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本惡vs.人性本善

韓劇《非常律師禹英禑》的女主角禹英禑患有高功能自閉症(亞斯伯格症),從小對法律有很高的天分,最後也以接近滿分的分數考上韓國的律師執照。這齣劇吸引我的是關於高功能自閉症的議題,戲劇卻總是只能用比較讓一般人看得懂的方式來呈現這些患者的行為表現,的確無法完全透過這齣戲劇來了解他們的全貌。當然,其精彩之處,不只是在於高功能自閉症的探討,在各種不同角色中所展現的人性,那才是更值得探討的。

在第5集〈冒失魯莽對上權謀詭計〉中,單純的女主角被冠上了「冒失魯莽」的綽號,對上從大學就被封為「權謀詭計」的同事,展現出兩人有極大不同的特質。他們合作辯護一個關於「自動櫃員機」的專利申請,在這之中,「權謀詭計」的同事清楚知道委託他們的廠商有很大的問題,但他仍然極力為他們辯護;而「冒失魯莽」的女主角,在辯護期間已經發覺有問題,最終卻無法即時反應。對於這個委託案件,他們有不同的想法,卻也聯手幫助他們贏得第一階段的勝利,也就是禁止對方繼續販售該款自動櫃員機,並且被勒令收回原先所賣出的產品。在這集的尾端,最終,因為對方提出有力的證據,女主角這方的委託者敗訴。不過,委託者完全不在乎,反倒是感謝他們的努力,原來事實是委託者說謊,利用官司讓對方的產品暫時無法售出,委託方得到大部分銀行自動櫃員機的訂單。

在「冒失魯莽」對上「權謀詭計」的劇情中,兩者特質不同,女主角表現出單純、善良的一面,同事則展現了奸詐、邪惡的一面。在面對同一個官司,雖有不同的見解,卻為了贏得官司,讓委託者的計謀得逞。就如被陷害的對方公司社長寫給女主角的信說:「妳要成為一心只想勝訴的萬能律師,還是想成為讓真相大白的優秀律師?」社長所提醒的,就是單純與邪惡,最終不是在於自己的本質,而是做事情的出發點,一旦出發點錯了,即使善良的人也可能讓邪惡所控制,讓有野心的人得逞。

「人性」到底是「本惡」還是「本善」,在哲學上是不斷被拿出來探討的。支持「人性本惡」的代表者是英國哲學家Thomas Hobbes,他對於人性是悲觀的,他認為人性是惡毒的,只有文明社會能把我們從根本的本能中拯救出來;支持「人性本善」的代表是Jean-Jacques Rousseau(盧梭),他認為每個人內心深處都是善良的,「文明」根本不是我們的救星,反而是毀了我們的元兇。對於基督徒來說,傳統「原罪」的信仰觀點,往往讓我們比較容易站在「人性本惡」的立場。其實,不一定如此,試著想想看,上帝創造人的本質若是「人性本惡」,是否也間接證明了上帝創造人的失敗呢?就如伊甸園的故事,已經顯明了原本人是單純的,直等到亞當、夏娃吃了善惡果之後,才開始了人有罪的生活。就如盧梭認為,從那可恨的文明社會誕生後,一切就走偏了。因此,「文明」究竟讓人的生活越來越好,還是越來越不好,的確是很難做出最終的定論。

縱然如此,無法躲避的是我們不可能回到過去原始的社會,只能在這「文明」的社會中去尋找人類的「善良」。其實,無論是「人性本善」或「人性本惡」,更重要的是在每件事上是否站在對的出發點。就如《非常律師》的女主角一樣,她被提醒自己當律師的初衷,是要成為不擇手段的「萬能律師」,還是追求真相的「優秀律師」。戲劇中的女主角,因她是「高功能自閉症」患者,在戲劇中的設定絕對是「單純」、「善良」的代表,然而,她一心求勝的心,讓她無法正確判斷事情,最終陷入了「邪惡」之中。

在教會中,我們認為自己是「罪人」,然而,這不應該落入「人性本惡」的思考。基督信仰對於「罪」的定義,應該是讓人遠離上帝的行為。尤其是因信仰的緣故,我們往往期待自己是「善良」的,當教會聚集那麼多「善良」的人,理當教會生活應該是所謂的「烏托邦」生活,就如同教會往往被認為是「預嚐」上帝國滋味的地方,那麼教會生活應該充滿著美好的景象。但恰好相反,許多時候,教會生活反倒是令人失望的地方,甚至在其中顯明出許多「邪惡」之事。教會的確聚集了許多的「好人」,或許就如盧梭所說,受到「文明」的影響,讓我們的生活越來越走偏;或許,受到「世俗」的影響,讓我們做事情的出發點錯誤,最終讓教會生活不如想像的好。無論人是否有無「原罪」,人是否是「自私」的,更重要的是我們一開始的出發點若是錯誤的,最後的結果往往是「邪惡」的;相反的,一開始出發點若是正確的,最後的結果將是良善的。比起「人性本善」或者是「人性本惡」,做事情的出發點是正確的更是重要。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