遙遠的路(一)/洪逸民*林美櫻

 

8月17日(星期一)由美國回來第五天早晨,紀盈送我們這一對已超過80歲的老夫婦搭上飛機,帶著冒險又恐慌的心啟程,靠著信心,拿著手杖,坐輪椅,走一趟遙遠的路,目的是千里迢迢尋子探孫,只是要告訴他們︰『孩子啊!加油!上帝與你們同在!』


上帝選召人是奇妙的,士洲領受上帝的引導,放下專業投入宣教事工,他本來在美國最大一家無線通訊公司有很好的職位與待遇,爸爸建議:「要傳福音可以等退休後才去」,但士洲說:「要獻最好的給主差用」,於是毅然決然離開工作後,就到普世豐盛生命中心擔任動員部主任,全職事奉神,同時也到美國著名的富樂神學院修讀『領導學』,完成碩士學位後,繼續在Biola跨文化學院主修『宣教學』博士班課程,並時常到各教會去動員宣教教育和短宣的工作,也點燃教會同工對宣教火熱的心。他本身也蒙受神感動,與太太王念慈(念慈畢業於台大醫學院,也畢業於正道神學院,是一個物理治療師。)兩人同心經過長時間的禱告,他們很清楚「宣教是上帝的計劃,上帝的救恩是普世性的,順服是唯一的道路。」,終於決定踏出跨文化的宣教事工。


回憶2007年6月16日士洲的差遣禮那天,我們兩人都由臺灣專程去參加(在美國南加州),有一百多位好友、牧師、許多宣教機構及教會的代表,在會中,主禮的周牧師請我們起來,接受大家對我們的敬仰,牧師說:「你們兩人為神的國度,把最好的奉獻給主,是蒙福的人。」其實,我們也是很軟弱的人,內心非常的不捨。因為次子(他是個很愛主優秀的兒子)在美國罹患癌症,幾個月前才離開我們回天家,如今老么士洲一家五個人還要前往那麼遙遠的回教國家,『吉爾吉斯坦』這我們從未聽過的地方。出發當天,士洲、念慈、加上3個小孩當時分別是6歲、9歲、10歲,全家大大小小的行李10幾件,另外每個人都要背,要拿,還要用拖的,我們看了心中的感觸很深,但他們信心很堅定。送他們離開後,整理小朋友們的房間,看到太太在修補床單時,她的一針一線,伴著一滴一滴的眼淚,讓我們更加感覺孤單,噢!不知何時能再見?我們只有勇敢去面對,唯有相信上帝,順服旨意,全心全意祝福他們,願主與他們同在。


行程第一站,經過韓國首爾機場,下機已經下午兩點多,輪椅義工就帶我們到轉機哈薩克航空往阿拉木圖(Almaty)的候機室,約等候5小時才登機。飛機係中型的噴射機,服務還好,飛航時間約7小時35分鐘,抵達阿拉木圖已經晚上9時35分(當地時間)。下機繼續往轉機地點,因推輪椅人員不熟在甚麼地方轉機,竟然帶我們去出境處,又因語言一竅不通,要求查看各種證件等,當下講英語也不通,正在頭痛緊張時,忽然站了一位背著黑皮包的人,上面有著白色英文字Toshiba。我太太就開口先用日語說「請問你是Toshiba員工嗎?」他沒有反應,改用英語說:「Are you a Japanese?」他回答:「No, I am a Korean.」他是可以通俄語,也可以講英語,天啊!莫非他是神派來的天使嗎?真奇妙!他是一位牧師,也要去吉爾吉斯坦,感謝主!經過他的引導,我們順利到了轉機吉爾吉斯坦的候機室,在此要等候5小時,至翌日清晨2時10分才起飛。要度過這漫長時間,只好設法打盹,但實在不容易睡,轉頭看那韓國牧師已經躺在長椅子上睡著,為了傳福音實在辛苦。下一班飛機真特別,是渦輪螺旋槳小飛機,清晨2時10分出發,3時5分抵達吉爾吉斯坦的比什凱克(Bishkek)機場,下機時保安人員上機察看我們的證件護照,這時輪椅沒有來,卻派來一部老爺救護車,我的天啊!只好趕快坐上去,一緊張竟忘記討回我們的護照,糟糕!只好在出境簽證處呆等著,忽然間有一位戴高高的軍帽,穿畢挺軍裝的高級保安人員站在我們面前,向我們索取護照及入境許可文件,我回答說︰「剛才被你們的保安人員拿去了。」他聽得懂英語,馬上跑去向他們拿回我們的證件,同時拿了兩張入境申請書需要我填,後來由他幫忙填好簽名並索取160元美金簽證費(一般外國人每人70元美金)去代跑,甚至引導我們開特別門通關(據說一般人辦出入境簽證須要排隊約1小時,所以多給20元美金似有其價值。)然後看到我們的兩個大皮箱已排好在輸送帶下面(兩大皮箱擠滿食品和衣服送給士洲全家用,我們很想多帶一點,但可惜這裡航空限制每人20公斤。)這時看到士洲和念慈大聲叫爸爸媽媽,聽到他們的聲音甚感動,我們在擁抱中流出喜悅的眼淚,上車又看到三個乖孫,老么在睡(時間早上3點40分)另兩個醒著,他們很高興的叫阿公阿嬤,我們聽著更加歡喜,這時刻實在忘不了!哈利路亞!感謝主!


