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賀媽媽,繼續在唱歌/Alui Djadjavac

一個人到底可以多久能同時背負困苦患難,卻仍能堅守信仰倚靠神!

現實生活中,我所知道的沒有之二,就只有高賀姊妹(高媽媽)。

高賀出身台東阿美族名門、政治世家。雙親皆擔任教職,光復後,父親轉任兩屆的省議員;高賀已故哥哥高巍和,是台灣原住民族首位將軍,退役後,以第一高票當選平地原住民族立法委員。

20年前,在教會認識高賀,知道她平日要照顧車禍癱瘓的小兒子。不料,陸續她的老公、大兒子、二兒子,身心健康一一出狀況,她一人照料四位大男人,是家中唯一支柱。

老公離世之後,又把高齡90歲的母親接來家中照顧。那些年的主日,她要不是獨自來教會,結束又匆忙趕回家,就是推著坐輪椅的小兒子或媽媽來參加主日,有時是拖著還能走路的長子或次子來教會。

高賀平時在家照料躺的、醉的、推的,她仍能撥時間去醫院和安養院,做音樂藝術志工與傳福音。經高賀細心、耐心照料母親,母親於離世前,終於接受救主耶穌並洗禮成為基督徒。

在教會,她積極爭取各樣服事,領詩、司會、獻詩,甚至參加關懷組,她對服事從不以為苦。禮拜時,她手機響,大家習以為常。高賀不能關手機,也不會轉震動(怕漏接),她怕家中小兒子有狀況,手機隨時待命。若是帶大兒子來,常會在教會大小聲罵兒子,我們見怪不怪,還會幫腔幾句。

高賀13歲就讀淡江中學初中部,三年之後,考取國立藝術專科學校聲樂組,當時全台灣只錄取五位,高賀是其中的一位,音樂成了她一生的寄託。年輕時,她曾加入基督門徒服務團,以詩歌到處巡演傳福音。進入教會的詩班,她能唱、能吹奏,唱的高亢而優美,像極了用盡力氣與命運對抗,卻能安然接受一切命運的安排。

高媽媽喜歡交朋友,交友廣闊,喜歡呼朋引伴,一起來東門學苑上課、一起去教會、一起去泡湯......

連續好幾年,每年聖誕節邀約我們去台大醫院報佳音、傳福音。
她對人非常熱情,也非常性情中人,脾氣來得快、去得也快,易與人交好、嘴快,但,沒心機、沒惡意,只要善念一來,想到什麼就立刻去做。

認識她多久,她日子難過就有多久!但她避免自己造成別人的負擔,好多次婉拒教會的資助,有時還會發紅包給小朋友,她說是要感恩,因投資有小賺......她對人、對神的愛真是坦白到毫無保留。
高媽媽,妳在世時,即使我們想幫妳,也不知從何幫起?

妳的堅韌、讓我們放心!
妳的信仰、讓我們感動!

而這曾經看似堅韌的信仰,背後有多少我們看不到的埋怨與心酸,都已化做妳歌聲中的音符,繼續在唱歌......

高媽媽,我們要繼續述說妳的故事,繼續聽妳在唱歌,唱出那對生命的熱愛與堅不可摧的信仰!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