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查經班的一些想法/鄭經班

親愛的盧牧師:

您在今年初專欄裡的一篇文章,讓我相當有感觸。在2011-01-02〈新年頭新希望〉一文中,提到:「...且三民教會牧師也決定要「潦下去」開查經班(這讓我聽來也覺得很稀奇耶)...」。


啊,所以,您也感覺到,我們台灣的傳道體系,有些地方不對勁?


原本,我很希望是我個人太過偏執,誤解了一些現象。不過當聽到您也有「稀奇」的感覺在心中浮現,很不幸的,那真的是個大問題。我看到的普遍現象,很多傳道者當然知道了查經的重要,也嘗試著在自己教會開查經班。於是查經時刻表也有了,決心也下了。不過通常是過一陣子就撐得有氣無力,越來越零落。中間也許試圖振作一下,有些傳道者會試著從別的教會引進教材,有的還會遠到韓國的教會取經,不過通常變花樣不會有甚麼效果。直到有一天,遇到一個適當的機會,查經班從此就只剩教會兄弟姊妹過往的記憶。如果提到查經班,大家只好說:「沒辦法,那位盧牧師有帶查經班的特別恩賜。」於是如果有人還渴望查經,就變成這邊也要盧牧師,那邊也要盧牧師。問題是,聖靈可以無所不在,盧牧師是沒辦法無所不在的。


我試圖去找尋「為什麼帶查經班的恩賜會這麼獨家」的答案。我想關鍵其實您已經在專欄其他地方提過(我就懶得搜尋索引了),關鍵在於:每個傳道者,都應該編寫自己的講稿(為了禮拜),教材(為了查經)。我不是個傳道者,不過從我教課的經驗,我一個早上或一個晚上三個小時的課,我會需要一整天來準備。有時遇到麻煩的內容,甚至得拉長到一天半。我已經第三年重複講一樣的課,可是每年,每節課前,我還是得花一樣的時間重新讀,重新改編我的教材,要上課前一定還是得要花時間靜靜的在腦中,把所有的內容又在腦中整理,我常常會覺得,今年我有更不一樣的觀點。我猜,如果講道跟講課是類似的話,那一個傳道者每週應該要花上至少一天,專門就是在為查經班的內容準備。現在像我們這種從事研究,教學的人,都會被要求要有文章發表。這是必然的,因為寫作是必要的思緒整理。我想,任何一個傳道人講完聖經中的一本書,都應該要像您一樣也產生一本書。而且,過幾年重新講一次,又會有新的稿子(所以我都快數不清您的使徒行傳到底寫過幾個版本)。


所以,我想神學院的教育應該要有這樣的養成訓練。傳道者要能大量閱讀,大量寫作,才有可能得到帶領查經的恩賜。我看到有的傳道者,為了帶查經班,就趕快去基督教書坊去買本導讀來惡補。我只是查經班的參與者,所以我可以偷懶,出門前翻翻盧牧師的書,分享起來就好像很厲害。但如果是查經班的帶領者,那得付出更多的心力才可能完成這樣的事工。我不相信學別人的教會,拿別人的教材,聖靈會這麼容易就降臨在這個查經班。


神學院的閱讀訓練,也許也該有它特別的一套方法。這方面我還是沒辦法很明確的說出來。不過我有時看到一些朋友讀聖經,讀得好像在讀「蔣總統嘉言錄」。因為「聖經太神聖了」,不敢多去想;「光聽到唸聖經的聲音就覺得很快樂」。於是讀聖經可以變成非常教條化。當然一般的兄弟姊妹這樣做還無妨,就像把經文變成另一種形式的聖詩來唱。不過如果負責帶領的傳道者也這樣,那就有些可惜了。


如果我的觀察是正確的,那另一個要討論的問題是教會有沒有讓傳道者有這樣的時間從事帶領查經的事工?


三小時的講道要搭配一天的準備,這是負擔相當重的事工。教會的長執要怎樣分攤其他的事工,讓傳道者有足夠的心思在傳道的準備上。這個應該都會影響到一個教會的查經班能否欣欣向榮。


我其實很不喜歡做這樣的批評,因為我自己也沒有「潦」下去擔任傳道的事工,實在沒有批評的資格,而且可能對親愛的傳道兄弟姊妹是種傷害。也許大家應該關注一下傳道者的養成訓練。我希望看到聖經補習班不是只有一個名師,而是遍地開花的繁景。

主賜平安


鄭經班  敬上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33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