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教與聖經/Mingku陳彥龍傳道

上個星期回到學校參加馬偕講座,這次的講座主題是與宣教有關的,這是自己很有興趣的領域。記得在大學時參加青年宣道大會,認識一位在泰北宣教的宣教士,那一整週的時間裡面,只要到了休息時間,幾乎都跟在他的身邊,聽他分享許多在泰北的宣教故事,有很多故事都是超過人所能想像的,但這些卻都是上帝親自在他們當中所成就的生命的奇蹟。在那次的營會中,還曾與上帝約定,若是許可,自己願意像這位宣教士一樣,到異地宣教。不過讀書的時候,卻不太敢去想這個約定,怕有一天這個約定的時間真的來到了!在這次的講座中,講員特別提到有兩個方法可以看看宣教士對其宣教的地區是否深入,一個就是他是否閱讀當地的報章雜誌,另一個就是他是否收看或收聽當地的新聞節目。這真的是很有趣的檢驗方式,但這卻一針見血地檢視宣教士對宣教區域的認同與根植。

「上帝在這個世界的工作到底是什麼?」這是講員一開始就給予大家一個思考的方向,從詩篇許多的讚美詩當中,可以看見這世界是屬於上帝的,上帝掌管且擁有所有的世上萬物。因此我們可以確定聖經是作為上帝啟示的重要根據,也就是說,要了解上帝做了什麼,就要從上帝在他自己的話語中做了什麼這個角度來理解。而宣教就是了解上帝在世上做了什麼最好的表徵,在這兩個前題之下,聖經與宣教就連結在一起了,而事實上,這也是無法分割的。

那宣教與聖經是怎樣的關係呢?沒有宣教就沒有聖經。這是一個很重要的提醒,我們常常都會在聖經中去尋找關於宣教的基礎與例證,我們也時常在聖經中領受了宣教的動力,但我們有想過嗎?新約聖經的形成其實是耶穌在世上的工作,一直到死在十字架上、復活升天之後才被人用文字寫下來的,而保羅所寫的書信,並不是為了系統神學的需要而寫的,而是在他與所建立的教會的關係中,所寫下來關心、鼓勵,甚至是責備的信件。也就是說宣教是先於新約聖經的,宣教士在某地區建立了教會,而後離開,但因為某些因素,以書信的方式與教會關懷聯繫,若我們以羅馬書作為例子,這卷書信在宗教改革時期,佔了極重要的地位,因此,很多人將之視為保羅神學的重要思想參考,這是正確且可以理解的,但若是回到保羅寫信的出發點,我們就可以知道,保羅沒有意願要成為什麼偉大的神學思想家,他只不是過個忠心傳講福音的宣教士。保羅寫信給羅馬的教會,為了要堅固他們在信仰的信心,幫助他們面對信仰與世界的衝突,及教會裡面的紛爭。這樣具有神學背景的宣言,其實是宣教的、是教會性的,在這些外邦地區因為宣教而建立了教會,因為教會而開始面對神學信仰上的疑問。因此,我們可以看見,整個新約聖經就是一部宣教的文獻,而宣教就成了神學的土壤與母親。

既然新約撰寫的溫床是宣教,那舊約呢?我們可以看見整個耶穌宣教的事工都在舊約中宣告了,以賽亞書61章中說:「至高上主的靈臨到我;他膏立我,揀選了我,要我向貧窮的人傳佳音。他差遣我醫治傷心的人;要我宣告:被擄的,得釋放;被囚的,得自由。他差遣我宣告:上主拯救他子民的恩年;上帝懲罰仇敵的日子。他差遣我去安慰悲傷的人。」耶穌是那位彌賽亞,這是在舊約中早已宣告且預備的事實。另外,在舊約中,有一個很重要的主題就是「差遣」,上帝在過去的歷史中,差派了摩西、先知,甚至整個以色列民族。上帝也差了耶穌來到這世上,要做眾人的贖價。然而,在這個時代,上帝與耶穌共同差了聖靈作為保惠師來到我們當中,接續耶穌的工作。因此我們可以說,若沒有三一上帝的宣教就不會有聖經。

當然,反過來說,沒有聖經也不會有宣教,在過去的宣教歷史,有很長的一段時間,宣教的果效是沒有長遠的結果,這都是因為缺乏了聖經的因素。在過去,君主歸信,所有的人就跟隨領受洗禮,卻沒有福音的信息。也有很長一段時間基督教的宣揚是藉著殖民主義的擴張,而進入到許多曾經是被殖民的地區,這種沒有聖經信息基礎的宣教,事實上並不會看見基督教宣揚的果效,反倒是到了宗教改革之後,當人們開始反省過去的宣教經驗後,逐漸發現問題的癥結就在於聖經的閱讀與書寫對於宣教地區的影響,在這裡,我們就會看見語言的重要,宣教士學習當地的語言,使用當地的文字,這對福音的傳講是很有幫助的,也因為這個看見,整個聖經翻譯的事工越來越被重視,翻譯是宣教的開始,沒有聖經就沒有宣教,沒有宣教就不會有教會,當然,沒有教會便不會有耶穌的服事。

全世界印刷產量最大的書籍就是聖經,這都要歸功於聖經翻譯的工作,我們現在能夠閱讀中文聖經,而且有不同的版本,都要感謝過去及現在許多從事聖經翻譯的工作者,這對翻譯者來說是很大的考驗,因為他需要面對三種不同的閱讀世界:自己、聖經本身與當地語言的環境,這是很不容易的事,而且聖經翻譯通常不會馬上就看見帶領人信主的果效,這很像是後台默默耕耘的工作人員。然而聖經翻譯也是宣教中很重要的工作與責任。

在我們原住民所使用的母語聖經,一直到1997年才有第一本阿美族新舊約的聖經,而有完整新舊約的有泰雅族、太魯閣族,其他的族語聖經到現在也不夠完整,大多數都是只有新約部分而已。目前台灣原住民有14族,但有族語聖經的卻只有一半。我們所面對的聖經翻譯的問題,可能不只是翻譯的問題,而是更多語言使用或是語言流失的問題,但擁有一本族語聖經對於宣教的工作是有絕對的幫助,從翻譯到送印、出版負擔一直到被閱讀、被教導,整個過程都需要更多人的投入與支持。當我們每一次在閱讀聖經時,可以向上帝感恩,有人付出生命從事翻譯的事工,也請在禱告中,繼續為著族語聖經的翻譯工作代禱。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32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