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比較大/Mingku陳彥龍傳道

前一陣子在基督教的書房,看見一本書,裡面談到關於「苦難」與「得勝」的想法,大意是:「過去的神學思想會比較放在苦難上面,耶穌自己也經歷了難以承受的十架苦路,但現今的基督徒應該更專注在已經得勝的耶穌身上,因為耶穌已經從死裡復活,那空的墳墓已經成了得救的記號,這復活的大能給予我們得著釋放的大能。」當下我第一個反應,覺得會不會太低估了,或是忽略了「苦難」所具有的意義,但後來想想,這樣的說法也對,太過於注意苦難,反倒忘記了我們的耶穌是已經得勝復活的主!

我想,作者的用意不是要人不要去理會我們在生活中會遇到的苦難,而是要幫助人們,將眼光定睛在從十字架上復活的耶穌,當基督徒不斷地在宣告耶穌已經戰勝死亡、宣告統管一切萬有、宣告斬斷罪的轄制的時候,卻還是陷落在很深很深的黑暗裡面,那這樣的宣告有意義嗎?還是原來我們所信的上帝,其實很小很小,小到連我們都忘記羞辱的十字架酷刑,已經成了上帝的榮耀。

請不要誤解了這樣的說法,好像在為某些追求卓越的神學一個合理的解釋,因為我自己也曾一度這樣認為,可是當我仔細想想,這樣的想法不就正好符合了約翰福音十六章33節所說的:「我將這些事告訴你們,是要叫你們在我裏面有平安。在世上,你們有苦難;但你們可以放心,我已經勝了世界。」為什麼耶穌是說我已經勝了世界,而不是說我已經承受了苦難呢?我覺得這是很重要的,小時候都會唱的詩歌:「那在我裡面的,比這世界的更大」,這是真實存在的,也是生命最重要的盼望。


在世界的苦難中,在我們個人生命的低潮時,我們可以難過,可以哀傷,可以放聲大哭,我們的無助也是真實的,我們的軟弱也是活生生、血淋淋地存在,但我們所信已經勝過世界的耶穌也是真的,那這樣看來,誰比較大呢?但我也承認,這是非常難學習的一樣功課,就像上一次的台大愛心晚會,在場有一位台大研究所的學生,因為急性血癌入院做化療,他自己本身是位基督徒,當我問她有甚麼我可以為你禱告的,他說:「請為我媽媽禱告,她很難過」,當我仔細了解後,早在半年前就發作治療,這一次是又復發,這難以承受的傷痛,在一位母親的身上,我相信這位媽媽是恨不得自己去承受這身體的病痛,在這樣的苦難中,要怎麼去看見已經得勝的耶穌呢?


同樣的情形不單單是在人生的苦難上,我發現有很多基督徒很奇怪,好像不管有怎樣的事情,或是不太順心的事,就會說這是「撒旦的攔阻」,生病的時候就會說是撒旦的攻擊,或是辦活動遇到天氣的影響,也說是撒旦的詭計,我自己一直很難理解這是怎樣的信仰觀念,有時候我還覺得撒旦很可憐,甚麼事情都會被牽拖,說不定不是牠,還被認為是牠搞的鬼。老實說,我真的不知道這種觀念是怎麼建立的,是因為福音書一再出現被鬼附身的事件嗎?是因為約伯遭受魔鬼的試探嗎?還是他們的信仰觀念裡,已經忘記了耶穌是勝過世界的主嗎?當我們一再地認為事情都要跟撒旦、魔鬼扯上關係,不就證明了我們承認這惡者的力量還在綑綁我們,相對地,就是在說耶穌沒有釋放我們。


講個簡單的例子,如果我們辦活動,剛好天氣並不如預期的好,甚至下雨,然後我們可能在為天氣禱告的時候,就會出現「求上帝挪去撒旦的攔阻」的詞句,這樣說詞不會很奇怪嗎?天氣不管怎樣,不都是上帝的創造,上帝不是那位掌管萬有的神嗎?晴空萬里我們感謝神,刮風下雨卻是撒旦在阻止人,這不是很自相矛盾的觀念嗎?我要說,大太陽要感謝神,大雷雨也要感謝神,真正能夠阻止人來親近上帝的只有人自己的心而已。


其實在書房真的還滿多這一類的書,都在談論這世界的綑綁,惡者的詭計,然後告訴信徒怎麼樣去過得勝的生活,所以得勝是有前提的,是因為這世界的力量真的太大了,開玩笑的說,我們是不是要請耶穌常常從十字架上復活,好讓我們在每一次說撒旦計謀的時候,都可以得勝一次。這樣一來,是誰才比較大呢?


基督徒的得勝生活在於主耶穌「已經」勝過了世界,是「已經」,不是我們有需要的時候,才作勝利的宣告。我從來就不會覺得我們遇到甚麼事情跟撒旦有關,辦活動、推事工有些外在環境的影響是惡者的手段。生病了,是在提醒我們是不是生活不正常,是不是沒有注意保暖之類的,或是真的有甚麼不好的細胞出現。事工進行中有些不順,是不是在提醒我們準備不夠、或是信心不足。假設真有撒旦惡者存在,請不要再把牠們搬出來了,牠們的詭計不是讓人生病、也不是甚麼大風大浪,而是讓基督徒凡事先想到「撒旦、惡者」,因為我們竟然比較在意牠們的作為,而不是全然得勝的上帝!何苦先來描述一下惡者的作為,是怎樣怎樣,「才」來宣告耶穌的得勝呢?


當我們在說「以馬內利」的時候,與我們同在的上帝是怎樣的上帝,我相信我們對上帝的認識,絕對百分之百影響我們的屬靈觀,慈愛、恩典、信實、公義等,千萬不要忘記,「得勝」是全然真實的!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2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