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研班二三事/Mingku陳彥龍傳道

這禮拜參加了神研班,完整的名稱叫做「大專神學研究班」,說來真有趣,這是我在教會長這麼大,第一次參加神研班,是既期待又怕受傷害。期待的是因為這是我的第一次,很期待會在小組裡面遇到什麼樣的學生,期待來看看大專的營會活動,同時也期待自己對創世記有一些新的且不一樣的學習。怕受傷害的也是這三樣,怕在小組中沒有做好小組輔導的責任,也害怕聽聞已久的神研班沒有自己想像的那樣,更害怕自己在經文中失去了新鮮又活潑的看見。


光是整理行李,就花了快要一個小時的時間,大概是太久沒參加為期一週的營會了吧。想到以前在大學讀書的時候,從大一開始進入團契後,每逢寒暑假不論是去當學員的,或是擔任營會同工,有時不只是一週,像暑假大概有快三個月的時間,真正在家的時間可能不超過一個月,就一個營會接著一個營會,大包小包的,帶睡袋、帶地墊、帶吉他,或是有的沒的。那時候就很習慣營會生活,現在想起來,真的很懷念那段既新鮮又充滿收穫的日子。仔細想想當時大學團契的生活,真的滿是感謝,我的信仰幾乎可說是在大學的時期被重新建立起來。就像保羅說自己只不過是栽種的角色,在求學的階段,遇到很用心在學生身上的輔導,幫助我們穩固地建立在根基耶穌基督上,也帶領我們知道要怎樣來建造自己的生命,或許如果沒有過去這麼多的營會活動跟訓練,可能現在就沒有那麼「著猴」了吧。


上個星期天下午從教會出發, 風塵僕僕地開了幾個小時的車,終於抵達了長榮大學,中間還稍微迷路了一下,經過了一片黑漆漆的鄉間道路,偶有幾盞路燈照亮前面的小路,或是幾戶人家的燈光,讓我們知道這裡的路是有通的。沿途我們同車的伙伴找了一家店,先填飽肚子。一下車,大吸了一口氣,我就說:「台南的味道跟台北真的很不一樣,這是純樸又寧靜的味道。」同學阿浪傳道接著說:「對啊,這裡的天空比較遠喔。」在台北打滾久了,真的很羨慕這種鄉間部落的生活風味。進到長榮大學後,完成輔導的報到手續,聽取了簡單的大會報告,就準備到自己的宿舍休息了。原來神研班的宿舍分配是四個人一間,然後自己去填寫寢室表,我自然就跟阿浪傳道住一間。等到學員來,他們也是可以自己找好朋友住在一間,這樣的方式還滿有趣的。以前我參加的營會,大會都會先分配好所有學員的寢室,然後在每間寢室門口貼上學員的名字,這樣參加的輔導就可以知道自己帶的小組員是住在哪一間。


記得有一年,應該是我大四的時候,參加全台灣的高中門徒營。那一年剛好是2000年,所以特地將以往分區舉辦的營會,聯合為「全體」的營會。我因為擔任輔導所以要早兩天報到,一方面是輔導訓練,另一方面是要將整個營會場地都先整理好、預備好。以前如果只是北區的,就很好處理,分配教室、寢室啦,確定大堂場地、餐廳等,都不會太困難。可是,全台灣就等於是一個區域的人數乘以三倍,我印象很深刻,光是把寢室名單弄好,然後到所有的房間去貼好名條,就已經超過午夜12點了。記得那一個晚上因為太熱了,就跟另一個先來幫忙的學員,睡在寢室交誼廳的長椅子上,因為有吊扇比較涼快,後來睡到一半竟然還會冷,就乖乖地回到冷冰冰的床板上睡了。


還有一個回憶,也是輔導先知道學員的寢室。因為我們已經可以知道自己的小組,或是學員的房間,所以在我們把自己的寢室整理好後,我們就會每人發一條抹布,去學員的寢室打掃,把床板先擦過一遍。營會通常都是借學校的場地,放假後宿舍都會有灰塵堆積,所以我們就先預備好一個很乾淨的寢室,好迎接學員來到。這真的是很美好的營會經驗!


這次帶的小組,所有的人都有一個共通點,就是包括我都是「第一次」參加。學員第一次參加應該是很正常,連輔導也是,所以我們這一組是一個完全「新鮮」的小組,沒有任何參加過的經驗回憶,一切都是新的期待。每個組員來到神研班都有自己的期待,來參加的原因也都各有不同,但這就是最寶貴的部分,來自不一樣的環境區域,帶著不一樣的心情來到一個需要共同生活的營會,而上帝給每個人的收穫也是非常不一樣的。以前讀過一篇文章說:「第一次真好」,我相信這「第一次」的小組,也是我們很深刻的經驗。


今年是神研班第40年,這其中已經舉辦了48屆,因為在某些年裡,有辦過兩梯次的。從一開始少少人參加,到現在已經將近四百位學員參與,神研班可以一直不斷前進,都是來自於過去信仰前輩在上帝話語上的渴慕與堅持,看著大堂所有學員的臉孔,這樣的信念要一代傳至一代。40年是個里程碑,面對現在多元、世俗價值觀混亂的世代,唯有上帝的話語可以改變現在大學生的生命狀態,這是自古不變的道理。參加這次營會讓我想到以前每年都很期待可以參加讀經靈修的營會,前前後後總參加了六次,促使我願意參加的,就只是希望可以更認識上帝的話語。而現在自己在教會也開始帶領查經班,每次準備查經資料都覺得很興奮也很期待,聖經裡面的每一字每一句都有驚喜存在,這是上帝為我們預備的,盼望我們都一起來挖掘上帝的驚奇!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2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