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性別平等教育」/Mingku陳彥龍傳道

最近在教育體制內吵得沸沸揚揚的就是有關國中小學要納入「性別平等教育」的教材方針,但從許多媒體或是報章雜誌,可能我們對於這個議題的認知都被侷限在是否應該將有關「同志」的教材放入,相形之下,這個性別平等教育的內容好像就被「同志」給綁架了。包括了衛道團體及擔憂的家長們,不斷地聯署要求不讓這個教材進入國中小學的教學體制內,教育部為了這項越來越討論熱烈的議案,召開了幾次公聽會,讓支持及反對者可以了解到底這個「性別平等教育」的內涵意義是甚麼。


我想我們有許多孩子也正在就讀國中小學,就必須要對此有所認識,無論是支持或是反對,都應該對此要先有認識,才能下主觀的意見。也因為這項議題實在挑戰整個台灣社會的開放性,甚至許多談話性節目也開始討論「同志」的問題,上個星期在公視就有一個節目,就是針對這項教材中的同志教育部分做公開討論,很可惜的是,在那節目中,似乎是一面倒的趨勢,所有持反對意見者,幾乎都不是針對教材的內容,而是針對「同志」本身。當我自己在看的時候,老實說是越看越生氣的,因為在場的教育部的官員,就很清楚地說明了整個同志教育在這份教材只占不到十二分之一的內容,可是反對者卻不斷地放大了這個問題。我心裡就一直在想:「為什麼要一直針對同志,或有關同性戀的議題,我們的社會真的會因為不教了,同志就變少了,教了,同志就變多了嗎?」說穿了,這不就是鴕鳥心態,眼不見為淨的排除異己的思想而已。


根據教育部的說明:「教育部依據性別平等教育法將性別平等教育納入中小學課程,第17條第2項規定「國民中小學除應將性別平等教育融入課程外,每學期應實施性別平等教育相關課程或活動至少四小時。高級中等學校及專科學校五年制前三年應將性別平等教育融入課程」,以及該法施行細則第13條規定「本法第十七條第二項所定性別平等教育相關課程,應涵蓋情感教育、性教育、同志教育等課程,以提昇學生之性別平等意識」,旨在促進性別地位之實質平等」。這是這項教材最重要的目的,我相信現在的孩子,即便是國小,就已經懂得用一些字眼去諷刺或是故意地要用某些稱呼,去形容班上一些特質比較不一樣的孩子,這是事實,我們必須要承認,難道就這樣放著不教導嗎?當一個老師在制止這樣的行為時,不就是一種「融入式」教學嗎?反對的理由到底是甚麼?學習跟尊重不一樣性別特質的同學,跟孩子會不會成為這樣是兩回子的事。很遺憾的,反對者都是斷章取義的扭曲教材的內容,只為了要反對某些他們認為非「政治正確」的族群而已。


針對同志教育的部分,教育部也說明了:「性別平等教育」內容分為:性別的自我瞭解、性別的人我關係、性別的自我突破3大主題、共計69項能力指標,從「認識不同性別者身心的異同」到「探究多元文化社會中的性別歧視」等;而其中與同志議題教育相關之指標計2項:國小階段-五至六年級實施「認識多元的性取向」、國中階段-一至三年級實施「瞭解自己的性取向」。另高中階段在不同課程中,各有其能力指標-認識與接納同性戀者、尊重與接納不同性取向者、多元性別之互動、多元的性別關係等。


69分之2的比例,現在已經被放大到了幾乎好像就是在教導同志教育一樣。在這些反對者中間,以某一團體最為積極,打著「真愛」的口號,一直緊抓著這一點不放,而且這個團體還是基督教團體。基督教說的真愛是甚麼?這可以讓大家來想一想。在這個社會上,其實有很多違背真愛的事情,像是為什麼「小三」現在這麼轟動,已經變成了專有名詞了,不就是因為某電視劇造就的成果嗎?這電視劇裡高舉了小三的地位,還到了理所當然的地步,這種扭曲婚姻價值的電視劇每天放映著,還收視長紅,我敢說甚至許多基督徒還守在電視機面前要看,這樣違背「真愛」的價值觀,竟沒有聽見這團體出來大聲疾呼反對。那我就要問了,請問「真愛」的標準在哪裡?是從聖經而來,還是從人自己本身的好惡而來?有太多例子可以舉出來了,社會的真愛價值不斷地在被公眾人物、社會事件扭曲著,而打著真愛名號的團體的聲音在哪呢?


性別平等教育不是只有認識同志而已,還有「性別與民俗教材及範例」、「安全與無性別偏見的校園空間手冊」、「性別不設限,職涯任我行」、「性別與媒體識讀教育資源手冊」、「性別與法律學生手冊」等這都是很重要的部分。舉個例子,前一陣子一個小女孩竟然為了要買遊戲點數,可以在網路上競標自己的身體,這種扭曲的價值不就是在性別平等教育內容中有被教導的一環嗎?我們的孩子需要學習在這個多元社會中去尊重不同的彼此,更要學習去保護自己,而父母更應該要建立平等尊重的態度。同時,這些教材是要讓第一線的老師可以有一個手冊,這是融入式的教學,不是單一像國語、數學等地科目,在健康教育可以教、在公民課可以教,甚至在體育課也可以教。


再者,這期公報指出總會在這次議案提出「反對教育部國中國小性解放教育課程案」,看到此更讓人疑惑,這議案已經先定調在「反對」了,而不是針對教案內容討論而再去提出贊成或是反對,第二個疑惑則是「性解放」一詞從何來,這不是已經先入為主的定義了這教材的走向了嗎?真是令人匪夷所思,我們會討論一件事情就先定調贊成或是反對嗎?既已經說「反對」,那還要討論甚麼?


我的信仰價值,沒有人可以用任何的形式去決定他人「應該」要怎麼樣,我們不是上帝,沒有權力去評斷人的價值,但我很清楚知道一件事,當我以一種排除異己的眼光去看待他人時,我自己就要受到上帝的公斷。所以,當我們要去思考這件事情的時候,請好好想想,支持的是甚麼,反對的又是甚麼!


(資料來源:公報3103期、教育部性別平等教育全球資訊網)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26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