開車回到兒子他們的住家(在托克馬克市Tokmok,這是唐代詩人李白的故鄉),離比什凱克機場需一小時半的坑坑洞洞不平坦的路,中途又碰到交通警察的臨檢,還好上帝的保佑平安無事(一般不論任何理由都會罰款,外國人300 SOM,本地人100 SOM,吉爾吉斯坦的錢幣43 SOM=US$1),聽說該罰款都不繳公庫而全部放進自己口袋裡,因為警察薪水很低。我們的住宿,士洲已經安排好,在他們住的公寓前面一棟四樓公寓的第二樓,裡面需要的設備一應俱全,是士洲為了訪客的住宿,或者為了查經、禱告及各種活動所需,最近才租下來的,雖是蘇俄聯邦時代的老舊公寓,因為油漆刷新,裡面很乾淨,但覺得士洲家較差,三個小孩擠在一小房,分上下舖,比起美國住家有5房3廳3衛浴,加上很大的前後庭院,實在是天壤之別,但從沒有聽過他們ㄧ句抱怨的話,感謝主!他們過得很簡單的生活,而且個個都抱著感恩的心,在心靈上很豐富平安,使我們很安慰!這是何等的福氣啊!我們一齊更加祝福他們!相信一切都有神美好的安排,去年聖誕節士洲全家回去美國短期述職,跟我們連絡,媽媽在電話中交代他,要替爸爸媽媽帶小朋友們去餐廳請客,又交代他們最好去一家花味(ハナビ)日本式料理店,士洲答應了。為什麼要去花味(hanabi)這一家呢?因為士洲的長子Isaac(倚聖)在美國小學畢業時得到Bush總統獎,典禮那天,我們有參加,為了鼓勵小朋友,之後帶他們去花味吃過,他們最喜歡這一家,過了幾天士洲告訴媽媽:「他們去過花味,小朋友非常高興,下車馬上跑去店前面,看看又跑回來說︰『我們回家!我們回家!』,我就問他︰『為什麼要回家?』,小朋友說:『太貴了,我們不要吃!我們不要吃!』,我們就沒有吃,回家了。」。我太太聽了感動得落淚,再告訴士洲:『一定要帶他們去吃,但要告訴小朋友:阿嬤說,小朋友很乖,長大了,很懂事,還要再加油。』,覺得住在貧窮困苦的小孩或大人更會學習到感恩和勤儉。


三個小孩的學校在附近,士洲辦公處在隔壁基督教慈善機構的一樓,都在徒步10分鐘範圍,腓立比書第四章13節:「我靠著那加給我力量的,凡事都能作。」藉聖經一段話互相勉勵之。吉爾吉斯坦的扥克馬克市生活的第一天早晨,7點多就聽到「馬斯」「馬斯」的聲音,原來就是賣自擠牛乳的叫聲(我們不敢喝),從門窗眺望出外面,有兩三棟簡陋老舊的四樓公寓,廣場有小孩的遊樂設施,四面全是沙土,沒有鋪柏油,賣牛乳羊乳老婦人坐在欄杆,另ㄧ邊有一隻小驢子拖車賣菜,好像沒有幾樣菜,我們下樓走過去士洲家享受頭ㄧ次早餐是當地家常菜,蕃茄黃瓜的切片混在ㄧ起生吃叫作沙拉,加大餅,喝咖啡,雖然不習慣也要習慣吧,凡事感謝,難怪三個小孩連士洲均瘦瘦的。想起有一位普世豐盛生命中心的女董事曾經往訪吉爾吉斯坦,碰見士洲和三個孩子都瘦巴巴的樣子,馬上掏腰包拿出數百元美金請他們每週定期去多吃一點肉等小插曲,我們亦援例每週約他們去首都比什凱克吃大餐,我們曾經去過ㄧ家東方美食城,其老闆是基督徒,每個禮拜天上午就開放給基督徒和慕道友做禮拜(士洲曾經在這裡講道)。(待續)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28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