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越冬的準備談起-從越冬的準備談起/林良信

寶島台灣的春天短暫而不明顯,舊曆新年過後,北部台灣的山櫻和杜鵑謝了之後,悶熱的夏季就來了。台灣的夏天特別長,十一月的南部屏東還是穿著短袖的襯衫吃著冰棒,亞熱帶台灣的四季感是模糊的。北方溫帶地區,如日本,加拿大,北美的四季感是清楚的。寒冬接近尾聲,雪水溶化,嫩芽冒出來,瞬間滿山遍野的嫩綠新葉,呈現大地回春的生命力。在美不勝收的春天過後,就是炎熱的夏天,樹葉轉為濃綠,飄泊在深藍天空的朵朵白雲,令人產生許多的想像與期待,有一首民歌「夏日最後的玫瑰」訴說著夏日的美好。農曆八月,吃過中秋月餅,氣溫逐漸涼爽,天空轉變為帶有淺灰的藍,白雲也多起來,人也轉變為沉靜,會思考事情,在北國的秋天可以看到滿山遍野的紅葉,台灣的有閒人組團到日本觀賞紅葉;然而,「夕陽無限好,祇是近黃昏」,秋天總是帶來惆悵傷感,因為肅殺酷冷的冬天快來了。在溫帶日本的秋田,青森,北海道及瑞士的山區,常常連續下雪數十天,大雪封山,交通斷絕,必須等到來年開春才能夠和外界接觸,所以,這些地區的居民在秋天的時節,就開始預備過冬,準備大量的醃肉,醃菜,糧食,柴火,飲水,醫藥品,更重要的是乘早治療牙齒,調理身心,預備接受酷寒的考驗,日本人稱為「越冬的準備」。如果能夠平安越冬,就能夠再見到光明美麗的春天。松鼠也在樹上,地上挖洞儲備乾果,作越冬的準備。


人生有如四季,體力充沛,對於未來充滿幻想期待的青少年有如人生的春天。青壯期的人心智成熟,意志堅定,有旺盛的企圖心,有如人生的夏天。年過六十之後,各方面趨近安靜圓熟,人也逐漸認識自己能力的界限,我覺得貝多芬第九交響曲的第三樂章有如秋天;然而,體力,記憶開始退化,人變得固執,不願意調整自己,這一段日子就如同人生的秋天。秋天過後就是酷寒的冬天,是體力,意志力最軟弱的時節,但是,人要面對嚴苛的考驗,要面對生離死別的悲傷,要面對結束。在人類的歷史上,有權勢的秦始皇,埃及的法老都曾經追求過長生不老;然而,千萬年來,沒有人長生不老;今天要透過基督教的聖經與各位長輩分享如何作好越冬的功課,再見到光明美麗的春天。


對於如何越冬的問題,自古以來的答案不外乎是保持身心健康,預備足夠的金錢,建立愉快的生活,這是為人的基本責任,如果,善盡自己的本份,可以不麻煩週遭的人,過有尊嚴的生活;然而,事與願違,原因是:

˙原因一:雖然儘了全力,但是不一定可以得到健康與金錢,預防醫學的進步不可能停滯身體的老化。另一方面,我們都已經退出第一線的活動,不可能如同青壯時代賺錢,我們只有接受現況。


˙原因二:縱使有金山,銀山,縱使身體健康,生活不一定快樂,心靈不一定平安。因為我們每一個人,包括我自己都共同地面對一個嚴肅的課題,就是人生的結束。東方人認為時間是循環的,所以在我們的意識裏,今天過了,還有明天,這個禮拜過了,還有下星期,這個月過了,還有下一個月,我們以為我們的生活,可以永永遠遠持續下去,不會改變。但是,舊約聖經的時間是直線式地前進,時間一旦消逝,永遠不再回頭。面對不知何時終結的人生結局,我們惶恐不安。


怎麼辦?

