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爸的心與我很靠近/徐聖輝

當救護車用160公里的速度,載著病危的阿爸,從竹東駛向台北的和信醫院時,我陪在旁邊,心情隨著血氧濃度高低起伏,感覺阿爸離我好近,又很遙遠。因為專業知識告訴我,阿爸快離開我了。雖然同事們盡力幫忙,隔天被告知噩耗後,我踏著匆忙的腳步,見了阿爸最後一面。在牧師的禱告聲中,阿爸生前對我好的影響,歷歷在目,眼淚不禁奪眶而出。


小一、小二時,都是父親用腳踏車載我上下學,有時一早進教室,會看到有人惡作劇,留下排泄物。爸爸總是把它清除乾淨後再去上班,我好像沒看過其他家長做類似的事。放學後,他常載我到飲料攤前,一齊享用美味的古早味汽水或冬瓜茶,當然不是每次要求,他都答應。但回想起來,心中總洋溢著幸福美滿的感覺,覺得阿爸答應與否總是拿捏的恰到好處。


阿爸是一個脾氣很溫和、勤勞和關心弱勢的人,他沒有大聲責備過我,僅有的印象是,我小時候調皮捉弄哥哥,母親總是護著我,叫哥哥讓我。阿爸則會主持公道,板起臉孔,"嗯"一聲,我就不敢亂來了。他擔任藥局主任,認真負責,每天都加班到將近晚上七點才回家,也花很多時間幫教會記帳和擔任同工而樂此不疲。有一次一個鄉下來的病人,因為阿爸熱心的幫他一些忙,感動之餘就送了阿爸一隻雞。阿爸很感慨的跟我說,很多病人憂傷痛苦,需要關心與安慰,他很想幫助他們,可惜他不是醫師,能幫助的有限。這句話影響了我的一生,小小心靈看到阿爸的善心,苦無發揮之處,埋下我讀醫的種子。


我們三個小孩從小就感受到父母滿滿的愛,帶我們到全省各地旅遊,好吃的東西總是先給孩子享用。小時候的我,體弱多病,幾乎每個月都會有嚴重的扁桃腺炎,發燒、喉嚨痛很不舒服。阿爸總是溫馨的帶我就醫,悉心的幫我準備食物,如麵線、稀飯等。他每月固定上台北買管制藥品時,都會帶回東方出版社的各類書籍,像圖解科學文庫、亞森羅蘋等偵探小說以及各種中西名著,幾乎青少年可看的書都買回來了。長大後我才明白父母的愛多麼有智慧,當年家中經濟環境並不寬裕,他們很少花錢買玩具,卻捨得花大筆的錢買書,讓我們學小提琴,上昂貴的私立學校,就是希望我們可以出人頭地,過更好的生活。


得到父母親這樣慇勤的照顧,很難違背父母的美意。小四時有一次父母問我將來要做什麼?我則反問他們的想法,阿爸很誠懇的表達希望我念醫,我那時看到阿爸周遭的醫師朋友,家境都很富裕,我就誠實又充滿理想性的回答:「我如果當醫師,我不要當一個很會賺錢的醫師」,父母點頭微笑稱讚了我一番。自此,我自動自發認真唸書,因為我知道要考上醫學系並不簡單。父母也信任我,從來不需叮嚀我唸書。大約從高二開始,阿爸在每晚九點半左右總會問我要吃什麼點心,我點什麼,他就買什麼。我享受美食時,心中無比溫暖與感動,也下定決心,一定要完成阿爸的心願,當然也是我的心願。


放榜得知我考上醫學系時,阿爸臉上的笑容無比燦爛,我們都很開心,因為我的表現讓他引以為豪,我也一直認為有他這麼棒的父親,我才可能盡力當一個真正關心病人的醫師。阿爸會和我分享一些蘭大衛醫師父子美好的見證,卻不會對我講大道理,他都是身體力行,來教導我們要關心別人,服務社會。不管多卑微的事情,只要對別人、公眾有益處,他都樂意付出,他一生所做所為就是耶穌幫人洗腳的最好典範。父親愛我,他也善待每一個人,有很多人愛他。我要學習他的「忍耐」精神,心中自然如他溫和,成為一個受人喜愛的人。我會選擇當精神科醫師,後來選擇照顧癌症與臨終病人,都是阿爸的精神感召。我也沒忘記我小時候的諾言,盡我的能力,幫助最需要的人。


今天,雖然阿爸的身體離我很遠了,我卻覺得他與我很靠近,因為我知道,不論是他在買點心給我時、還是他安息了、我真誠在關心病人時,他的心永遠與我是那麼靠近啊!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30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