏(長子)的鼓勵,於台北東門長老教會分享『遙遠的路』之講稿內容整理而成。」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30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