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MeToo運動有感

最近,性騷擾的議題占據了所有新聞媒體、網路的各個版面,也讓台灣MeToo運動到了高峰,讓許多隱藏許久的案例一一地浮現出來。MeToo這個運動,無論在國外、國內推動了許久,不過,之前的台灣社會似乎還沒有準備好,沒有好的時機可以全面性啟動這個運動,好讓這個社會的性別平權運動走向更進步的方向。

這次運動開始於民進黨的前黨工,她控訴過去在民進黨工作的時候。遭到主管的愛將性騷擾,引起了很大的風波。因為台灣正面臨了明年初的大選,因此這個事件立刻被政治化處理,反對黨想要在這個事件上得到政治的紅利,重創民進黨的士氣,好贏得大選。然而,性騷擾的案例絕不會分藍綠白,因此,操作這個議題,讓社會開始關注性騷擾的問題,也間接造就了台灣這一波MeToo運動的熱潮。接著,就看到社會氛圍轉向了對於被性騷擾者的友善,一個案例一個案例就接連被爆了出來。

最近,台北大安區鍾沛君市議員便在臉書爆出名嘴朱學恆對她性騷擾。因有明確的證據,讓朱學恆無法反駁,只能第一時間直播承認自己的行為,卻推拖是在喝醉酒斷片的作為,好讓他有機會翻身。在這件事上,讓人很納悶的是,貴為市議員的鍾沛君是擁有權力的女性,一位名嘴卻敢對她性騷擾,實在和傳統的思維有很大的不同。可見,在這網路時代,擁有聲量者就擁有權力,而這個權力可以超越傳統的權力結構。

在性騷擾的案例中,幾乎都有權力不對等的關係,長官對於下屬,老闆對於員工...等等,說明了人一旦有了權力,就有可能做出一些超越理性的舉動。就如同舊約著名的性騷擾故事,就是約瑟主人波提乏的妻子勾引他,這很明顯是在權力不對等的情況之下,波提乏的妻子想用權力去控制約瑟所發生的事件。在權力不對等之下,權力高的總以為自己可以控制權力低的,好讓他為所欲為。有一句名言說「權力使人腐化」(阿克頓爵士Lord Acton),說明了人一旦有了權力,就開始腐化,這就是所謂的「換了位置,換了腦袋」。當人擁有了某些權力,就算不是很大,但人的心總是對自己擁有的權力過度膨脹,最終,可能讓原本善良、有理想的人失去原本的心志。

在教會中,總會的性別公義委員會在各個中會推行了性騷擾防治委員會,盼望在發生性騷擾的事件時,可以有效地處理。在本期的教會公報有一篇匿名的文章〈揹負十架的傷痕:與神同行〉,作者為一位女性牧者,她自訴在教會中受到會友的性騷擾,即使自己的丈夫為該教會的主任牧師,仍只能隱忍不敢讓事件攤在陽光之下。或許,以傳統的角度,在教會,牧者的權力是比較大的。其實不然,在長老會的體制之下,牧者在屬靈的事上可能保有權力,但在一般的事務上,在小會治理的原則之下,牧者的權力多多少少被限縮了,這不但為了讓牧者專心屬靈的事,也降低牧者因為權力過大而腐化。在這樣的背景之下,這位受委屈的女性牧者,即使訴諸文字,卻也只能匿名。

在這一波的MeToo運動,似乎還沒有真正延續到教會裡,不過,這不代表教會沒有性騷擾的問題,而是仍被隱藏著而已。更重要的是,我們必須去體察自己所擁有的權力,這個權力可能是來自於身分、地位、金錢等等。一旦,我們擁有某些權力,無論在人來看是大或是小,只要在權力中迷失,便會過度膨漲,誤以為自己可以為所欲為。特別是,在教會中,兄姐之間彼此關係,減少了彼此的隔閡,拉近彼此的距離,在性別的分際上,必須更小心謹慎。所謂的「不給魔鬼留地步」,只要我們沒有時時警覺,或許我們就會成為MeToo運動的主角。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4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