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不是力量/TOTTORO

劉曉波先生和他的家人,因中國打壓,無法出席 12 月 10 日在挪威首都奧斯陸 (Oslo, Norway)的諾貝爾和平獎頒獎典禮,最常被拿來比較的歷史記載就是 1935 年的和平獎得獎者德國人卡爾.奧西耶茨基 (Carl von Ossietzky)。這一位公開反對希特勒獨裁政府的德國記者,當時被關在納粹集中營裡,並被希特勒禁止前往奧斯陸領獎。五年之後,希特勒的軍隊攻佔挪威時,諾貝爾獎委員會前主席 Fredrik Stang 和 Gunnar Jahn 都被捕入獄。


因為奧西耶茨基的事件,希特勒於 1937 年頒布法令,禁止任何德國人領取諾貝爾獎 (包括兩次化學獎及一次醫學獎),並設立了德國國家藝術與科學獎取而代之。蓋世太保當年要求奧西耶茨基拒絕諾貝爾獎,但這位和平獎得主經過一番考慮,公開聲明反抗納粹的壓力,他直接了當的說:

「 我已經決定接受諾貝爾和平獎。我不能同意國家秘密警察的觀點,聲稱如果我接收這個獎就是自我放逐德國社會。諾貝爾和平獎不是內部政治鬥爭的標誌,而是人與人之間諒解的象徵。做為本獎項的獲獎人,我會盡我所能鼓勵這種諒解。做為德國人,我也將會永遠牢記德國在歐洲的正當權益。」


挪威政府在二次大戰初期,國家立場中立,但是在奧西耶茨基獲獎五年後,德國的第三帝國軍隊還是在 1940 年 4 月入侵挪威。同時,希特勒並未忘卻五年前的舊恨,上提兩名被捕的諾貝爾獎委員前主席,一位被送入集中營,另一位不久辭世,另有三名諾貝爾委員會委員逃離挪威。因此,即使瑞典沒有捲入二次大戰,但因德國佔領挪威,在 1940 年至 1942 年之間委員會無法頒發任何一項諾貝爾獎。諾貝爾(Alfred Nobel)本人是瑞典公民,但因瑞典和挪威在 1905 年之前曾對同一個皇室效忠,以及兩國間的歷史淵源,諾貝爾在他的遺囑中指明成立一個挪威諾貝爾獎委員會,頒發和平獎,而其他的獎項則由瑞典的諾貝爾獎委員會負責。諾貝爾和平獎的空窗期前後拖延五年(1939 年至 1943 年),直到 1944 年才恢復頒獎給國際紅十字會。


當時希特勒之所以能在歐洲橫行無忌多年,最根本的原因之一是國際社會在二戰初期採取事不干己的姑息態度。連當年擔任英國首相(1937 年到 1940年) 的張伯倫 (Neville Chamberlain),都明哲保身尋求 「和平」,以致納粹在 1938 年佔領奧地利時,奧地利請求英國協助時,張伯倫政府沒有回應。而當德國在 1939 年進攻捷克的德語區時,張伯倫和法國總理達拉第(Daladier) 甚至和希特勒簽署了 「慕尼黑協定 Munich Agreement」,諾允德國的佔領,期待希特勒不再發動其他地方的戰爭。


針對 「慕尼黑協定」,德國的外交部長在當時告誡希特勒,不應當簽署這樣的協議,結果希特勒回答說:「啊,不要看得太嚴重啦。這不過是一張沒有任何重要意義的紙頭。」


不知希特勒笑裏藏刀,當張伯倫回到英國的時候,他在機場接受支持者的歡迎,揮舞著協定宣稱:「這是歷史上第二次英國首相從德國帶回尊嚴和和平,我相信這就是我們這個時代的和平。我們從心底感謝你的支持。現在,我建議你們都可以回家平靜的入睡了。」


其實,豈只張伯倫首相和許多英國人這樣想,歐洲各國當時幾乎也都袖手旁觀。等到德國繼續推進,攻佔了波蘭、荷蘭、挪威、比利時和法國等國之後,沉默的世界才從自己的「和平」 幻夢中覺醒。


沉默真的不是力量,沉默不會幫助我們或周遭的人免於暴力的迫害。不論是國內或是國際事務,不論是語言的暴力還是公權力的脅迫,當我們保持沉默,或容忍不公不義的事情在社會上持續發生的同時,我們也變成加害者的共犯;更何況遲早我們也都會變成自己的冷漠的受害者。


正如同也是諾貝爾和平獎的得主美國馬丁路德金恩博士 (Martin Luther King Jr.) 所說過的睿語:「我們對緊要事件保持沉默的那一天,是我們生命毀滅的開始。」(Our lives begin to end the day we become silent about things that matter.)


作者為美國威斯康辛大學病毒學博士後研究人員,北美洲台灣人教授協會會員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25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