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Mingku陳彥龍傳道

這幾天有一則新聞吸引了我的注意,因為新聞的主角的名字:杜花明與湯銘雄。我會對這兩個名字這麼有感覺,是因為這是我讀書時曾經看過一部福音寫真的主角,這兩個人的世界相差十萬八千里,永遠不會牽扯在一起,一個是魯凱族的原住民,一個是受到保護管束的混混,卻因為一場大火,將兩個人的生命交織在一起。1992年,喝的酩酊大醉的湯銘雄因為在路上與人發生衝突,一言不合地拿了瓦斯桶發洩心中怒火,化做熊熊的烈火,將當年的「神話KTV」燒個精光,奪去了16條的人命。「杜勝男」一個魯凱族的年輕人,才剛與妻子新婚不久,也葬身在火場裡,他是杜花明的弟弟。一場大火燒毀了一個家族的希望,卻點燃了另一個生命的希望之光。


「我是神話世界受難者家屬之一,這幾天在新聞報導上看到您的消息,心裡感到非常難過。雖然因您一時氣憤,使我們失去了最寶貝的弟弟,理當恨您萬萬,因為他是經過家族會議後,將父母奉養的重擔交給他,雖然他排行老么,這是我父母的選擇,因為他最孝順。這件事後的狀況,您可以想像我們家「亂」、「驚」,不知所措,直到現在仍未平靜。但是想到您一樣是父母的寶貝,我們不但不幸災樂禍,反而跟您家人一樣的雞過,想到人終有一死,您只提早讓弟弟走而已。我們都沒恨您的意思,因這都是上帝定意的,我們只不過是演員而已。在台北法院出庭時,我在您身後,別人是恨您恨得咬牙切齒,而我呢?我淌著眼淚向上帝祈求給您一個悔過自新的機會,寬恕您的罪,讓您回天家之前,有機會接觸上帝的話。您相信主耶穌後,就不怕面對明天,希望您還有機會活在自由世界裡。假如沒有辦法再改變事實的話,希望您在有生之時,還可以選擇宗教信仰時,我願介紹您最好的朋友給您,祂可以讓您不怕面對不可知的末來,願祂ー耶穌ー陪您度過剩餘的日子,就像我自從真正接受祂為我個人的救主時,我不但不怕面對死亡,反而大大求主保守我,不要在我「行在罪中」時讓我離開世界就好;甚麼時候死,我都隨時等候。今夜上帝感動我提筆寫信給您、安慰您,雖然我們是受難者,但我們願用耶穌基督的愛來愛您、關懷您,與您同流淚,讓我們家所信的主撫慰您多月來的不安;希望您把握人生的每個時刻,如果您願意的話,我隨時等候您的來信,願成為您最後人生的至誠朋友!」(註)這是杜花明寫給湯銘雄的信,若不是因為上帝自己的恩典與愛,沒有一個受害者可以用這樣的態度來面對這樣前科累累的犯人。


這禮拜也看了一場在談論寬恕主題的電影:「心靈暗湧」。片中描述一個因為謀殺孩童而入獄的少年,在出獄之後藉著在彈奏管風琴上的恩賜,在一間教堂擔任風琴手,卻意外地在教堂遇見了當年受害孩童的母親。塵封已久的悲劇在他們兩人的心裡蒙上了巨大的陰影。這個年輕人在出獄後,謀殺案仍不斷地出現在他的腦海中。而這個母親,因為孩子的悲劇,加上又再次遇見謀殺者,讓她又回到過去的悲痛中。一個必須面對坦白還是掩飾,一個必須在仇恨或是寬恕中做一個選擇。


我們信仰的核心價值是寬恕,講的簡單一點就是饒恕的愛,但沒有公義的愛算是一種愛嗎?要求受害者走向饒恕其實在某個程度下是另外一種形式的加害,當加害者的一方請求原諒時,另外一方是否一定要伸出雙手,給予擁抱呢?甚至有時根本等不到請求,卻必須原諒!合乎常理的選擇是什麼,我有時常常在想,基督教的信仰太不合人情了,為什麼被傷害的一方總是要站在那個出手解鈴的角色,或許我們可以很輕鬆說出「請原諒我」,但我們真的也同樣可以很容易就回應「我原諒你」嗎?或許在這兩個故事中,加害者都已經為了過去的傷害處出了極大的代價,心裡對於罪惡的控訴不會比以命償命來的輕鬆,就像杜花明說的,湯銘雄已經要走上法律的制裁,再多的控訴都已經夠了,但唯一能夠解救彼此心靈枷鎖的方式,就是寬恕。電影中的母親,因為對於加害者極大的壓力與怨恨,已經開始顯的疑神疑鬼,但她所要的只不過是當時案發的真相。當這個已經長大的年輕人說出真相時,她甚至願意伸手擦去他臉上的淚水。


但很多時候,我們是不會看見公義的,台灣的歷史上有太多這樣的例子,公義被刻意的隱藏了,尤其是社會結構性的加害與壓迫。去年有機會到溫哥華參加研討會,那時加拿大政府才剛對所有加拿大的原住民公開正式的道歉,但台灣的政府無論什麼顏色,卻沒有這樣的勇氣敢在許多錯誤的公共議題上,承認自己的過錯。在沒有公義的狀況下,我們可以選擇不要寬恕嗎?


每逢逾越節,總督照慣例為群眾釋放一個他們所要的囚犯。 那時,剛好有一個出了名的囚犯叫巴拉巴。所以,群眾聚集的時候,彼拉多問他們:「你們要我為你們釋放哪一個呢?巴拉巴呢?還是那稱為基督的耶穌?」彼拉多明明知道他們是出於嫉妒才把耶穌交給他的。彼拉多開庭審判的時候,他的夫人派人來告訴他說:「那無辜者的事,你不要管,因為我昨晚在夢中為他吃盡苦頭。」祭司長和長老挑唆民眾,他們就要求彼拉多釋放巴拉巴,把耶穌處死。可是總督問他們說:「這兩個人當中,你們要我釋放哪一個呢?」他們回答:「巴拉巴!」彼拉多問他們:「那麼,我該怎樣處置那稱為基督的耶穌呢?」他們都喊:「把他釘十字架!」彼拉多問:「他做了甚麼壞事呢?」他們更大聲喊叫:「把他釘十字架!」


回家,不是給受害者走的,是給予加害者的溫暖!


註:引用:

http://tw.myblog.yahoo.com/jw!R85w3cmBHxl8XAY6GL8PMw--/article?mid=8564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27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