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西藏回來—陳彥龍傳道Bale的讀後感/陳必欣

每週三或四接到的貴教會週報,已經成為我的精神食糧之一。第1141期1098頁的原住民園地,我第一眼看到Bale,還沒來得及反應是當今最夯的電影-賽德克巴萊-的意涵,可能是仍受過去職業毛病的影響,我想到「一捆貨」,甚至其「同音異義字」:bail(保釋)。對一個二十九年次的人而言,所謂「人生七十才開始」,開始得應該是眾多老人病吧!甚至反應遲鈍也是!


今年八月我和內人(呂淑姿)去了一趟西藏,James Hilton之Lost Horizon(失去的地平線)所描述的世外桃源人間樂土,也就是Shangri-La(香格里拉),指的正是如此。中國有幾個地方都爭取以此為地名,最後雀屏中選的是雲南省北部的一處旅遊聖地。其實西藏這個地方,如果你有明顯的高原反應,可要譯成台語的「誰教你來」或「閃呼里啦」!二次大戰期間,1942年美國飛機從航空母艦黃蜂號起飛轟炸日本,羅斯福總統就說是從香格里拉起飛的,真是風趣又幽默!


從西藏回來,又讀到陳傳道的文章,深感五內,尤其提到有「原住民宣教的保羅」之稱的威朗牧師,他的口述歷史更讓我們檢討反省:我們是否自認文明,常以當今自己的處境來否定不同文化的作為?魏德聖先生要我們看他的電影之際,解除武裝,沒有絕對的是非,放下自我心中的成見或價值觀,去瞭解領受不同的文化。當我們搭飛機或乘擁有高壓輸氧的青藏鐵路火車,進入高原秘境的時候,親眼目睹磕「等身長」頭的藏民,你又如何評價這片絕塵境域,又如何看待那些虔誠的人們?


有一位我們長老教會的牧師(前幾年已蒙主恩召),去印度旅遊回台灣之後,談到印度貧富差距大,衛生條件差,尤其交通一片亂,這些都是事實,不過他認為把那些被視為神聖的牛殺來吃,一來改善交通,二來改善衛生,三來改善一般普羅大眾的營養。真正的問題恐怕不是如此容易處理的,想想「牛」在印度歷史、宗教、文化上的意義吧!同樣地被中國歷史捧為民族英雄的岳飛,已被神化了,在台灣、在中國都有岳王廟。我們耳熟能詳的「滿江紅」,岳飛如此表達:「壯士飢餐胡虜肉,笑談渴飲匈奴血」。一個被神化的英雄是要吃人肉喝人血的,原住民當時的出草,女性的紋面,有其歷史、有其文化、有其信仰,我們理當深思!


也許我們更該謙卑下來,大家都知道西藏有天葬,或稱為鳥葬,不過那文明人認為的化外之地,也有塔葬、水葬、樹葬等。不過那邊的水葬不是人死了、火化了,把骨灰撒在水中或海裡,而是把人的屍體解剖剁碎拋入河中餵魚,他們認為這是一個人最終的佈施,一輩子吃動物的肉,最後總該回饋了,也認為就如同天葬,水葬其實是極度符合環保的,更是對待死亡的深度文明。至於樹葬,也並非把骨灰撒在樹下當肥料,而是把未成年夭折的小孩掛在樹上,讓我們回想到台灣早期「死貓吊樹頭,死狗放水流」的習俗。


人真的需要上帝,人軟弱自私卻又高傲自大,我們很容易深陷根深蒂固的窠臼中,尤其主事者常常充滿和能力才幹完全不相稱的傲氣與霸氣,凡事自命不凡專橫霸道,求神憐憫,或許這是內心強烈的自卑感所外顯的自負吧!


    對中國青藏鐵路在全球鐵路歷史上的偉大成就,我們不必羨慕忌妒,更不可自卑,對他們高鐵和捷運所發生的意外,我們不必幸災樂禍,當蘭州的豪華遊艇下水典禮就沉下,我們不用說風涼話。讓我們隨時有一顆受教的心,也許我們該要求自己「淡化感情」,不管是人際的、民族的、宗教的或文化的,反而更「強化感覺」,去感受不同的聲音、不同的建言、不同的價值觀,以彰顯自己擁有的高度,呈現自己蒙神人喜悅的態度。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21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