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奮人心/Mingku陳彥龍傳道

上上個星期五之後,每天都在關注日本所發生的地震後續報導,接踵而來的海嘯、核電問題、大火,後來又有暴風雪,我相信大家在看各種媒體的時候,都已經感受到大自然的「翻動」,令人心裡為之感動的,卻是這一震,震出了亞洲泱泱大國的氣度。


這也是全世界都備受鼓勵的地方,當我們看見在報導許多災後的變動,無論是傳出多少傷亡,又有哪個電廠有危險,輻射汙染的程度,大水依然不退,沒有人知道是不是還有什麼淺在的危機還會爆發出來,好向連鎖反應一樣,可是全世界媒體爭相報導的,卻是日本人民在災後的「秩序」,沒有暴動、沒有爭吵、沒有恐慌,只有大家一致按著次序避難、領取救濟品等。這真地是令人覺得很訝異且佩服之處,雖說日本還是有一些可議之處,但我們必須要承認,從政府到民間的災變處理,應該是全世界最頂尖的範本,這或許因為整個日本對於自己處在地震帶上的防範跟準備,是非常到位的,再加上整個民族性的團結,呈現在所有人面前的,就是我們現在每天所看到的「精神」。CBS更分析世界上沒有國家能比日本做得更有準備了。


在災難發生後,簡單的學校就變成了大家避難的住所,在車站排隊等候疏散沒有吵鬧也沒有叫囂,開放災區公用電話免費使用,各大通信都
提供報平安與災情通報的留言版,還有google網站成立尋人與報平安的網頁。大型電器量販店也提供免費手機充電服務,還有各地設置遇到緊急狀況時可以免費提供飲水的自動販賣機。只能說,日本地震給大家上了寶貴的一課。


當然,這一震,是不是也會帶給同樣處在地震帶上的台灣什麼樣的啟示與反省呢?在上掌權者有沒有看見日本對於危機處理的應變速度之快,我自己在思考,之所以可以這麼快,不單是因為訓練有素,或是在準備功夫上做很多功課,在亞洲地區的天災中,都是他們學習與思考的範本,他們很清楚知道要時時做好對付自然危機的措施,除此之外,我想應該是整個政府對於自己國家的心情,就是那種「這是我的國家、我的家園」的心態,但我實在不確定這樣的認知在台灣的政府是否也看得見,不要說有天災,即便發生了重大的公共危險,第一個想到的不是趕緊處理,而是規避責任,如果在這樣的事件上都已經是如此的處理方式,那何況是更大的災害呢?例如台灣也有核電廠,也處在地震帶上,而政府對於核災是否也能夠有詳細讓人安心的規劃呢?


這一震,也震出了台灣媒體的黑暗面,在這整個事件到如今,不會看見日本媒體近距離的拍攝災民的痛苦,也不會去問一些讓人啼笑皆非的問題,甚至不會誇大戲劇性地加深人心惶惶的悲情。多是用空照圖,讓世界了解災難的實況,看見人民尊守災後秩序,及大家同心協力地共度這困難的時期。這真的是很需要我們警惕的部分,台灣媒體不一定對正面積極的消息有興趣,可是對很多八卦、煽情、黑暗的新聞,卻可以大力地撥放,日本媒體高度的專業素養,可能在十年八年台灣也追不上。現在有一點更加了解內村鑑三先生所說寧願多一些基督徒企業家的意思,這可以推廣到所有的職分,若媒體有基督徒的信仰良知,我相信會有不一樣的風氣。


當然,這一震,也震出了基督徒的「末世觀」,這真得是很有意思的,從過去到現在,大概每隔一陣子就會出現大災難的電影,為什麼有這麼多片商或是編劇,會去拍攝這種電影,是要警惕世人嗎?還是商業考量?就像這次日本的地震發生後,就馬上有看到媒體開始將許多災難電影拿出來比較,還出現「身歷其境」的言談。921、88水災、南亞大海嘯、日本地震,沒有人知道下一秒會發生什麼事,那怎會知道這就是所謂的「末日」呢?又或是要問「為什麼上帝要讓這些事情發生呢」?問了之後,又開始「揣測」上帝的意念,甚麼懲罰人的罪啦,末日要到了啊,說一句不客氣的話,如果知道,那我們跟上帝有何不一樣?再更激烈一點的,如果真是上帝允許,然後呢?


我認為這種問題其實對信仰沒有多大的幫助,那只是不斷地增加我們自己的恐懼與沒有信心而已,關於上帝旨意的部分,沒有人可以完全地清楚了解,過多的臆測都沒有實質的幫助,就像散播末日將到的言論,不會讓世人更加有盼望,也不會讓人心裡有平安。以前高中的學弟,對此說了個很有趣的反諷,他說:「下次拿拖鞋要打蟑螂的時候,再來問問為什麼上帝讓這事發生」?如果做一個統計,我想這應該是基督徒災後疑問的top1!


對我們信仰有幫助的是要去思考,我們在事件的過程中,要如何去回應與學習,要如何認識上帝,就像這次日本所發生的事情,我們可以學習的是什麼,是應變能力的展現、是防範工作的確實、是整體動員的契機、是人性光輝的美善。我始終相信上帝的作為一切信實公正、上帝是有恩典有憐憫的上帝,是以馬內利與我們同在的上帝。想起小時候主日學唱的詩歌:「有主在我船上我就不怕風浪,不怕風浪,有主在我船上我就不怕風浪,直到安抵天家」!


我們還是一樣過生活,上班下班、上課放學,但我們仍要繼續代禱,也可以奉獻,去看見上帝的美善,因為耶穌就在所有經歷災難的人中間。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23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