曠鄉手記5之花園大作戰(二):摘櫻桃記/盧悅文

之前提過,曠鄉的花園是以曠鄉修院的需求決定種植的植物和蔬果種類,所以曠鄉種了不少水果植物,例如櫻桃、番茄、蘋果、無花果、覆盆子、李子、梨子和葡萄等。剛到曠鄉之際正逢櫻桃收成期,曠鄉自己有好幾株櫻桃樹,所以有一個來自日內瓦的波蘭志工在曠鄉停留的兩個禮拜,有一兩次是以梯子爬到櫻桃樹上幫忙摘下已經熟成的櫻桃。另外有個禮拜天的下午,我和泰國志工朋友去健走在回程的時候,就在曠鄉入口前面,親眼目睹兩個修女攀爬在梯子上摘著令人垂涎三尺的櫻桃。兩個人一邊將摘下的櫻桃放在桶子內、嘴巴一邊也沒閒著吃著櫻桃。對於物質要求很低的曠鄉修女而言,可以一邊摘櫻桃一邊吃,是一種幸福享受。


在花園工作,並不是只有去除雜草,同時有其他與花園相關的工作需要支援,其中一個是出外勤。聖神降靈節前的禮拜四下午,我被告知我和挪威籍的志工Kristine要出外勤去摘櫻桃。當天早上天氣異常悶熱,我們因而有心裡準備那天下午將會是個揮汗如流的下午。誰知道天氣在中午過後大變,天空由無雲的藍天頓時變成打雷的陰天。為了以防萬一,我們從花園的更衣室各拿一件長雨衣,把布鞋換成拖鞋,就這樣子在下午三點搭著Lauranne修女的車子到附近的城鎮Boudry.

Lauranne說今天的外勤是因為有一位先生的家裡種了大概五棵的櫻桃樹。每年櫻桃熟成時都會打電話通知修院派人去摘一棵櫻桃樹的櫻桃,免費贈送,就看我們能摘多少。換句話說,能摘愈多愈好,因為曠鄉自從復活節之後一直到聖神降臨節,訪客不斷,能有免費又新鮮的食材對於修院來說,是上帝的恩典與賜福。Lauranne也說這個先生另外會以便宜的價格提供蘋果給修院。


我們到了這個老先生家,除了他之外還有一位女性和一隻特大隻的黑色拉不拉多"Bobby"正等著我們的到來。Lauranne交代要特別摘一箱有帶梗的櫻桃,以便可以存放在修院的地窖內。離開前還再三交代如果天氣真的變得很糟糕,隨時打電話回修院,她會馬上開車過來接我們回曠鄉。


老先生幫我們依照櫻桃的位置移動梯子,確認梯子穩固之後,我們再爬上樹、把桶子固定在梯子上,展開了摘櫻桃的工程。沒多久,天空開始下起雨刮起風。但是我們兩個還是很努力地摘著櫻桃,而那隻黑色的拉不拉多Bobby就乖乖地趴在我的或者是Kristine的梯子下。如果有櫻桃不小心掉在地上,牠就走過去一口吃下,絲毫不浪費大自然的禮物。


天氣狀況愈來愈糟糕,雨愈下愈大、風愈刮愈大,我的眼鏡都是水滴和霧氣,櫻桃變得有點模糊不清。有好幾次風太強,我和Kristine必須抓著樹枝、腳勾著階梯才能站穩,繼續摘櫻桃的工程。其間Lauranne曾經來過一趟,問我們要不要停止工作回修院,我和Kristine互看一眼,甚麼話都沒說,對著Lauranne搖搖頭,繼續摘著樹上又大又好吃的櫻桃。就這樣,我們在強風大雨中一共摘了帶梗的櫻桃一箱半、未帶梗的櫻桃將近四箱。老先生對著來接我們回曠鄉的Lauranne修女豎起大拇指,說我和Kristine很厲害,除了樹梢上的櫻桃因為天候的關係沒有辦法摘除之外,其他可以摘到的我們全部都摘下了。而Kristine和我帶著精疲力盡、冷得發抖的身體, 搭著Lauranne修女的車回到修院。


當晚看著大家吃著櫻桃,不管那是不是我們摘的,至少對我而言,目睹大家吃得開心和滿足的表情,我都覺得那天縮著身體淋著雨、濕掉的褲子和霧掉的眼鏡都是值得的。


後期我在曠鄉花園的工作變得更加複雜與機動。七月開始是蘋果的收成季,曠鄉大大小小將近有15棵的蘋果樹,所以Miriam要求我到花園工作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巡迴整個曠鄉種植的蘋果樹並揀起掉落在地上的蘋果,在丟棄之前要先看蘋果的狀況,依照狀況好壞決定是否丟棄或留下來當作食材。不同種類的蘋果有不同的熟成時間,蘋果的大小也決定了是否丟棄或留下。我每天至少都會將整個曠鄉走一圈並且走一趟「蘋果墳場」,也就是Miriam決定必須丟棄蘋果的地方。我也曾經花了一個下午連同一個17歲的小志工將一棵長滿蘋果樹的蘋果拔個精光。


另一個禮拜四下午,我與麻雀競賽將已經熟成可以吃的無花果摘下來。麻雀們很厲害,逕自選著生長在高高樹梢上那些又大顆又飽滿的無花果來來回回地不停啄食。每啄一顆,就表示我失去一顆。無花果樹的樹幹充滿彈性,所以Miriam給了我一支類似拐杖的工具,可將高一點的樹幹拉下,摘下熟成的無花果。新鮮的無花果充滿水份,又大又甜。其間有一兩個修女看到我在摘除無花果,看著我手邊那個順手被我吊在樹幹上的白色水桶笑了笑,並對我比出「噓」的動作,然後手一伸,一顆無花果就這樣到了修女的嘴裡。


要離開曠鄉的前兩個禮拜,我開始了移株的工作,將在溫室的小花苗移到花圃。


移株的工作只能在陰天或者是下雨天執行,這樣花苗才不會在移植的過程當中因太陽過大而渴死。陰天還好,如果是遇到下雨天,我必須全副武裝地穿上雨衣、雨褲、雨靴、戴上手套、拿著鏟子、水桶以及塑膠坐墊,依照不同的花卉品種需求,移到不同位置的花圃。有些花苗在移株前需先將花圃的土壤與不同比例的肥料混合在一起之後才可以進行移株;有些品種的花苗則直接移株過去即可。我也做了將季節已過的花卉進行移除的工作,清出走道,並在走道上鋪上木屑。另外,我也做過把木樁打在土壤內,拉上繩子,以便固定花卉和植物的位置。我在曠鄉的花園做了很多在城市生活超過26年都不曾做過的事情。


離開曠鄉的當天下午,我走到花園,看看
之前清出的步道、拔雜草拔到快吐血換來盛開花朵的花圃,以及生長著由我移株花卉的小花圃。內心中,我對於Miriam和一起曾在花園共事過的志工們充滿感激。因為在這個花園裡,上帝的創造、大自然無限的生命力以及上帝無限的疼愛無時無刻出現在我的眼前。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23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