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應邱牧師的「趁災難傳教!?」/陳必欣

讀邱牧師的這篇專欄很有同感,尤其在大齋節期更心有戚戚焉。主耶穌基督之所以背十字架走上苦路,成為人類的救贖主,正因為祂認同我們被罪束縛,生活陷入困頓,生命沒有方向及意義,而人生受苦受難。四旬節豈不是更提醒我們認罪悔改,更學習主的榜樣。主耶穌並沒有因為世人陷入苦難而幸災樂禍,更沒有詛咒受難中的百姓。日本遭受地震、海嘯以及核災的苦難,絕不是因為日本基督徒的人口比例太少。同樣紐西蘭的地震,更不會肇因於基督城大教堂廣場上曾舉行過浴佛慶典,或佛經被接納成為紐西蘭國會議員就職宣誓的經典。請看舊約阿摩司書第九章第七節:上主說:「以色列人哪!我關心蘇丹人,正像我關心你們一樣。我領非利士人出克里特,領敘利亞人出吉耳,正像我從埃及把你們領出來一樣。」耶和華是公義的;祂是全人類的審判者和統治者,更是宇宙的大主宰。祂愛全人類不分國籍、種族、膚色、文化、血統、教育程度、貧富以及宗教背景。


回想很多年前發生在東海大學一則深感震撼的傷心往事。我們知道東大是教會學校,校園中有不少國外來的宣教師,其中就有一位教生物的歐保羅老師。他帶著妻子和兩個男孩全家來台任教。這兩個小兄弟長跟著大學生外出郊遊。某日老大就與東大的大哥哥大姊姊到後山的古堡踏青。這個古堡很深,必須依靠鋼梯攀爬才下得去。令人難過的是這個小孩就在攀爬之際,一個不小心脫手整個人掉入深坑,緊急求救送醫,卻回天乏術,斷送了可貴的生命。痛失愛子的歐老師表現與一般人迥然不同。他沒有歸咎於學生,沒有禁止另一小孩跟其學生一同出遊,更沒有封閉古堡;反而將禮拜所奉獻的錢,全額交出來在古堡整修一條「自然步道」,希望悲劇從此落幕;但悲劇還是發生了,不久歐老師的小孩又跟著學生去后里騎馬,卻意外地從馬上摔了下來,令人扼腕的是依然不治死亡。


這位歐保羅老師是否遭此不幸,而被其他宗教人士批評為信仰對象錯誤,因此有此天譴;是否有人趁此人間悲劇而傳「其他福音」?我們不難理解他的兩個兒子都喪命異鄉,他心裡必定哀痛逾恆;但令人訝異的是他仍願意留在台灣,是什麼讓他持續關心疼惜這塊土地和人民,他說是「上帝的愛」。是的!一個有「上帝的愛」的人,他不會趁人之危,他不會「自以為義」咒詛他人,甚至自以為就是「上帝」。苦難,可能肇因於永遠無法參透的奧秘;我們應該學會選擇面對比探討深究其原因更有意義。基督徒的倫理生活最大的特色是信望愛。因著信,我們隨時調整自己以求保持和上帝有合宜的關係;因著望,我們仍可學習陽光地把負面轉換為正面,甚至超越苦難;因著愛,我們感受到上帝的慈悲憐憫,繼續信靠和仰望祂。歐老師當他承受失去親人的苦難時,他一定體驗到主耶穌陪伴他愁苦流淚,使他勇敢接受、面對、處理、交託和放下。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24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