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關心珍珠家園的事工/許雅正

2009年5月17日,台北東門教會禮拜後有一場演講,由荷蘭籍傳教士林迪真(阿真)小姐介紹關心性工作者的事工。大家都以台語稱呼她「阿真」。


十八年前阿真受派於基督教內地會,來到台灣中華基督教內地會工作,起先和同為內地會傳教士日人"阿惠"一起在台北萬華地區開始關心流浪漢的服事,兩個人一面學華語,一面訪問街友,記下他們的名字,關心他們的需要,並和台北社會局聯絡,使流浪街友能得到幫助,如就醫、收容所的安置...等,從街頭服務到租屋聚會,再而成立活水泉教會,使街友有個洗澡休息的地方,並且提供熱餐,更有志工幫助他們爭取社會資源,提供法律協助,最重要的是,鼓勵街友一起唱詩作禮拜,享受主耶穌無限的愛。


現在活水泉教會已由華神的吳得力傳道接手,"阿真"交棒後轉而投入關心性工作者的事工。她注意到萬華一帶是性交易猖獗的地方,尤其是華西街附近,除了年輕女性外,竟然也有許多五、六十歲,甚至七十歲的女性還在操此行業,她們身上幾乎都背負著債務,有的是父母留下來的,有的是男友用她們的名字借錢欠的,慘的是所欠的大多是地下錢莊的錢,導致她們必須用血肉去掙錢還債,若還不出錢來,往往會遭受凌辱。地下錢莊就像吸血鬼一般,使她們永無脫身的一天,有的是瞞著家人從事這種工作,為的是多賺點錢給小孩繳補習費、養家活口。阿真說:有一次一位歐巴桑拜託她向「你們的」上帝禱告,讓她當天會有五個客人,因為她要還債,讓阿真哭笑不得。


阿真看見她們受人玩弄,被人唾棄,飽受折磨,內心痛苦萬分,卻只能默默忍受,於是她決定幫助她們,毅然決然成立珍珠家園,以「每個女性都是上帝眼中一顆珍貴的珠寶」而命名。


聽著阿真以流利的華語娓娓道來,令我非常慚愧。一位遠渡重洋來到我們國家的傳教士,站在台上告訴台灣人,你們的同胞姊妹,正過著悲慘的生活卻得不到任何關心時,我們怎會不覺得難過?當下東門教會就決定,珍珠家園設在華西街的場地,所需的房租每月一萬八千元,由教會來承擔。感謝主!


事隔一年,2010年6月10日,盧俊義牧師和鄭愛玲長老首度訪問珍珠家園,我也隨行。珍珠家園設在萬華龍山寺附近,阿真說她因為經常在當地進進出出,附近的人稱她"龍山寺小姐",但她覺得這個別號不妥。在萬華西昌街一幢房子的二樓,就是珍珠家園,珍珠家園有兩個大房間及廚房、衛浴設備,大房間牆上有個十字架,家具簡單,有基本的音響,小書櫥有福音單張;除阿真外還有三位傳道人,一位來自新加坡,一位來自新竹聖經書院,另一位很年輕,是從英國來的小姐。


本來有位擔任煮飯的太太辭職了,所以她們想辦法煮了一鍋肉燥及燙青菜,還準備了水果,我們幫忙將一人一碗公的菜飯都分配好,放在餐桌上。等候聚會的朋友到來之前,同工們先一起為當天的聚會禱告,求主的帶領和聖靈的動工。


陸陸續續有九位朋友到來,有兩位四十歲左右,其他都是五六十歲,她們臉上充滿風霜,一副寂寞又無奈的表情。吃飯時不多說話,彼此也不交談,只有傳道親切的問候,和她們話家常。飯後先開始輕鬆的唱歌和做韻律操,唱出耶穌的愛帶來平安和快樂,大家高舉雙手大聲讚美,左右轉動互相請安,彼此拍掌問好。氣氛漸漸熱絡起來,見她們竟然開懷的笑了開來,原先的冷漠一掃而空,這讓我心湧起了一份感動。其實,這就是阿真真正想送她們的禮物......在灰暗的日子裡注入少許的喜樂。接下去由盧牧師分享聖經信息,並且為她們的需要作個別的禱告,短短二小時的聚會就結束了,希望她們每週四都能來繼續參加。


珍珠家園的服務項目有:

一、社會福利及資源的諮詢。

二、禮拜四充電站:11:00-14:00有午餐、歌唱、福音分享。

三、才藝、第二專長成長班。教授英文、烹飪、按摩......等課程。


或許珍珠家園目前還沒有能力幫助她們解決地下錢莊債務問題,也還無法協助她們脫離性買賣的工作,但珍珠家園卻是一個能給她們休息的地方,一個有溫情關懷的地方。在這裡沒有異樣的眼光,沒有鄙視,沒有指責,沒有催討,只有接納和鼓勵,因為這種愛,讓她們有股在惡劣環境中繼續活下去的勇氣。阿真她們也希望提供第二專長的培養,以便提供她們轉業謀生的能力。


探訪中看到阿真和她同工們的投入,她們全心全意的付出,把社會中最受冷落的性工作者看成是自己的姐妹,關心她們,幫助她們,讓我非常感動。為什麼她們能這樣的付出,而我們卻只侷限在自己的小圈圈?每天只關心身邊的丈夫、孩子而已,頂多作個禮拜天上教會,禮拜三上查經班的基督徒?當然,看到天災人禍,我們會為那些災民掉下同情的眼淚;看到社會新聞裡不公不義的事件,也會憤慨地批評執政者的無能、黑社會的泯滅人性、警察的濫用職權;對貧窮的人,我們也會滿心同情,但也只是嘴巴說說而已,並沒有起而行動。


人生短短,難道我們只是要得過且過的混日子而已?人生的意義到底是什麼?聖經教我們要盡心、盡性、盡意、盡力疼主,也要疼你的鄰舍如自己。那麼,誰是我的鄰舍?路加福音10:36,一位受傷的人倒臥在地上,路過的有法利賽人,有經學士,他們要不就視而不見,要不就遠遠的避開,只有一位撒馬利亞人同情他、幫助他、協助他。環顧我們的社會有多少不幸的人需要幫忙?誰是這些人的鄰舍?不是你和我嗎?雖然我們沒能像那些傳教士一樣投入第一線工作,但至少我們可以做她們的後援,支持她們的事工,那些"阿真"所幫助的女性同胞,就是我們的鄰舍!


讓我們一起來幫助珍珠家園的工作,藉此告訴遠從荷蘭來的"阿真",我們感受到她和同工們疼主的心,我們感謝她們疼台灣人、為台灣人無悔的付出!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37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