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其頓的呼聲/Mingku陳彥龍傳道

兒童、少年營的最後一天是成果發表的表演,七年級的少年表演了一齣馬其頓呼聲的狀況劇,我覺得很有意思,他們將保羅聽見馬其頓的異夢,用不一樣的情節表演出來,讓在場的小孩子、大孩子跟家長一起來思考怎樣才是正確的態度,是因為保羅很有架子?還是要用很多錢才能請得動保羅出馬呢?又或是因為馬其頓要用惡勢力把保羅架去呢?相信大家都知道這些原因都是不可能發生的,都是錯誤的,聖經告訴我們,保羅在夢中看見異象,聽到住在馬其頓的人請求他到那邊幫助他們,保羅立即啟程,出發前往馬其頓,因為「聖靈引導他」。


不知道大家有沒想過為什麼保羅可以馬上變換自己的宣教方向,當然除了聖靈的指引之外,這是最重要的因素,也是最重要的前提,但我想,保羅可以這麼順服地、堅決地變換路程,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因素,就在保羅是個隨時都準備跟上帝一起同工,他很清楚他自己的呼召就是要為主傳福音,從他過去的經歷,到在大馬士革的路上的悔改,都是上帝在預備他成為一個合乎主用的器皿,我想這是作為一個宣講上帝福音的人的最先決的心態意念。這裡沒有說是等到準備好,而是有預備,記得在神學院同班的同學,就分享他其實早在出社會沒多久就考過神學院了,可是一直覺得還沒準備好,雖然有考上卻沒有去讀,等到他工作到了一個階段,可以退休的時候,才再次地考神學院,回應上帝的呼召。


沒有人可以知道自己是完全的準備好了,就像上個月去參加傳道師的台語語言檢定考試,也沒有敢說自己已經準備好了,事實上有準備卻還是戰戰兢兢地去應考,也還是很怕考得不好,即便會讀、會看、會說,還是沒有很流利跟順暢,這樣怎麼能說已經準備好了呢?但有沒有準備卻差很多,就以這個考試來說,每個讀神學院的學生都知道,將來會有個語言檢定的考試,但真正會因為要把這個語言學好的人,其實並不是占多數的,相對的,大部分都是「臨時抱耶穌的腳」,盡量硬背,甚至考前還有衝刺班。

如果沒有了準備,不知道保羅會不會依然勇敢地回應馬其頓的呼聲?我們原住民聚會從六月份開始進行了家庭探訪的事工,這個事工其實從年初就開始提出,告訴會友我們將會開始這項計畫,大家可以開始想名單,然後為他或她的家庭禱告,無論是自己的親人,或是朋友同事,都是我們可以去探訪的對象。會開始這樣的事工是因為我們看見了在台北市有許多原住民國宅的社區,就以我們會友居住的東湖開始,其實早在以撒傳道就有逐家探訪過,我們就是重新繼續做下去,但企盼是更深入地與每一戶探訪的家庭建立關係。


在六月開始,每兩週一次,到目前幾次的探訪都深深地感受到上帝的帶領,為我們開路,指引我們到需要被關心的家庭去,像有一個家庭,在一番安排聯繫的耽擱後,上帝就帶我們去到這個家庭,在兒童營期間,這位媽媽都有帶孩子來參加。很感恩上帝給我們這樣的機會,去分享上帝的愛與弟兄姊妹的扶持。


這個星期發生了一件事,在一個晚上正好出去吃飯,接到電話說,有臨近教會的會友遇到一位疑似走失的孩子,國二,在火車站的公共電話前哭泣著,輾轉連絡上我,因為我們有原住民聚會,在經過一番聯繫之後,才知道這位來自南投泰雅族的小妹妹,七月份回到學校參加集訓,但因為學校方面要八月才開放住宿,所以他們要先自行解決住宿的問題,所以她本來要去住同學家,可是因為同學沒有告知自己的父母,以致於不敢帶她回家一起住,就把她一個人留在火車站。所以我得到的消息,看看能不能幫忙設想可以住宿的地方,我就馬上聯絡原住民大專中心的學舍,一開始都沒連絡上,那位發現這小妹妹的基督徒青年也很擔心,就一直陪著她,直到我連絡上學舍的傳道,說明之後,可以暫時借住。原以為心中一塊石頭落了地,沒想到是要能夠借住到七月底的地方,因為八月就可以回到學校去住了。


這下麻煩了,學舍的大專學生都回部落了,而主任也在這禮拜要去參加營會沒有在台北,這樣也不能放著一個國二的孩子自己住在那裡,我們約在忠孝新生站的速食店碰面,這孩子真的很單純、很內向,還穿著制服,想到她很無助、很驚慌的臉就很不捨,所以我第一個念頭是打電話回家,看可不可以先去住在媽媽家,可是又想到這樣她往返學校會更遠。但上帝的安排真的很奇妙,剛好有一位住在東湖的同工一起同行,所以我們商量跟討論的結果,就是讓這位小妹妹先住在學舍一晚,之後就讓這位同工接去家裡先照顧。確定之後,我們就馬上跟她的家長聯繫,因為之前已經有通電話,取得家長的同意協助安置,現在確定了就趕快跟她媽媽報平安。


面對這樣的事情,不知道大家會怎樣來處理,就有同工問我怎沒去找警察局,對阿,怎沒去找警察局,我先想到的是在警察局會造成家裡更大的擔心吧,而且這孩子也會很孤單。那個晚上,或許對這孩子來說,這些她遇到的人都是天使,但對我而言,這位孩子才是我們在那個晚上遇到的天使,在她的臉上,我看見了耶穌!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25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