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谷之武界行/Mingku陳彥龍傳道

以前在教會常唱一首歌叫《神祕谷之聲》,歌詞說︰在那遙遠美麗的山谷裡,那是我的故鄉‥‥陣陣飄來神祕谷風光。這次來到武界,隨著車行越往山區走去,真的是陣陣飄送過來山谷的氣息,讓人身心靈都舒暢開來,好一個世外桃源,真能體會陶淵明先生所謂進入桃花源而不知是人間仙境的遼闊與美麗。


武界部落位在南投仁愛鄉,是仁愛鄉唯三的布農族部落之一(整個仁愛鄉都是泰雅族的分布,而南投布農族主要分布在信義鄉),處在山嶺的背向,所以一直以來都是個較少為人知的部落,在921地震過後,才開始漸漸被人熟悉。以前的聯外道路必須要翻過一座山,才會進到部落,出入都很不方便,現在主要的通道開鑿山洞之後,大大地增加了交通上的便利,這都要歸因於電力公司在部落附近的水壩上的需要,引水至日月潭,工程上的考量,開鑿隧道是更節省成本的方式,因此開啟武界的風貌。這條主要幹道甚至可以通往霧社、奧萬大,遂變成來往旅客會經過的路線。


雖然因為參與部落教會的兒童營事工而來到此地,但在心情上卻很不一樣,或許是因為每天朝陽的洗禮,夜晚蟲鳴的陪伴,儘管每天營會都很累,心情上卻是非常舒暢、放鬆。早上起來,眺望著青翠的山谷,陽光和煦地映照著,不時有蝴蝶、蜜蜂飛舞著,上帝給我們大自然的禮物真的是太豐富了!在這裡,人們不會閃躲這些飛舞的昆蟲,而是很自然地親近著。在夜裡,不時有蟋蟀跳進屋子裡,還有飛蛾不斷地想要往有亮光的地方飛,更常常可以看見鍬形蟲的身影,這些可都是在都市很難見到的昆蟲,甚至還要去寵物店買,這裡一隻比一隻大,還有每日一隻的金龜子,想起小時候都會拿條線綁著牠的腳,著實上了一堂生物昆蟲學課程。


不過來到部落還是會捨棄不掉都市的一些習性,例如:對「3C」產品的需要,我想,若可以就盡量不要攜帶電腦出門。有時也會想看一下電視,不過,這裡只有在牧師館才可以有電視看以及上網。但這些都比不上心態上的轉變,我自己覺得來到部落,就必須放掉固有的都市觀點,甚至是比較高位的想法,這裡的步調很慢,部落的生活也是以教會為中心,教會時時敞開著大門,一早可能會有音樂播放或是廣播,年青人也在教會出入,打球、分享,孩子們都可以到教會裡來玩,最不一樣的就是人與人之間的距離,在部落就是單純,人跟人之間是很近的。這都是我非常喜愛部落的原因。


這次的武界兒童營從早上八點就開始,一直到下午四點半,早上是兒童營教材的課程,下午是生命教育及大地團康的時間。部落的孩子都非常好動,有的真的是超級天真過頭,雖然很頑皮,但我相信如果這是我成長的環境,我也會擁有一顆寬廣開闊的心靈,每天悠遊自在地生活,只要學校功課還可以維持,有什麼比大自然的生命塑造更有力量呢?上課教材從今年的九課中選五課,早上的流程是詩歌、戲劇、分班,然後中午跟孩子一起吃飯、午休,下午進行生命教育的課程,我覺得這一部份的設計很棒,都是談論到現在社會很重要的議題,像是認識大自然與生態,還有教導孩子認識自己的身體、如何保護自己,也談到有關校園霸凌的問題,這些都是孩子會實際遇到的困難,透過教會的教導與陪伴,教會真的可以成為這些孩子的避風港,同時跟信仰結合,這才能真正達到生命教育課程的最重要目標:以上帝的形象塑造我們的形象,以此尊重謙卑地看待受造的世界。


在部落裡,當然也會教導孩子自己族群的文化及傳統,因為現在台灣不論哪一個族群,都同樣面臨文化及傳統不斷流失的問題,傳統的優良文化逐漸地被主流強制文化給取代,甚至染上他國的色彩。不過我看到好的一面就是這裡的孩子從小到青少年,對於母語的學習都很有進步,但從牧師的口中得知,主日禮拜必需要以雙語進行還是讓他非常感歎,藉著雙語的禮拜才能讓青少年可以慢慢地去學習族語。


來到這裡,跟教會牧師有一些對話才知道,在我們營會開始之前,教會接納一批學生來部落作課業輔導,他們也是教會團體,我們剛好有重疊一天,但這團體的成員多是高中生,而且也沒全都是基督徒,所以我的觀察跟牧師的分享是很一致的,這教會團體的目標並不是真正放在課輔上,或許比較多的層面是希望參加的學生可以藉此認識信仰。但這跟武界教會真正的需要還是有很大一段距離,因為部落小學的學校政策,很注重發展棒球隊,當孩子越來越少,自然學校的學生都會去參加棒球隊,可是也沒有同時注重課業的基本學習,甚至會因為班上多數同學去球隊練習,而暫停上課。所以這裡的孩子很需要在課業上有基本的練習跟訓練。因此我已經看見了將來可以進行的方式,就是將課業輔導跟教會兒童營結合,為期三到四週,由基督徒大專生來負責,他們可以先進行兩週的課輔,單純的課輔,特別是要升上國中的孩子的基礎訓練,同樣的大專生也可以接下來協助教會的兒童營事工,有信仰的基礎,才會發揮到最大的效益。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22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