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台前的準備 親子篇/歐以南

「你們搬回臺灣,孩子們怎麼想?」


因為我們從提說想要搬回臺灣到成行,這中間經過十年,所以孩子們心中都有數,有一天我們要搬回臺灣。以諾、以詩都是信仰認真的基督徒,熱心參與教會的事工;對我們福音移民回臺灣,均樂見其成。在美國的最後一年,以諾己有了心愛的未婚妻;以詩那年大學就要畢業,計劃去日本進修一年。我也認為他們都大了,「父母的家」或是「父母」,對他們應該不再那麼重要了。倒是修補和孩子們的關係上的破口是我們的重點 (相處廿幾年,哪有不造成傷害的),並爭取在一起相處的機會。很感謝神,2006年底我們搬回臺灣時,以諾婚後住芝加哥,以詩去日本,沒有人是被『留下』的。最感謝的是回臺灣的一個月前,為寶貝兒子辦了溫馨的婚禮。神的禮物永遠是超乎所求所想!


記得那段「難分難捨期」以詩每次從家回學校,都哭著說「回來這個家的機會越來越少了」,她非常的捨不得。她難過在美國沒有家了。可是,若目前我們仍然住在密州,要以詩從加州回來,住上一個禮拜陪我們是不太可能的事。誰知道,搬到臺灣後,因以詩的工作常到亞洲出差,見面的機會反而變更多。最難忘的是她曾為我和林博設計的「日本之旅」。那時我們剛搬回臺灣,以詩正在日本進修日文。趁著假期,她便計劃自己帶著父母玩。看到女兒一手包辦行程、旅館、交通......和日本人咕嚕咕嚕的安排事情,非常的佩服!她真的長大了,這是我在密州看不到的一面,讓我覺得好幸福。倒是林博......因為以前一家人出遊,都是他一手打理,現在女兒完全不准他插手,有點失落呢。經過女兒解釋:她要親自導遊,盼我們快樂享受。老爸才坦然接受。

若在美仍有房產,回美勢必要處理雜事。現在回去美國,可以住在兒子家。享受他的廚藝;小倆口一起帶著我們四處走走,享受美食。兒子對媳婦的貼心,老爸自嘆不如;他還和我們分享『愛的語言』,受益匪淺。看到他們倆,精打細算的建立自己的家,非常的為他們感到驕傲。


在臺灣接觸到因為陷在毒、酒、賭而不能自拔的人。他們除了毀掉自己的人生,加上父母、妻子兒女、連同兄弟姊妹都帶入黑暗。當我親眼看到這些悲劇,特別是母親的眼淚時,便想到以諾、以詩,我滿了安慰。這才驚覺到他們的好,並不像我以為的那麼理所當然。父母都不完美,心中真的好感激他們「選擇」美善。當然也都清楚,我們並不比任何人更懂得堅持,乃是在乎守「心城」的父神。感謝再感謝!


為了想要更深了解,便詢問孩子們:當我們自以為瀟灑的『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之後,對他們有什麼影響?


以諾:「你們去臺灣傳福音,是件好事。因為早就知道你們對鄉福的心意,所以也不訝異。你們回台灣,是回去你成長的地方。但是我在美國生長,你們的抽離,使我變成無家可歸,失去safe net的人:特別是當我回密西根的時候,感覺怪怪。」

以詩:「最初聽到的時候,心中很捨不得。但又不好和上帝「搶」爸媽。現在還好,我都搬出來了。若有人要像你們一樣,趁著還沒決定,和孩子一起禱告尋求,越早越好。」


孩子們還小的時候,我讀到一句話,大意是:「孩子是一個有生命的個體,雖然出於你,但不屬於你,因為他有他的路要走。」所以在做母親的角色上,我不斷的學習放手,也教導他們學習獨立。


如今孩子們這番話,想起一篇網路文章的一段:「當我們出生的時候,我們遇到的人,以為那將是在整個旅程中都與我們同在的人,他們就是父母。但是很可嘆的,這個想法與事實出入太遠。我們的父母,會與我們同在,而他們也有自己的旅程要完成。我們會在對他們的記憶中生活,思念他們的愛、熱情、友誼、引導和他們在我們生命中的出現。』


我得放他們走,他們也要學習放我們走。參加鄉福後,凡是為我們禱告的,也一定為以諾以詩禱告。神真的很祝福!!


拉拉雜雜的講一些,回台前的親子準備就是:隨時處理雙方的感情破口,不要讓孩子帶著原生家庭的傷害成長,這將成為我們服事的阻力。認清雙方都有要走的路,在彼此的祝福下,使『家』的疆界擴展。當然現在母親節時,耳邊聽著好美好美的詩歌,孩子不在身邊,多少有點那個。但知道他們都過得很好,心中也就沒有什麼遺憾了。卻也為著能陪在母親身邊過母親節,心存極深的感恩。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24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