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事件的起因/Mingku陳彥龍傳道

這禮拜去醫院看一位會友,這位姊妹因為頭暈嘔吐得很厲害,到台大醫院看急診,我就趕緊去到醫院,看看是甚麼樣的情況,也一起為她禱告。可是等我到醫院的時候,我發現問題來了,因為我都在原住民聚會,加上這位姊妹住在美國,所以沒有照過面,人在醫院了,卻不知道哪一位才是,於是我就趕快問醫院的護士,「請問有沒一位叫做某某某的患者」?第一位護士回答「她在外面候診間,可以去那邊找找」?但這樣還是沒有幫助啊,所以我就打電話回到教會,問問看這位姊妹大概的樣子。但我想,這樣也不是辦法,所以就問了第二位護士,「請問有沒一位叫做某某某的患者」?第二位護士回答「在外面啊」,我說:「對不起,我不是很確定是哪一位,我是教會的傳道人,來看看她發生甚麼事」,她就說「你就去外面用叫的,我也都是這樣叫,而且你說你是誰」?我就重複了一下我是誰,但這位護士卻露出嫌惡、不耐煩的表情,然後就一直打電腦,我看她這樣,就趕快說「對不起,我再去找找」。


後來我就想說去問掛號的護士應該會比較清楚,很幸運地剛好這位負責掛號的護士有印象我們姊妹的症狀,所以就跟我說在候診間的這麼多人中誰才是我要來看的姊妹。說起來,真是感到很汗顏,連教會的會友也不認識,遇到緊急的事情,真的是一件麻煩事,也不敢在急診間一個一個問說「請問您是某某某嗎?」我想這是我的問題吧。但話說回來,我在想,第一位護士這麼的不耐煩是不是因為我在不對時間去問了一個不對的問題,還是心裡想著這是急診室,護士當然就是要提供協助的角色,無論這個問題是不是帶有身體的病痛。


上個星期坐公車要從二二八紀念公園回到教會,在中途就上來一位差不多接近65歲的阿伯,一上來就站在司機旁邊,可是公車上很空,都有位置坐,我因為很快就到站了,所以也就站著,後來就聽到這位阿伯在司機旁一直跟司機大哥抱怨,說「現在的年輕人真是營養不良,教養也不良,看到老人也不會讓坐,連我都會讓坐了,就是沒有教養,品德有問題,就是心裡自私、邪惡,看為什麼這麼多天災,地震、海嘯,就是因為人的邪惡造成的」。一直到我下車,這位阿伯還是不斷地抱怨,很大聲地一直跟司機先生說話。


看來又是我這個年輕人的錯了。當時整車應該就屬我的年紀最輕吧,至少我的目測是如此。不過那時我的心裡越聽越覺得火大,怎麼會有人深深地認為地震、海嘯這種無法抗拒的天災都是因為人的邪惡,造成的報應,實在不知道這種想法是怎麼來的。另外一個讓我也很不舒服的,就是在批評時下年輕人的時候,這位阿伯難道不知道現在坐公車是不能跟司機聊天說話的,而且這麼多空位,偏偏要大辣辣地站在下車的門口,整個就是擋住動線。


我回過頭來想,為什麼會這麼地感到不舒服或是火大,是因為價值觀不一樣嗎?還是宗教觀的問題,在我的信仰裡面,從來不會出現「報應說」這種言論,即便真的覺得有時候是上帝懲罰,也會比較客氣地說:「這裡面一定有上帝要我學習的功課」。記得在學校讀書的時候,學校牧師曾經說過一個例子,去到家裡有喪事的會友家裡,特別是意外或是孩子,或是超出我們想像之外的狀況,盡量不要安慰喪家說:「一切都有上帝旨意」,這種說法其實也是差不多的心理,只是我們不會用比較直接的說法而已。

另外一個讓我不舒服的是對於年輕人的觀感甚麼時候變得這麼的差,老實說有時候我也不知道時下的青少年在想甚麼,之前為了買個東西必須要去西門町,我就發現很多年輕人一群一群,但也沒在等人沒在做甚麼,就是會一整群就擋住路口,特別是捷運站出口,就在那邊聊天,甚至店家門口,他們也沒進去看東西,就是圍在出路的地方。還有新聞層出不窮的年輕人「走樣」的行徑,阻擋救護車、虐待動物、校園霸凌等,是教育的問題嗎?填鴨式教育只教出會讀書的孩子,卻無法教出有生命品質的年輕人?但真的有這麼糟糕嗎?我想應該是沒有,而是有更多熱心、願意付出的年輕人我們沒有看到而已。樂生療養院的問題、國光石化的爭議、88水災的重建之路,其實還是有很多年輕人花上時間與生命的代價,去為這些有需要的人發出聲音。


這兩個看起來沒有甚麼相關聯的事件,其實都有一個共同點,就是當事者都以自己所想的為出發,或是期待他人一定要有所回應,在這麼小小的動機之下,完全不著邊際的讓我們在某一個當下,做出一些行動,而當對方的回應並沒有如自己要的,甚至得到反向的回饋,就開始認為是對方不對,就像我覺得急診室的護士怎麼可以對人這麼沒禮貌。但事情的轉機應該在一開始就照著看起來很沒效率,卻是較好的方法去得知哪一位才是我要去探望的會友。


如果我希望青少年一代要有好的品格,但問題出在誰身上呢?世代的確更新變化的很快,面對一個認為沒有真理、沒有權威的後現代,甚麼才是有光明未來的看見呢?突然想到「只要我喜歡,有甚麼不可以」,真的,不可以,這小小事件的起因著實具有很大的影響力。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2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