鴿子與松鼠的會遇/Mingku陳彥龍傳道

在台北市,大概只有這個公園的鴿子跟松鼠是最不怕人的。最近常常有機會經過台北市的二二八和平公園,早上有許多剛剛運動完的阿公阿嬤,還有快步行走趕著上班的人們,到了中午的時候,這裡就變成了附近上班族休憩的地方,三三兩兩帶著午餐,在公園的涼亭或是椅子上,享用著簡單又放鬆的餐點,或是倆倆並肩著走路,聊聊天又或是談談工作。而下午是最熱鬧的,一天忙碌的上班族,走在公園裡,很容易就被一旁的花朵吸引,許許多多的鴿子、麻雀也加入了覓食的行列,那一隻又一隻跑出來東張西望的松鼠,更是吸引眾人的目光,這又是一段可以好好享受都市叢林裡的平靜時光。


走在二二八和平公園裡,鴿子低身從旁飛過,駐足在我面前,好像在跟我炫耀著:看吧,我可是自由飛翔的鴿子呢!松鼠飛快似的朝我望了望,就跑走了,牠大概想著沒有甜頭可以吃,很快就轉往那有可能填飽肚子的希望去了。看到小朋友驚訝的表情,害怕卻又很想親近牠們,覺得很可愛,因為他們對於這小動物的好奇心就是這麼有趣。但也覺得很可惜,這些孩子可能就是太少親近大自然,所以對松鼠的好奇也是這麼大。但大人何嘗不是呢?關在鋼筋水泥的牢籠中,難得有這不怕生的小動物作伴,任誰都會停下來多看一眼的,儘管只有一剎那,就像得著自由般地從工作中解放。


這裡以前叫做「新公園」,也是以前社會還沒那麼開放的時代中,同志會聚集的地方。白先勇先生所寫的「孽子」,就很深刻地描述了在不接受同志的年代裡,不同年紀的同性戀者的生命經驗,而新公園就是小說裡,最常出現的場景了。這本書後來有拍成電視劇,我想,這也是去認識同志的一本不錯的小說。當然,這公園後來就成了「二二八和平紀念公園」,在二二八事件不斷地被揭露的時期,在這公園內設立了和平鐘,有一座高聳的二二八紀念碑,有一面當時候在這事件中失去生命的鬥士們的相片,也更記載了許許多多的人名,他們都是過去用生命換取自由的前輩。


在這些相片中,我有看到在我們教會舉辦追思禮拜的花蓮鳳林張七郎先生,及他的兩個兒子。當我注意每一張臉的時候,想著那個沒有自由、被壓迫的年代,眼眶不禁就紅了起來,向他們獻上最真摯的感謝。但我特別注意到了,在這些相片中,最年輕的是一位16歲的高中生,他的家人怎能去承受這樣的痛苦,在那年少的熱情裡面,流著是渴望自由、吶喊正義的鮮血。真是感到慚愧,16歲時候的我,也只不過被升學主義的洪流給淹沒了。


這禮拜利用一點時間去看了一部電影:光榮時刻。又是一部沉重的電影,描述阿爾及利亞如何擺脫法國130年殖民的革命故事,故事的一開始,一戶住在阿爾及利亞一個偏遠的小村落,一天來了一位官員,拿了一張紙,告訴這家的主人說:「這塊地現在已經是屬於別人的了!」突如其來、毫無理由的強佔與壓迫揭開了整個殖民主義的醜陋,故事就從這家的三兄弟說起,在他們親身經歷了發生在阿爾及利亞境內的大屠殺之後,老二因政治犯被監禁後,成了堅持以武力獨立革命的民族解放陣營的領袖,大哥在為法國從軍參與越戰退伍後,也加入革命的行列,但說是加入,其實是在保護自己的弟弟,老三以自己的方式為阿爾及利亞出頭,培養自己的年輕人成為一流的拳擊手,以那雙拳頭打下阿爾及利亞的驕傲。


這部電影雖然有一些暴力跟血腥的景面,卻非常有深度地反應了殖民地人民的悲哀與認同意識,在當時的革命運動中,其實有兩方的陣營,一方是希望以和平的方式來爭取獨立,另一方就是主角所代表的堅持要以流血變革,才會得到真正的自由,所以這兩陣營也發生了衝突與對抗,故事的最後,主角被槍殺在地鐵站內,而一直要抓住他的探員,最後說了:「你贏了!」隔年,1962年真正實現了獨立建國的夢想,脫離了130年來的殖民政權。


從大屠殺到真正獨立將近18年的時間,濃縮在短短兩個小時多的電影裡,透過這三兄弟親身的見證與參與,無非也表達了對西方強權霸凌的反動,過去的武力殖民,到現在的經濟殖民,絲毫不曾改變過被殖民者的憤怒。值得一提的是,這部電影法國政府出資了大筆的經費,可見法國對於過去殖民政權的反省與道歉,也看見他們以不一樣的心胸坦然地面對。相形之下,二二八事件是台灣人最悲痛的一頁,但卻不見有任何人、政黨,敢勇於坦然地面對過去對台灣造成的傷害。台灣還在等待著,有這一句道歉就夠了。


推薦年輕的朋友都去看這部電影,我們需要歷史感,或許從他人的經驗中,可以去反省自己生活的土地,承載了那些我們不可不知的歷史,而我們是不是真的可以從這塊島嶼,找到屬於自己真正的身分。如果哪天路過二二八和平公園,不要吝惜你的腳步,去裡面走走,去感受一下這公園內似乎也承受了許多人不被接納的撕裂,同時去看看那一張張以生命換取自由的臉龐。我想,鴿子跟松鼠們,會對我們說:「嘿,台灣人,加油!」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2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