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一次的場勘/曾一心

再一次的場勘,意味著七七要再開鑼囉!五月27~28日在西門紅樓登場。

在西門紅樓已經兩次四場的演出,我們還是再一次仔細做場地會勘。照樣的,那個巨大難看的台階依然存在。相同的問題比照辦理就好啦!?不,有的難題沒辦法克服,新的問題也不會客氣的出現;每次會勘後,都有一個強烈的感覺:不管我們有沒有穿鞋,就是往前走,若是前面積水,我們一樣繼續涉水前進。與其說上帝考驗著我們,不如說,無論我們的能力、裝備如何不足,上帝的恩典夠用。

去年十月應邀前往嘉義基督教醫院宣教演出;就在道具、戲服、所有行當已經整裝出發的那個晚上,我接到一個團員的電話:「家人確診,無法同行演出。」掛掉電話後重整思緒,聯絡團員,拜託美霜姊承接角色,美霜姊二話不說開始背台詞記走位,隔天下嘉義,也就是演出的前一個晚上,在飯店無眠無休的排練又排練。

從法國學成,參與國際展演結束歸國的經堯兄,加入七七的行列,為「春分過,月圓彼一工」做佈景;經堯兄巧妙地將科技元素滲入傳統戲曲,如此跨領域的結合,所衝撞出來的火花並不違和,像極了咖啡加榴槤散發出另一種獨特的風味。

再回到惱人的紅樓舞台!嘉義基督教醫院的國際會議廳以專業來說,並不是標準的戲劇表演舞台,巧的是它的一面大牆剛好鋪陳我們新的元素「投射影像佈景」,但是,紅樓的紅磚牆、巨大的黑台階勢必破壞佈景的畫面!怎麼辦呢?對了,還有一個難題,紅樓舞台淺短,光影投射時也會投在演員的身上形成大花臉,怎麼辦呢?非常具有舞台設計經驗的同工建議,將經堯兄的佈景傳輸螢幕使用LED電視牆,寫著寫著我有點喘?因為很貴啊!經費呢?這麼多個怎麼辦?怎麼克服?「彌賽亞是我們當中的一個」。

前幾天春分才過;對24個節氣在意的人不多,包括我;在一次場勘中,執行長孟鴻姊突然問在場的人:「耶穌受難是哪一天?」有趣的是沒人知道。這幾年「春分過,月圓彼一工」演過幾輪後得到一些回饋:因為參與戲劇事工、因為來看戲,之後明白耶穌在春分的時候被抓、春分過後的第一個月圓被釘十字架、三天後復活,所以春分時節對耶穌的受難相對有感。看見撒出去的種籽發芽了。

詩篇126篇5-6節那些流淚撒種的必歡呼收割。每次讀到這個經節心中就自然而然的對神哀哭:「求祢不要背棄祢所應允的。」七七的事工每一步都是艱辛,從編劇、作詞作曲、演練、排戲、道具製作、場地接洽⋯⋯即使謝幕也並不完整,我們總是想方設法讓觀眾容易看懂、容易吸收,因此學習古人的作法,把戲劇中的戲抽離,重新編排成為Oratoria(神劇)作為戲劇前的熱身導聆;問題來了,神劇需要歌者,很多人。

因為時間的關係,也有人聽到呱阿戲(歌仔戲)就直搖頭。事工眾多的艱辛中「找人」成了重中之重。

馬太福音25章14-18節出遠門的財主對管家交託不同份量的任務。不要羨慕那個領取6000恩賜多的人,當人子來的時候,也必追討比較多。我們學習在匱乏中仰賴上帝。「彌賽亞是我們當中的一個」。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