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緒背後/Mingku陳彥龍傳道

最近看了一部很久的電影了,應該算是電影台的好片重播吧,我想一定也有很多人看過,叫做「海防最前線」,由凱文柯斯納主演的,描述一位功績卓越的海防救生員,他曾是訓練學校各項紀錄的保持者,最難以打破的紀錄是他在噬人大海中救人無數,曾經有一次有一艘醫療船,船上所有的落海者他全都救起,只有一位例外,但他卻仍堅持緊抓著那人,儘管自己的手已經脫臼了,就是這樣子的精神是沒有人可以破除的。

後來一次的任務意外,他的隊員們都喪生了,一位脊椎受傷者可能全身癱瘓,因此他在夢中常常看見那大海中的求救信號,卻一籌莫展,往往到此便驚醒,甚至在後來的任務中,他竟然失去了以往的雄風,在茫茫大海裡載浮載沉,他猶豫了。所以他就被請調至海防學校訓練想要成為救生員的學員。他一改原來的訓練方式,完全以在水中的狀況來訓練,大海的險惡遠遠超出游泳池的想像,在他的學員中,有一位游泳健將,是高中全國第一的好手,在水裡就像一條魚,他幾乎獲得了所有大學名校的獎學金,但卻他放棄了所有的機會,反倒去成為一位救生員。

前後兩代的水中蛟龍,在此相遇了,他們都各自帶著生命的難題來到此地,他們都同樣背負著失去最摯愛的夥伴的傷痛,一個救人無數的勇者竟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夥伴在大海中被吞噬了,一群所向無敵的游泳接力隊,在一場車禍中僅有一位生還者,他們都為此在尋找生命的出口。所以這年青人憑著自己的才能,隱身在海防隊,但只對紀錄有興趣,的確他再度地創下學員裡新的訓練紀錄,救人一事離他還很遠。


這兩個人剛好代表著人與自己還有人與他人間的衝突。老的因為擔任救生員,而輕疏了妻子,到了要離婚的地步,他的友人戲稱他的婚姻有第三者,就是「海防救援」,直到他最後一次救援行動中,看見一對溺水的夫妻,其中的丈夫竟然一直將自己的妻子往水裡壓,這給他很震撼的體認,原來這就是人的求生本能,而他自己就是這樣。而這年青的勇者,一直覺得自己在那場車禍中要負起責任,因為他是唯一還清醒可以駕車的人,他無法原諒自己,以為在救生工作中可以找到自己,殊不知他想救的是已經在車禍中身亡的夥伴。


人都有可能在心裡帶著很大的又沉重的傷痛,從小孩子到老人都會是如此,只是表現出來的方式是很不一樣的,有人可能一輩子消沉,有人或許出現反社會的行為,有人會以證明自己很行來掩飾,有人會裝的都無所謂的樣子。我自己其實就有這樣的問題,情緒低落、寡言不語、說話有刺,都是因為那種負面的感覺在作祟的原因,已經習慣了用這樣的方法面對生命中最大的傷痛,所以就會用這樣的方式去面對跟處理其他所有的事情,連帶的身旁的人都遭殃了,莫名其妙的被白眼,不知何故地被冷言對待,沒有道理的被兇一頓。我們人真的很軟弱,在事情發生過後,已經不是事件本身的難題了,而是背後引發出來的各種負面情緒,有時很短、有時很長,無法控制的。


這次去武界有位孩子讓我印象很深,一天下午,他可能跟其他的孩子有了一些衝突,他就跑走了,有同工來告訴我,所以我就追出去,一出教會門口,就看見他站在下一個巷口準備繼續跑,當我要追上去的時候,隔壁鄰居看我跑出來,就問我是不是要去追那孩子,我說是啊,這鄰居就告訴我,這孩子兩兄弟跟父親住,爸爸沒有工作,很消沉,他們兩兄弟都要自己照顧自己,我聽完以後發現我慢下來了,不知是我沒力氣了,還是我的腳步頓時像是綁了千斤的石塊,沉重地陷入在馬路上,我看著他越跑越遠,離了我的視線,不知是我追不到,還是我的眼睛已經模糊了。


後來我發現這兩兄弟對人的方式很不一樣,小的比較有攻擊性,遇到有任何衝突都是以這樣的方式,大的卻很沉默,雖然也很好動,但看得出來在他稚嫩的臉龐下,有很多故事。這樣的孩子不是只有在部落,在社會的每一個角落都有,翻開報紙,收容機構,家暴案件,失親孩童,這些故事一一都會被塵封在「潘朵拉的盒子」裡。同時,生命的困境不是只有在失去之後才累積出來的,擁有太多、呵護過頭也同樣會造成孩子的難題,因為他們的生命世界永遠都以自己為中心,也同樣會出現攻擊性、反叛性、甚至封閉性。


在跟同工閒聊中得知,我們認識同一位我以前的同學,腦子就開始浮現以前在學校生活的點點滴滴,尤其是「生命重整」的那段日子,除了感恩之外還是感恩,若沒有耶穌,真的不知道亮光在哪裡,雖然偶爾自己還是會走進迷宮,可是我知道有一盞燈在我身旁,一點都不孤單。


這次武界行讓我認識了許多孩子,我想說的是,在你的身上我看見了當初的我,很多事情都看不慣,也很會保護自己,堆積起堅固的堡壘,但方式不一樣,我是很沉默,追根究底都是一樣的,以前我會怨天尤人,現在我會感恩,因為我相信在上帝手中,從沒有失誤的事情,在人來看或許是失意的、不好的、有傷害的,可是都不影響上帝愛我們的信實。這一條路會走得很辛苦,腳磨破了、跌傷了、眼淚流乾了,but I believe:「雲上太陽,祂永不改變」!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22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