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不平安之處尋找到平安

上週,在講道中,曾經提到一位孩子令許多老師、同工頭痛的孩子。在兒童營期間,只要我上台跟小朋友問安說「小朋友平安」,這位孩子就一定會回「不平安」。一開始,我認為這樣的行為只是這位孩子比較皮、比較愛開玩笑,就沒有太理他。到了營會第二天,開始有低年級的小朋跟著學他說「不平安」,好在老師處理得當沒有繼續發生類似的事。不過,那位孩子並沒有停止他的行為。有趣的是,只要我將麥克風遞到他的嘴巴,他立刻回「平安」。不只問安的問題,兒童營期間,這位孩子不斷出難題給分班的老師,只能調一些同工支援分班的時間。不過,在兒童營快要結束的時候,我最後一次上台向小朋友問安時,這位孩子仍回答「不平安」,我就回答說「好喔,既然你不平安,我就把我的平安給你。」這位孩子居然立刻回答「好的,平安」。

在兒童營期間,我們期待可以掌握一切,好讓營會可以順利進行。這位孩子的行為舉止,成為不安定的因子,確實帶來一些不平安的氣息。在兒童營期間,同工經常就這個孩子的問題與我討論,我認為應該繼續觀察與陪伴。許多辦過類似營會的同工,都應該清楚知道參與的孩子中一定有類似這樣的狀況,讓同工疲於奔命,甚至影響到整個活動的進行。或許,套句現代的用語,這應該是辦活動的「日常」,總是有一些不安定的因素擾動了同工的情緒,讓人感到不平安,無法掌控活動的流程。

從信仰的角度,我們的不平安可能來自於我們沒有完全的交託,想要靠自己的力量辦好這個活動。不可否認地,即使我們將這些事工當作上帝對我們的呼召,我們深怕一做不好就會對不起上帝。不過,我們卻忘記了,既然是上帝的事工,那麼只要我們盡力去做,上帝會成就祂所要成就的。就好像三年的疫情,似乎影響了教會許多的運作,卻也可視為上帝給予教會有一些「安息」,重新看待教會事工的發展,帶來不同的思維,並知道除了盡心盡力服事以外,其餘交託給上帝。這就是上帝要帶給我們的平安,也就是在不平安之處尋找到平安。

回到那個孩子身上,教育組組長江淑文長老,在兒童營結束之後,致電這位孩子的母親表達關心之意。從在其母親的對話中,得知這孩子是正在接受治療的特殊兒,他無法完全控制自己的行為。得知這個消息之後,只有充滿感謝,感謝的是兒童營的同工,在面對這孩子的狀況,並不是用指責的態度,而是用幫助這孩子的角度,讓這孩子沒有感受到不平安。反倒是,他在最後一天,他用行動彌補了自己的過錯,表達悔改之意,就如同他最後對我說「我有得到平安了」。

我們總是在不平安之處,想要靠自己的力量去克服而得到平安。就如同過去的我,在台上很害怕遇到這樣不按牌理出牌的孩子,我就想要靠自己的力量克服這樣的窘境。不過,這往往讓情況更糟。對於自己會說出「我將我的平安給你」,老實說,這是將所遇到的情況交託給上帝的結果,因為我很清楚知道那是上帝給我的感動而說出來的。不只是兒童營的事工,而是整個教會的事工都是如此,當我們越盡心服事,就會越在意成果與成效,最終,我們只想要靠自己的力量克服所有的困難,最終得來卻是不平安。只要完全交託,才能在不平安之處尋找到平安。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1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