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T? or MIC?/Mingku陳彥龍傳道

前幾天經過位在東區的一間基督教書房,就進去看看有沒甚麼新書可以買來看,倒是發現一本最近在推的有關這幾年這麼重大的災害的回應的書,大致上翻了一下,用比較神學的方式處理了人的疑惑,但還是無法避免的會有這樣的懷疑跟苦情:「上帝為何讓這樣的事情發生?」關於這樣的問題,其實任何的答案都無濟於事,因為這是問上帝,若我們可以回答上帝的想法,那豈不是我們在某個程度就以為自己跟上帝同等了嗎?


不過讓我很驚訝的是另外一項商品,最近使用的筆比較多,所以原來的筆袋就看起來很鼓,就逛了一下看有沒賣筆袋之類的,就被我發現有賣一款很不錯的樣式,無論大小都有愛台灣的標語,像是「正港的台灣人」、「愛拚才會贏」,看到之後超開心的,想說竟然有這種商品出現,可是卻看到商標上的出產地是「made in China」,天啊!怎麼會,這麼振奮人心的愛台灣筆袋,竟然不是「made in Taiwan」,當下,馬上就放回去,不買了。回到家以後,就一直在想,為什麼不買,反正用的時候也不會有人知道那是哪裡製造的,反正上面有台灣的圖案,不就正是可以表現出「愛台灣的精神」嗎?或許多數的人的第一個當下反應:不買了。但為什麼呢?


不知道從甚麼時候開始,買運動鞋的時候,就會去注意到商標上的出產地,尤其以前會買有個「勾勾」的,或是長得像一片「葉子」的,只要出現「made in China」,即使真的很喜歡,也不會買了。這個話題的比較性好像太敏感了,但這就是事實,我自己認為這就是我們很深的意識形態,當然啦,對方的確有很多黑心商品的負面新聞,而且也處在一種很緊張的對立的位置,甚至當權者也不一定認可彼此都是一個國家的位置,所以自然會有很多不同的觀念或思想加諸在一起,從這個小小的事件中,我發現這「意識形態」存在腦袋裡面,真的是很有意思的東西。


我們有政治的意識形態、有族群的,當然也會有宗教的,比如說,我其實比較喜歡去公館商圈的那一間基督教書房,而不太會去東區那一間,除了書籍的數量以外,最大的原因是因為位在地下室的那一間書房,有賣很多關於「靈恩」啦、「醫治」啦、甚至來自新加坡或是韓國的基督教思潮,例如那邊就擺設了一個專區,是有關新加坡城市豐收教會康希牧師的相關產品,這不是說好或不好的問題,很簡單,這就是我自己所認為的某種宗教意識型態的影響。即便所有人都按著聖經的教導與教訓行事,還是會有許多我們無法解釋或是避免的「好惡」在裡面。


那談到語言或是種族就更不用說了,意識形態的影響或是成分就更明顯了,今年六月就要參加總會舉辦的族群語言的考試,這是牧師資格考的第一關。不過對於語言的使用其實已經有一些不一樣的轉變了,就像在神學院讀書時,畢業講道所使用的語言是要定義為母語?還是將來服事的語言?這個問題其實一直存在著討論與爭議,若單就語言是一種工具,可能就比較容易處理,但就是因為語言承載了太多的意識形態在裡面,所以就不是那麼單純的可以這樣討論。比如說,如果這是以服事語言為定位,那許多青年傳道人是不是就可以用「華語」去應考呢?但很可惜的是,不行,因為根本沒有這種選項。就像去年參加總會的訓練,就遇到一些支持台獨的人,在空閒時間聊天時,一直會問:「你覺得現在年輕人認不認同台灣」?或是聽他們說「現在的孩子都不會說台語了」,我就很納悶,他們怎麼許多事情都一定要跟政治取向聯結呢?


不過到底甚麼是「意識形態」呢?用英文來看就是ideology,這個字可以說是idea觀念+ology學問(這個字根就是甚麼學問的意思,像神學就是theology)所組成的,可以被理解為一種具有理解性的想像、或是一種觀看事物的方法,比較簡單的說法就是潛藏在人心裡面一些好像不起眼的想法與思想,但卻主導了一個人的思考方向和價值判斷,馬克思就很喜歡用這個詞來說明一些社會現象,而且他還認為意識形態是很危險的,因為這很容易就導致了結構性的罪,或是彼此的論述有違彼此的意識形態,那根本就不需要討論了。意識形態其實是非常弔詭的存於我們的思想裡面,因為我們看事情其實就出於我們對世界的詮釋,可是這詮釋又肇因於每個人的成長背景、意識形態,而意識形態卻又從我們對世界的解釋中不斷被建構。以前有個很可愛的廣告,叫做「豆豆看世界」就是可以用來說明的很簡單的例子,從豆豆的眼光看出來的是愛、是綠色、是和平,所以我們可以假設在豆豆的意識形態中,一定是充滿著因為愛而產生的接納、關心。


在我們的社會裡面,最嚴重的我覺得還不是政治取向的問題,是教育觀念的強烈意識,就是名校、補習、爬得越高越好,這就是很恐怖的意識形態,因為這主導了父母對孩子的教育方法,以及如何定位一個孩子的好壞。對於身為基督徒的我們,我們的意識形態在形塑的過程中,加上了我們自己的宗教經驗及聖經的教導,還有群體的概念,所以當我們在討論一些事情的時候,我們對於信仰的反省深深地被我們的宗教意識型態左右,自然,那所謂非主流的言談,就會變成異議分子,終而沉寂了。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23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