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人與美國牛/田年豐

簡單來說,面對日益惡化的將人類予以科層化與工具化的科技趨勢與生活誘惑,有人會選擇全力迴避甚至不惜抗拒;另有些人則寧願扭曲自我,並極盡所能迎合承讓,透過或贏取得來的工具化角色,認真執行其被交付的任務,圖謀在食物鏈的上層,得以佔有一席之地。


美國在台協會台北處處長司徒文,為了認真達成讓美國牛渣得以出口到台灣來,努力想化糞土為黃金的用心,要求我們台灣人要學會理解,...。如此的自視與教養,真是令世人大開眼界。


尤其司徒文只是單純比較死亡的數值,就因而結論「台灣人吃美國牛比騎機車安全」。雖然,台灣人在去年,因機車意外而喪生達1034人,但是仍遠低於美國人每年因現代科技文明的享用而死亡的人數。按司徒文的腦袋,豈不就是「騎機車的台灣人比尖端科技下的美國人更安全」「當台灣人比做美國人生命更有保障」。


同樣地,每年因酗酒而喪生的美國人民數目,遠大於因戰爭而死亡的美國人民數量,也遠高於因核能災變死亡的人數。請問司徒文是否該宣揚「戰爭比喝酒還安全」「喝酒比核災還危險」?如果有人統計發現,人類臨終時,清醒的比例遠大於睡著的比值,那麼司徒文是否將學習了解「人類睡覺的風險遠大於工作上班的風險」?


司徒文上述表現,如果等同美國政府的認事能力,難怪今日世界會如此的紛擾多事。美國人民要如何勇敢面對此事例呢?

事實上,大多數美國人的生活與美國牛的處境所差無幾。一樣飽受食物鏈更頂端的政客與財團科層化的歸類,其被工具化的程度,並不亞於世界上任何其他國家的人民。僅佔全世界人口比例4%不到的美國人,卻消耗全世界能源總量40%以上,同時產生超出42%的全世界垃圾總量。這樣的世紀罪惡,其實有20%的美國人民幾乎無力參與其間,高達60%食物鏈中下層的美國人民,其實也是深受此殘害的人類。


一個國家40%以上的財富,集中在1%的人們手上,而這個國家仍是民主自由人權人道的首善之國,就足以想見財迷心竅的人們是如何的危害地球萬物。


挪威作家易卜生「如果在寫作中,我不能做我自己,一切便只是謊言和詭計」。一個被科層化與工具化的外交官,如果不能「做我自己」,其結果就像已經是國家最高行政首長的人,卻說自己層級太低;就像身為該管事物的最高層負責人,竟被架空職權蒙在鼓裡,卻仍不認為是喪盡尊嚴的屈辱。天良淪喪到令人結舌的地步,並不因國籍不同而有所變異。


可見,不能做我自己,不能堅守良知良能,偏安於被科層化工具化的角色支配的人,不管是美國外交官或是台灣的行政院長、衛生署長,甚或位尊格重的大法官,與易卜生相比,都只是白賊、狡黠的人罷了。本質上,跟美國牛沒什兩樣。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23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