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談小孩教育

上主日,在母親節的主日禮拜中,有三位小朋友上台說出對媽媽的感恩,並且祝福每位擔任母職的人,母親節快樂。台上三位小朋友各有特色,楊以欣小朋友用很溫柔地道出對媽媽的感恩,葉皙宥小朋友用略顯生澀的台語,小小的爆料媽媽私下生活的情況,以及林時任小朋友用很詼諧的方式表達對於媽媽的愛與期待。在三位小朋友的帶動之下,整個禮拜讓人倍感溫馨與歡樂。當耶穌說「讓小孩子到我這裡來,不要阻止他們,因為天國的子民正是像他們這樣的人。」(太19:14)確實,小孩子的單純,有他們參與在禮拜中,讓我們享受在天國的滋味。禮拜後,許多人向牧師問,葉皙宥小朋友的文稿是我幫他寫的,還是他自己寫的。這個文稿是由他和姊姊葉芷愉一起想出來的,而我只是潤稿,並幫它翻譯成台語而已;當然,也有人讚美皙宥能夠使用台語,並問到是他自願用台語還是我要求的。事實是我提出邀請,他也願意接受挑戰。

有些人可能會覺得牧師的小孩上台是理所當然的事,他們似乎天生就要會這樣的能力。但是,我們必須面對真實的一面,每個小朋友能夠上台,特別是在主日禮拜這種場合,都是不簡單的事,都必須給他們拍拍手大大地鼓勵一番。教過葉皙宥的主日學老師,一定知道他是一個有點靦腆,不太喜歡出風頭的孩子,對他來說,上台是一件需要更大的勇氣才能做得到。因此,對於上次他願意司會,而這次願意上台對媽媽說出感恩的話,身為父親的我已經很感到欣慰。有些人就會好奇,是不是我給他壓力,要求他一定要上台。確實,身為牧師的我,當然會有壓力,孩子若不上台,我很難有台階下。不過,我會盡量避免將這樣的壓力轉嫁在孩子身上,畢竟除了他的父母是牧師的身分以外,他們跟其他孩子是一模一樣的。因此,當孩子從主日學回來告訴我,六年級的主日學的孩子都要上台說感恩的話,他不免跟我提出可以不要上台的請求。當然,我可以拿出爸爸的權威,要求他一定要上台,但那只是將自己的壓力轉嫁在他身上而已;我也可以用交換條件來換取他的上台,但這種利誘的方式對我們家的孩子是完全無效。最終,我們是用對話的方式,孩子自己願意上台。

在對話中,我清楚告訴他,他絕對不會是因為是牧師的小孩,所以,一定要上台。不過,他也認清自己是主日學學生的角色,他應該負起他自己應有的責任。既然,六年級的小朋友都上去了,似乎也沒有理由說不上去才是。對於父母來說,與孩子溝通是需要花很多的時間和精力,況且孩子不一定聽得懂。不過,我們也必須認知到一點,若能夠及早花時間與他們溝通,並且一起討論,孩子就能夠更快有獨立思考能力,讓他們在成長過程中,少走一些冤枉路。前幾天,有機會與我女兒以及她的同學一起在學校旁的冰店吃豆花。恰巧,那位同學的母親曾經因為不信任她所說的,就打電話詢問我女兒,我就關心她一下。言談之中,她對於媽媽太過於擔心感到不解,我告訴她每個父母都會。我女兒就說「爸爸,你應該不會擔心吧!」我就回答她說「其實我也會擔心,只是我選擇相信而已。」確實如此,當我們願意信任孩子,在成長過程中,或許會犯一些錯,辜負了我們的信任。但是,拉長時間來看,孩子在被信任的氛圍長大,也在其中學習負起自己的責任。最終,他們會很快經歷叛逆期,心智更快成熟,成為名副其實的大人。

我不是教育孩子的專家,並不是想要提出一個大家可以認可的教育方式,孩子也還沒長大,沒有任何的成就,絕對無法自誇自己的教育理念。只是,我堅決相信,唯有儘早將孩子視為大人看待,孩子才能按照我們期盼,慢慢成長成為讓人信任的人。孩子終究要獨立高飛,想要他飛得好,在他羽翼慢慢長齊之際,便試著讓他自己飛飛看,在失敗的過程中,漸漸將飛行所需要的肌肉訓練得更結實,更有力量,就可以在自己的天空翱翔。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