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暗巷,卻有光引導他/蔡尚穎

這個背影,是20多年來為萬華街友的靈魂當憨人的活水泉教會吳得力牧師

是公元2000年以前了吧,頭一次從盧牧師口中聽到萬華有個活水泉教會,東門教會要協助一位年輕的傳道師吳得力,投入對街友的傳福音工作。坦白說當時我想:「又一位了,神學院剛畢業都會說要去偏鄉、東部或離島,年輕人總是血氣方剛嘛!」2018年程牧師將活水泉教會改為東門的夥伴教會,我因為擔任傳道組同工,才有機會第一次來到被阿公店前後包圍的活水泉教會,真正認識了吳得力牧師。

匆匆地二十多年過去了,東門教會換了幾任牧師,活水泉教會一直陪著我們,更在2021年5月新冠肺炎萬華大爆發中生還下來,吳牧師還在這裡為街友們的靈魂得救而穿梭。

2022年秋天疫情緩和後,他邀請傳道組和他一起去街頭傳福音。我們分兩梯次,這天是他每週尋找陌生街友的日子,只有我跟著他的背影,他左手拿著摺疊椅到處搜尋不認識的街友,若看到就過去自我介紹,然後坐下來聊天,若對方願意,他會從背包中拿出適合的經節小冊唸給他們聽,再為他禱告。當天第一位願意讓我們接近的老街友,很巧來自我的故鄉台南縣白河鎮;另一位才被家人逐出的年輕人,竟從我住的木柵來此流浪。他們來龍山寺附近,有時為了佔著晚上可以睡覺的一張長椅或者屋簷下的一角,整天不太敢離開,聽了他們的遭遇,我真的相信只有神可以救他們了。

當了快60年長老會友的我,在短短2個小時被不少街友拒絕靠近,心中實在快受不了,反而體會吳牧師這樣服事所面對的挫折,更敬佩他竟然堅持超過20年做同樣的事。當年血氣方剛的他,如今眼神依然堅定,只是眼角皺紋已現,雖健步如飛,但揚起的頭髮卻已見斑白,然而他的心志仍然留在剛出神學院那年。我暗地裡拍了幾張照片,在結束時送給他,他靦腆的謝謝我,因為20幾年來都沒有機會為自己留下任何的影像。|

我從龍山寺站搭捷運離開,當我跳上往東區的捷運車廂,彷彿回到光鮮亮麗熟悉的台北市。心中不禁想著:如果有一份工作做了二十年始終沒有獲得掌聲,而且還充滿噓聲,我做得下去嗎?如果一生的心血,無法絲毫改變這個世界,我會繼續耗費自己嗎?沒有報酬仍勇敢去做,我們會認為是憨人,像當年王金河醫師一生為烏腳病患作憨人。雖然政府與民間力量已改善街友的生活,但誰為街友的靈魂做憨人呢?我相信吳牧師的答案絕對是:「我願意!!」

後記:疫情讓活水泉教會提供街友共餐與洗澡的必要性逐漸消失,因此,吳牧師期望活水泉教會轉型為街友和居民可以一起敬拜上帝的殿堂,所以他期待更多人來和他一起同工。然而「我可以差遣誰呢?誰肯為我們去呢?」(以賽亞六:8)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3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