曠鄉手記2/盧悅文

來到「曠鄉」是禮拜天的下午。我用我的破法文兼英文跟接待處的修女解釋我是從台灣來的志工。接待處的修女不會說英文,幸好遇到來自泰國的志工Lit,她幫我跟修女解釋我是誰,同時幫忙把行李搬上Amandier樓頂樓最裡面的房間。房間外面有個用紙條列印著我的名字,這個空間是我在曠鄉一個月生活的落腳處。我的房間是由逃生間改造,外面還掛有「逃生出口"Sortie de Secours"」字樣,同時我的房門有一半是玻璃,不同於其他房間是實心的木頭門。房間不大,大概走路3步的深度以及8步的寬度。因為處於閣樓,同時位在這棟木造老房子最外邊,所以我很幸運地有兩扇窗戶各在房間的最左邊和最右邊,把外面的陽光和新鮮空氣帶進房間。晚上如果忘記把窗簾拉上,早上大概五點多就會被陽光照醒;同樣地,晚上如果忘記關窗戶,半夜會被冷醒。我的房間是木造房,基本傢俱有:一張用木頭與麻繩編織而成的椅子,坐起來晃來晃去地會發出聲響、一張二手但是很新卻沒有抽屜的書桌,一個鑲嵌在牆壁內的木頭衣櫃內含六個大隔間,最大的可以橫放我的行李箱。另外,靠近門口的牆壁上釘有兩排長板木頭,可以擺放盥洗用具或者是充電器和雨傘等物品。同時又釘有一個橫木條,上面吊了六個衣架,這是讓我掛衣服用的。還有一張單人床與一個小板凳改造成的床頭櫃。床頭櫃和書桌上各放了一盞瓦數大概五十瓦的小檯燈。還有一個釘在牆壁上葉片式暖氣,這可以讓我放洗好的襪子和衣服。而在我的床頭上,釘了一個小小不起眼的十字架。喔!還有整棟樓的地板不管是墊腳尖或者是平穩踏步,怎麼走都會發出年老木頭地板特有的響聲。這層樓是專門提供給志工們使用,11個人共用兩間廁所和兩間浴室。


Lit幫我把行李放好之後,帶我參觀完浴室、廁所以及儲物間之後,便帶我到洗衣間。這是「曠鄉」讓我吃驚的第一件事情:每件事情都是非常有系統且有組織地安排運作。以洗衣服為例,衣服以不同材質、顏色、功能和以及不同的居住者屬性分類,所以一共將近有15個籃子可以讓你丟骯髒的衣物。丟錯籃子使得衣服被洗壞了,不是她們的錯,而是把衣服丟錯籃子的人的錯。光是上衣就有七個籃子:有顏色且是棉質的、修女的、志工的(含有顏色與沒有顏色)、花園工作穿的(現在大概有五個志工加一個修女在花園工作)、訪客(分為1-4天短期與超過4天以上)。還包含訪客的床單、被單、枕頭套、小方巾、毛巾等,全部都有專屬的籃子。洗衣房內有兩台類似教會捐給關山修女的專用洗衣機在清洗這些衣服,就連內衣和襪子都有籃子可以丟,但僅限修女和志工們可以使用。另外,每棟建築物的床單、被套、枕頭套等用品全部以不同顏色的縫線和記號作為區分。以我的衣服為例,我必須先剪下一段目前沒有人使用的顏色的縫線黏在架子的空格上並貼上我的名條,同時用同樣顏色的縫線縫在我要送洗的衣服明顯處,這樣子衣服送之後,洗衣房的阿姨和幫忙的志工便知道這是我的衣服。屆時每件乾淨的衣物就會乖乖地躺在它的主人的架子上等著主人拿回去。沒有特別標示記號或者是縫線的衣物,也會有一個專屬的格子等人去認領。如果過了一段時間沒有人認領,就會被收在一個大衣櫃,讓有需要的修女或者是志工拿去穿。Lit還好心告知,要送洗的衣物最好每個禮拜天下午四點前丟到籃子內,這樣子禮拜二晚餐後就可以拿到乾淨的衣服。衣服一個禮拜洗一次,所以時間上要抓好。說著說著,剛好有幾個修女正拿著要送洗的衣物走進洗衣房。其中一個是曠鄉的院長,Lit把我介紹給她,說我是從台灣來的志工,剛抵達曠鄉,院長握著我的手說:「謝謝妳願意來當志工幫我們的忙,這減輕我們許多負擔。我記得六年前也有一個從台灣來的志工,叫做霓玲,妳認識她嗎?」哎!怎麼會不認識?接著又走進一個亞洲面孔的修女,是印尼籍的Sion修女。她一聽說我是台灣來的志工,馬上說:「非常好,我們應該要有更多亞洲面孔來曠鄉才對。」Sion修女又提醒我,在曠鄉因為強調靜默,所以修女大部份是不說話、表情可能也很嚴肅,但是這並不表示修女討厭我們,所以一個微笑或者是一個輕聲細語的打招呼,就可以了。她還強調在曠鄉,修女對於志工們可說是滿心感謝。


我回到自己的房間,先把要送洗的衣物縫上我挑選的縫線,趕在四點前送到洗衣房。之後開始整理行李,把衣物依照「工作
」、「一般時間」和「外出」等不同目的放置在衣櫃不同的地方。就在這個時候房門外傳來敲門聲。打開房門一看,一位中等身材、頭髮灰白帶著和藹笑容的修女對著我笑,我知道,她就是Lit口中的Veronika修女。她和另外一位Anne-Emmanuel修女是負責來曠鄉的志工計劃,但更特別的是她同時也是我的靈性指導修女(vis-à-vis sister)。 依照霓玲牧師的說法,所謂的「靈性指導修女」是她會藉由每週一次的個別對談,一起與被指導的志工一起探究這個志工的靈性。所以每個志工都有她/他專屬的靈性指導修女,一個志工配一個靈性指導修女。這個指導修女除了負責靈性的部份,同時也負責我們在曠鄉生活的大小事。所以指導修女是我們在曠鄉生活中最為親近的人。


Veronika帶我繞了曠鄉一圈,同時也介紹曠鄉的每棟建築物與功能、生活作息、工作時間以及在生活上需要注意的事項。就這樣,我正式開始了在曠鄉的志工生活。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23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