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憑己意而行/Mingku陳彥龍傳道

這禮拜的新聞:「潑水節沒有水!?」話說行政院吳院長先生出席台中潑水節活動,卻在到場時,說明自己有下一個活動要參加,不能濕,因此,那段時間內,所有人的水桶的水都被倒光,只要能夠裝水的容器都不能有水,頓時,整個潑水節沒有水,只有官僚氣息瀰漫著。這樣的舉動引來群眾廣大的不滿,但這位院長先生沒有馬上出面道歉,而是等到已經再不滅火時,才要出來道歉,可是道歉的內容也是左推右閃,說甚麼因為連繫上的誤會,造成這樣的結果。這則新聞看到兩個問題:第一,甚麼時候這種官大位大的行徑才會停止?第二,凡是處高位者何以不能坦然面對錯誤?


前一陣子的新聞,總統先生到八八水災永久屋居住,還說更勝「普羅旺斯」之美,但第二天報導指出,他去參觀的永久屋只不過是個「樣品屋」,連周邊所有的花草樹木都是臨時鋪設的,還有在一旁隨行的人也都是臨時演員配合演出。我們的國家出了甚麼問題,竟要這樣消費在重建中的族人,這新聞一出就有人評論說如同晉惠帝一樣。作為一位總統先生,何以沒有智慧去察覺整個永久屋重建的過程中的異樣嗎?從新聞的照片看來,只有那一間是花草如蔭,設備完善,一整排一模一樣的房子,只有這一間有草皮樹木,任誰都會覺得奇怪吧!這則新聞跟上一則一樣,何以需要這樣巴結總統先生,一個表相背後的意義,其實是很令人憂心的。


最近電影「賽德克.巴萊」未演先轟動,看來有可能成為這些官大位大者的消費品之一而已。


我不是政治評論者,也不熱衷於政治活動,我只是用一個小老百姓的眼光去看這些政治人物的行為,連我這麼沒有sense的人,都可以感覺得出來這些官員的心裡根本沒有在為人民著想,很簡單的道理,選舉到了才會大動作,才會有很多為人民發聲的言論,就是很典型的「以自我為中心」的個人主義。我自己的想像,一個真正的政治家,無論有沒有選舉考量,都應該真誠地為人民發聲,而不是只有在某些時刻,才去做某些令人「感動」的事,去贏得一張選票。


記得以前在教會,每次到了選舉,就會看到有候選人的傳單,或是他們來教會聚會,有一次我就在聚會結束後,去問那位來參加禮拜的候選人:「請問您為什麼要在這時候來這裡聚會?」如果這人根本都沒聚會,選舉到了才要來,請問,他的心裡想的是誰?是上帝?還是他自己的票源呢?如果這位候選人本身就有在聚會,或許就是讓大家知道有他這一號人物,但有在做事的候選人,會怕大家不知道嗎?當我們在說某人是「基督徒政治家」的時候,重點不就是「基督徒」嗎?


同樣的道理可以用在各行各業,基督徒老師、基督徒醫生、基督徒商人、基督徒工人、基督徒看護、基督徒學生等等,重點不是職業,而是「基督徒」掛在前面,也不是一個形容詞,應該是一個動詞。從這一點來看,既然都是基督徒,應該就沒有什麼高低位階之分,只是上帝給每個人的呼召不一樣而已,所以在教會裡面也就沒甚麼上下之分,有的也只是上帝給予不同的人「管理」教會的職分而已。


記得在電影「蜘蛛人」中有一句對白,說:能力越大,責任越大。我用「行動」來為這句話作一個詮釋,意味著動手做遠遠超過用口說來的有效果,試想卡通人物蜘蛛人,有能力,卻只會動口說,而不是真的在暗地中幫助人,空有一身能力有何用處呢?責任越大代表著不能站在旁觀者而置身事外,反而是要進入人群中與人站在一起。


連續幾個禮拜幫忙主領成人主日學,我就帶大家一起看「士師記」,每看一次,心就糾結一次,「那時以色列沒有王,個人憑己意而行」,那個時代的黑暗並不會比現在還要糟,可能這世代的混亂要遠遠超過以色列的士師時代,不單單在國家社會上,在教會內也有可能是。當我越看這些士師的時候,就更謹慎看待自己的生命光景,就好像反映了自己在上帝面前的關係是如何,疏遠、懷疑、甚至背離都曾出現。看過德蘭修女寫的「來作我的光」的人就會明白這是甚麼意思,我們都會以為像這樣盡心盡力服事的僕人,一定很「屬靈」,可是德蘭修女自己說:有那莫大的黑暗將我吞噬,所以她祈求上主,來作我的光。


黑暗不會單獨存在,這世上沒有一種東西叫做「黑暗」,會有黑是因為沒有了光。


很喜歡「追風箏的孩子」主角的父親說的話,他說:人最大的罪是偷竊。一開始我還不懂這意思,後來慢慢懂了,我們國家政治的問題,就是這些從政者偷竊了人民的信任,過去舊約中以色列人的問題就是竊取了上帝的榮耀,想要以自己的方法去建立,生命的真光不再,因為我們偷取了那寶座上的位置。或許有人會說有這麼嚴重嗎?我們才沒有背棄上帝,但或許我們沒有注意到,那「個人憑己意而行」其實也偷偷地竊取了原有的敬虔,而後來,就只是在成就自己罷了。


「我是世界的光。跟從我的,就不在黑暗裏走,必要得著生命的光。」約翰福音8:12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22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