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0病房1/謝美姿

《賽54:10》大山可以挪開,小山可以遷移我對你的慈愛永不動搖平安的約也永不改變愛你的上主這樣宣佈了


我不是一個會寫文章的人,寫文章對我而言很需要勇氣。尤其想到老是說些身旁的故事,令我有些不安。然而,因為對於上帝莫大的恩典和祝福一直懷著感恩,如果不說出來就好像對上帝仍然隱藏著秘密一般,讓我更加不安。想起有人說自己的故事會使聽的人更有興趣,記憶更持久。因此,我決心娓娓道出充塞在胸臆間的話﹍。聽!記憶的足音已開始在我的心上跳躍,踢蹋、踢蹋地響個不停。於是,順著足音撿拾那已掉落的片段,串起從一年半前直到最近的幾個小故事。私心所願,除了提醒自己要珍惜主恩,也願有更多人能認識又真又活的神,並能親嚐主恩的滋味。唯我能力不足,祈求聖靈親自引導幫助。


醫院和病房都是一個和我們日常生活環境很不一樣的地方,尤其是呼吸照護中心裡的病人都是做了氣切手術,長年帶著呼吸器臥病在床的病人。無論是有意識或無意識,都無法正常飲食說話,使得病房裡顯得特別安靜。來來往往的醫護人員及病人家屬為病房帶來生氣,像是誠懇溫馨的生命力。


一年半前母親住進呼吸照護中心的三樓310病房第三床。第四床躺著一個40歲左右仍有意識的帥哥。護理人員每天都來四次幫每個病人擦洗身體。有時候,年青的護理人員會哄著他說:帥哥,你好帥哦!比×××明星更帥哦。人們總是對年輕人就這樣無法自理生活特別寄予同情。豈不是嗎?年輕的生命,正是不屈不撓的年頭,卻是日日夜夜只能瞪著天花板回首前塵的哀傷和寂寞﹍。隨著四季更迭,隨著日夜交替,每天也只有黑夜陪伴他入眠,真叫人心傷啊!


白天,我在媽媽身旁的時候,從未看過有人來看他,也似乎從未看過他闔眼。當我們的收音機響起詩歌,他總是張大眼睛轉頭尋找歌聲。那眼神看來是專注的,像是仍懷著盼望。我總是把收音機的音量開大一點,希望詩歌真的能進入他心裡帶來一些安慰或激勵等等的作用。聽說他已住進來三年多了,為什麼總不見他的家人?後來聽說他的父母兄弟約二個月來看他一次;他年輕的妻子每月來繳費時會站在床尾看他一下,然後一聲不響地就離開了。原來聽說他平日愛喝酒,在外劈腿,又愛動粗打妻子。因此喝酒中風後,他的妻子只在每個月繳費時短暫現身後就不見蹤影,連氣切都不讓他做。他是病房裡唯一沒有氣切而是從喉部插管的病人。一咳嗽起來的痛苦模樣看起來好悲慘。有人說,他的妻子故意不讓他做氣切,好讓他繼續受苦,這是做丈夫的罪有應得。

三年多來,他才8歲左右的兒子來看過他一次也不再來了。那曾經的迷悟、那年輕已經失能的肉體、為他帶來的是永久的悲劇。

俗話說:一夜夫妻百日恩,怎會一轉眼已成塵埃?人間的愛恨情仇有時候看起來,是如此簡單分明。對他來說,往事如此不堪回首,現實又如此苦難,真的找不到出路和歸宿。因為,他不知道究竟可以向誰求助?因為,他不知道這是一個有神的世界;不知道有上主可以依靠《詩18::18》,可以安慰《詩119:76》,可以拯救《詩18:2;27:1》。對他來說,幸福恐比灰塵更輕飄,簡直尋找不到它的蹤跡?只好任由痛苦來折磨。那痛苦,未免太沈重了,是否比山更重呢?!但是,我們脆弱的肩膀所能承受的重量又是多麼有限啊﹗怎麼辦?一顆年輕的心就要這樣痛苦地憔悴,專心地老去嗎?願我們在為苦難的人們禱告的同時也為自己獻上感恩。讓,幸福不再輕飄;讓,幸福不會遠離。因為,我們所擁抱的是上帝的胸懷。《彼前5:7要把一切憂慮都卸給祂,因為祂關心你們》《賽53:4祂承擔了我們的憂患,祂擔負了我們該受的痛苦》。(待續)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21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