有2000~3000年以上歷史的新舊約聖經對於人生苦惱,對於如何預備越冬的問題,二千年前已經提供清楚的答案,經過二千年的歷史考驗,證明聖經的答案是千古不變,可以相信的真理。新舊約六十六卷書就是闡述這些道理,無法以三言兩語說明白;但是,今天嚐試扼要歸納為以下的四點:


˙第一點:聖經的第一卷書創世記說上帝以祂的形像造人,表明上帝創造人持有好的資質,人有向善,求上進的可能性,也表明上帝給予每一個人人格,尊嚴,就是現代民主政治與人權概念的由來。另一方面,創世記告訴我們上帝以塵土造人,上帝從人的鼻孔吹氣,給予生命,表明人的身體是物質構成,人是不完全,是會犯錯的,而人的生命來自上帝,生命不是人的所有;聖經如實地說出人不完美的本質,人為塵土所造,也要歸於塵土,這是人類共同的結局。這也是我們苦惱的由來。


˙第二點:聖經的最後一卷書:啟示錄20:11-15說每一個人結束人世間的日子之後,要在白色的寶座前,根據生命冊的記錄,接受上帝的審判,上帝不是以人世間的法律,道德,而是以上帝的標準審判我們,沒有一個人可以過關的,這是人類恐懼的根本原因。如果,我們能夠通過上帝的審判,能夠過關,世間沒有任何人,任何事可以難倒我們。


˙第三點:上帝雖然是公義,聖潔,嚴格的上帝;但是,祂愛我們,祂不忍心人類沉淪,上帝派遣獨生子耶穌二千年前來到世界,無辜的耶穌在十字架上受凌辱,受折磨而死。上帝以耶穌的生命為代價,承擔所有的人的罪與過犯,稱為贖罪;人只要相信耶穌,罪就得赦免,可以通過生命冊的審判,可以過關。


˙第四點:人相信耶穌會逐漸地改變他的性格,脾氣,價值觀,人會變得謙虛,誠實,溫柔,有智慧,稱為「重生」,稱為「新造的人」。重生的人,即使罹患重病,窮得一文不名,甚至為全世界所捨棄,即使面對人生的終結,他依然活得有尊嚴,活在盼望當中。各位可能無法相信;但是,我要介紹兩個活生生的實例來證明:

從桃園機場出發往北飛,約一個小時可以到達日本的沖繩群島,這是美麗的珊瑚礁形成的群島。沖繩在二次大戰的末期,因美軍的攻擊,死了六十萬人,戰後受美國長期的託管,現在雖然回歸日本;但是,沖繩有美軍的軍事基地,時常發生美軍強暴日本婦女的不幸事件,所以沖繩的社會厭惡美國人。戰後不久,1952年沖繩有一位未婚的日本媽媽生下男嬰之後,離家出走,從世界蒸發,男嬰成為棄嬰,最後男嬰年老貧困的阿嬤養育他,不幸的是,由於助產士失手,男嬰兩眼全盲,終生殘疾。更不幸的是,男嬰的外貌顯示生父不是日本人,是沖繩人厭惡的美國黑人。男嬰生於貧困的家庭,瞎眼,又是美國黑人的私生雜種,他在學生時代受盡污辱,排斥,歧視,他沒有自尊,從小開始苦難的人生。在貧困,羞辱的煎熬之下,他想到自己背負的人生苦來自他未曾謀面的生父,他立志長大成人之後,到美國親手殺死生父報復,憤怒報仇是支撐他活下來的力量。到了高中時期,拉拔他長大的祖母撒手人寰,他失去了唯一的依靠,他活不下去,終於自殺。故事如果到此結束,他真的是白活了一場,就如同馬路上被車子輾死的流浪狗,沒有任何的意義;然而,奇妙的事發生了,一位基督教的牧師救了他,基督教的福音改變他的人生。他接納基督教的福音,可能來自生父的遺傳,他有雄渾男高音的天賦,他畢業於日本武藏野音樂大學,成為傑出的聲樂家,曾經參加NHK的紅白合戰,他也念過西南學院大學的神學部,得到傳道人的資格。他的CD收錄了一首以大戰中受害的沖繩為背景的歌:「甘蔗田」,歌曲的意思是一望無際的甘蔗田在燦爛的陽光下,隨風搖動,我作了奇妙的夢,夢到我被不曾相識的父親,緊緊地抱在他的懷中。各位,他夢到他被抱在拯救他的天父上帝的懷中,天父上帝已經取代生他,帶給他痛苦與苦難的生父,他的名字是新垣勉 (Aragaki Tsutomu)。福音改變了原本活在絕望的黑暗當中的他,帶給他希望,喜樂和平安,他爽朗的歌聲鼓舞了許多沉淪在絕望當中,受苦的靈魂,見證天父上帝的慈愛。(待續)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25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