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人盼望的上帝

最近幾年,台灣常常有缺水的危機,包括目前南部曾文水庫的蓄水率在10%上下,實在是令人擔心。其實,我們知道即使擔心,甚至配合政府省水,我們也無法真正改變缺水的狀況,所以情況更糟的時候,我們可能會失去盼望。當然,生活還有更糟糕的情況讓我們無法掌控,以至於讓我們失去盼望。就像最近的MeToo運動中,那些受害者,他們活在被性騷擾,甚至幾近性侵害的情況,那種夢靨,那種有苦說不出來的情況,讓他們對人性充滿懷疑,並且會否定自己,生活幾乎失去盼望。

神學家莫特曼曾經被關在集中營之中,每天面對死亡的陰影籠罩,生活完全失去盼望。面對這樣的情況,他對自己說「人不能沒有盼望,一個沒有盼望的人,會失去生命的力量。」在遇到這樣極大的受苦,許多人都會選擇離開信仰,認為上帝並沒有看顧。莫特曼卻反其道而行,他說「信仰盼望使他生活有力量,並且使他得到安慰。」又說「不沉浸在痛苦的深淵裡,而能堅持著望向遠方,正是一個清晰的盼望之初步。」在離開集中營之後,莫特曼開始將這樣的概念放入了他的神學,最終他的「盼望神學」受到非常大的肯定。

在公元前587年左右,猶太人被擄至巴比倫,就如同回到被埃及壓迫的時代,離鄉背井的生活是痛苦的,受到敵人的統治讓他們感到沒有盼望。詩篇126篇所敘述的是,猶太人被擄歸回後的場景,也就是他們將要結束被擄的生活回到耶路撒冷。對他們來說,有機會回去故鄉就如一場夢一樣(詩126:1),表達出他們在巴比倫生活的時候連想都不敢想,一點盼望也沒有。就如其他國家的人民知道他們有機會歸回,他們議論說「上主為他們成就了大事。」(詩126:2)連詩人也都認同他們所說的,因為耶和華所成就的大事,他們是多麼快樂的。(126:3)

事實上,歸回的日子並沒有像想像的那麼美好,他們必須回歸現實,面對生活的各樣考驗,期待上帝繼續帶領他們。面對既要重建家園,又要重建聖殿、建造耶路撒冷城牆的強大壓力,他們需要有力量挹注在他們的生活之中。他們的生活就會像我們遇到的旱災一樣,可能會沒有水喝的時候,所以他們提到了「像雨把水帶回乾涸的河道」,他們將盼望放在帶領他們的祖先出埃及,也帶領他們歸回的上帝,期待祂能夠幫助他們歸回後的生活。他們相信,上帝會紀念他們「含淚撒種的人」最終都能「歡呼收割」。這樣的述說,讓遇到痛苦的人重新得著盼望。

最近,台灣瀰漫著許多的不安定的因子,新北市幼兒園餵藥疑雲、MeToo運動的盛行、明年初總統大選所帶來的政治攻防、世界以及台灣所面臨的經濟不景氣,這些都帶給我們生活上許多的壓力。再加上,我們每個人也都面臨各種不同的壓力,工作上、婚姻家庭生活上、信仰服事上、個人生命上,每個人都有各自需要面對的課題,甚至,有許多人是必須面對雙重、三重,甚至多重的課題。或許,在這些壓力之下,我們失去了盼望,有時候真的很想放棄,但我們知道自己逃不了。就如同莫特曼在遇見極大的苦難,許多人放棄了信仰,他卻選擇了讓信仰成為他活下去的動力,讓他不至於失去盼望,並因此得到安慰。在許多沒有盼望的情況之下,若我們倚靠信仰的力量,我們不再沉溺於生活中的痛苦,我們將望向遠方那位行大事的上帝。我們就不會在痛苦之中無可自拔,失去喜樂的心,不再失去盼望。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