滿滿的慈愛/林恩朋長老

施純姃女士(1929.12.2~2019.12.22)嘉義民雄人,出生於台南白河鎮關子嶺,成長於牧師家庭,是施溪川牧師、黃去牧師娘五個子女中排行第二。她自幼目睹父親專注於牧會職責,母親身兼數職,卻毫無怨言愛神服事人,養成她勤奮耐勞,關注體恤人的個性。

青年時代純姃女士前往彰化基督教醫院任護士工作,一方面幫父母貼補家用,一方面預備前往日本學習她最喜愛的服裝設計。然而不久日本戰敗投降,上帝關閉了她計劃到日本深造的窗,卻開啟另一扇門,帶她走上一條充滿恩典完全超乎她所求所想的旅程。

當時純姃女士不僅年輕貌美,個性溫和又工作認真,前往醫院探聽作媒的人絡繹不絕。其中一位媒人由南部坐幾小時火車,直接找在彰化牧會她的父母說媒,施牧師娘聽到對方是廖得牧師的二兒子,不再多加思慮就替女兒答應下親事。尚未滿20歲的年輕少女,心中雖有一番掙扎,但經過禱告之後,終究順服下來。純姃女士和廖恩賜長老在1949年3月31日舉行婚禮,開始了他們一生相愛相守的婚姻之旅,婚後廖長老娘開始扮演任勞任怨賢妻良母的角色,對廖長老而言更是不可或缺的事業夥伴,他負責外攻,廖長老娘負責內守,廖長老擅長外交,廖長老娘則在幕後默默搭配。在63年婚姻生活中,他們一起面對許許多多的挑戰,在神的面前屢次謙卑的祈求,取得力量和智慧,上帝不但將一個充滿恩典的事業體交託在他們手中,更賜給他們五女一男六個子女。

廖長老在世時經常告訴子女:房屋錢財是祖先所遺留的,唯有賢慧的妻子是耶和華所賜(箴言19:14)。廖長老娘在世91年留下許多愛神愛人的足跡,滿滿的慈愛令人深深懷念。

其一:結婚後仍繼續學習她最喜愛的服裝設計,五個女兒的成長過程,日式洋裝都是她到販售日本書籍的店家找到設計資料加以研究,再到早期的布料行購買適當的材料,回家後丈量每一位女兒身材尺寸,然後親自剪裁,深夜全家都已入睡還經常聽到縫紉機的聲音,那就是慈母為了趕工在製作服裝。二女兒明憫回憶童年,除了平時可以常穿到母親手製日式洋裝,每逢舊曆過年初一都可以見到四件精緻的新衣,明妙、明憫、明遜、明足各一件(老六明觀還是嬰兒),那時代的童年服裝店絕對買不到的衣服,穿出家門外總是引來羨慕的眼光與讚美。

其二:1966年廖長老全家搬到台北市臨沂街63巷住宅後,因為子女們尚在求學階段,且公司缺人手,廖長老娘偶而要到店裡幫忙,就請了幫傭們前來協助家務,之後陸續來了三位都是來自中南部困苦家庭的年輕女孩,其中一位曾親自告訴筆者:「我是海口人,我來自雲林縣的口湖鄉。」(口湖鄉在當年是屬於較貧困的偏鄉)。然而廖長老夫婦總是將她們視如己出,日常和她們同桌用餐,也邀請她們和自己的子女在週日一同到東門教會參加主日禮拜,每逢教會青年團契有郊遊活動,也讓她們前往參與,由廖長老娘代替她們的工作,遇到身體不適都是廖長老娘親自帶去看診,照顧她們每一位的生活乃至找到合適的對象圓滿成家。這是多麼無私的愛,也改變了這些生活困苦北上求職年輕女孩的一生。這些曾在廖長老家服務的幫傭們,後來也都得救成為虔誠的基督徒,且建立了美滿的家庭。

其三:廖長老娘45歲以後,子女都已成長,逐漸回到得恩堂公司協助事工,廖長老自幼接受日式教育,工作態度較為嚴謹,經常對員工有較高的期待,而廖長老娘則以慈愛充滿喜樂的笑容在日常職場和員工相處,一剛一柔搭配非常完美,讓公司業務得到神最大的祝福日日興旺。廖長老娘50歲那年,因公司業務拓展,被廖長老派往日本學習早期隱形眼鏡的新型技術,由日本帶回來的新知識對得恩堂眼鏡有很重要貢獻。廖長老夫婦雖然忙於事業,卻從來沒有忘記生命中最重要的事-參與教會事工,不但個人努力建立信仰生活,更領導子女及公司內的員工週日一定要參加主日禮拜。夫婦除了例行性主日禮拜外,週三晚的家庭禮拜以及週五晚的查經禱告會,也會排除萬難一律參加,工作再忙碌也要建立以信仰為中心的生活,並將一切榮耀與恩典歸於全能的上帝。

廖恩賜長老辭世後將近8年期間,廖長老娘送別了兩位女兒明遜和明觀,忍受了常人難忍的長期病痛,但神的愛和恩典依然數算不盡,她身旁始終圍繞著孝順的兒子復生、媳婦美如、女兒、女婿和孫兒女,關心她的親人朋友,以及忠心照顧她的看護,使她經常流露出充滿感恩的笑容。廖長老娘已經在四年前劃下生命的休止符,但神恩典的故事並不會就此停止,他們將透過廖恩賜長老創立今年82週年,廖長老娘陪伴70週年的得恩堂眼鏡公司,透過他們的後代繼續在世上傳述下去。最後引述廖長老娘最喜愛的聖詩〈願主伸祢聖手〉,她就是藉此詩歌引導走過滿滿慈愛與恩典,充滿神無窮盡祝福的一生。

台語聖詩583首〈願主伸祢聖手〉
1. 願主伸祢聖手,牽我做我保護,
雖然抵著引誘,我願行主的路;
豈採佇烏暗暝,抑是山嵌深淵,
主若是祢旨意,我行無欲延遲。
我無倚靠氣力,也無用我智慧,
無掠家己知識,來揀欲去的位;
只有得主引導,通行妥當路途,
主祢歡喜牽我,穩當攏無錯誤。

2. 救主給我安排,我所著飲的杯,
若是主祢所愛,決斷無欲辭退;
無論心肝歡喜,抑是悲傷失志,
主祢著斟滿伊,我願伸手來接。

3. 雖有窘迫凌辱,閣有死失陷害,
我若受主替贖,心就安然自在;
願世界眾罪惡,攏滅佇主面前,
通成做上帝國,親像美妙天庭。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