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牧者的角色

在1949年3月29日,當時的高雄中會封立李幫助為前金教會牧師,成為台灣第一位女牧師,距離現今已經超過70年以上。相對於2016年,拉脫維亞信義宗教會(ELCL)在2016年6月3日的大會中通過禁止女性封牧的修正案,明文禁止女性成為牧師。兩者相比,似乎台灣教會界對於女性封牧的接受度高上許多。的確,在女性封牧這個議題上,若與拉脫維亞信義宗等至今仍抱持保守立場來相比,台灣確實是相對進步。然而,這不代表女性牧者,在台灣教會界就受到相對平等的對待。筆者曾經在一場總會舉辦的國際研討會裡,聽聞一位牧長提問的時候,說出了「我們已經給了女性牧者那麼多空間了,還要怎樣呢?」光是「給了」這句話,就已經表達出女性牧者在教會中的困境。

教會對牧者的性別框架
首先,綜觀台灣大型教會的牧者服事團隊中,擔任所謂的「主任牧師」是女性的屈指可數。雖然,在挑選「主任牧師」時,未必將牧者的性別放在檯面上,不過,一旦有女性牧者在聘牧名單中,性別議題往往就會被拿出來談論,最終的結果就是很少被接納。另外,近幾年來,夫妻皆為牧師的比例越來越多,也為數不少教會願意接納夫妻共同牧養。不過,往往女性牧者被視為附屬的,無論是在教會做決策的角色-譬如由誰擔任小會議長,或者謝禮的問題都是男性牧者為主。最後,即使在中小型教會,許多拒絕女性牧者的理由千奇百怪,譬如,教會比較偏僻,女性牧者一個人去關懷會友比較危險等等,其實說穿了,只是打從心裡面無法接受女性牧者而已。

當我們回到教會的內部,即使教會接納了女性牧者,她們仍接受了許多不同的期待與要求。原本教會對於牧者的期待,便是成為教會的領頭羊,帶領教會在福音事工往前走。然而,當女性牧者展現了很強的領導力,很有自主性,也很有魄力,往往就會遭受到攻擊,認為她們過於強勢;相反地,若女性牧者呈現「溫柔」的一面,往往也會被曲解成過於「軟弱」,不適合當領頭羊。因此,許多女性牧者只好轉往機構發展,美其名是上帝的呼召,其實只是無力抵抗現實而已。

筆者的太太也是牧師,即使她與我同時受派、同時封牧,從一開始進入牧會禾場,大部分教會兄姐仍很習慣稱呼她為「師母/牧師娘」。不可否認地,因著過去牧師娘在關懷教會兄姐上扮演相當重要的角色,因此,在情感上,許多兄姐仍盼望有「牧師娘」這個角色來關懷他們。不過,這或許就是讓女性牧者接受度不如想像的高的原因之一,因為習慣教會有牧師娘的存在,不習慣「女性」牧者的存在。另外,若女性牧者的能力強過身為丈夫的男性牧者,教會長執並不是與牧者們共同討論,如何按照個人的恩賜調整職分或服事分配,有時反倒是指責女性牧者過於強勢,最終的演變就往往是牧者離開教會。這樣的困境,也使得夫婦同為牧者更難以找到下一間教會。

路加福音中的女性觀點
根據研究,路加福音是所有福音書中出現最多女性的一卷,這可以理解為路加福音的作者是相當重視女性的。當然,我們仍必須承認路加福音所陳述的婦女,其社會處境仍處卑微,無法與現代女性的角色與地位相比。不過,也因這樣的背景,在路加福音可以觀察到,作者對於女性的信仰與服事是相當肯定的。特別是在路加福音第8章所記載熟悉的比喻故事,那就是「撒種的比喻」。在這個比喻中,撒在不同地方的種子,只有那個撒在好土裡的種子成長,並且結實百倍。(路8:8)後來,耶穌解釋「種子」代表了「上帝的信息」,長在好土的種子比喻人要有一顆受教的心,用自己的生命持守上帝的信息,就如耶穌所說的「人聽了信息,以良善和誠實的心持守它,恆心等待,直到它結出果實。」(路8:15)不過,很少人會去注意到,耶穌在講這個比喻之前,路加福音談到了當時有一些婦女,包括「希律官邸的官員苦撒的妻子約亞娜,和蘇撒娜,以及其他好些婦女」(路8:3),她們用自己的財物來服事耶穌和門徒。她們既然可以用「財物」來服事,表達出她們在當時候是相對富有的人。而這恰好可以證明,他們跟隨耶穌,也通過了富有的人掛慮世上的財物的試煉,而成為比喻中的「好土」,她們用上帝賞賜給她們來服事。由此可見,路加福音的作者在那個婦女社會處境卑微的情況下,相當肯定婦女的服事,她們成為耶穌比喻下的「好土」,幫助耶穌傳福音的事工。

成為好土,跨越意識型態
在台灣,就如前面所提到的女性牧者動輒得咎的種種情況,女性牧者在教會的接受度仍有待努力的空間。當然,不可否認地,包括在中總會所擔任的職務,例如總會議長......等等,有時會由女性牧者來擔任,也仍有一定比例的女性牧者在教會中牧會。不過,這不代表女性牧者在教會牧養上完全被公平對待。在聖經的世界裡,特別是在路加福音,即使在相對不平等的處境中,仍表達出比當時社會更加進步的看法。對於台灣女性牧者的角色,不應只停留在現況,好像是說,台灣女性封牧早已超過七十年,女性牧者早就被教會完全接受了。

在現代台灣社會處境,對於性別平等的議題也在慢慢進步的同時,教會如何與時俱進地更加平等看待女性牧者,是教會很大的挑戰。我們必須清楚知道,無論是女性牧者或男性牧者,都是蒙上帝呼召而成為牧者,在各樣的職位與職分上都應該是平等以對。當有一天,教會看待牧者完全跳脫性別,而只看重每個牧者的恩賜、才能、特質,照著聖靈的感動,讓每一個牧者按照上帝所呼召的職分來服事,成為那撒種比喻中的好土,也就是聽了那信息又去持守的人,那才是真平等。讓每個牧者,不分性別,因著順服上帝的呼召,願意謙卑地按照上帝所賞賜的恩賜、才能、特質服事上帝,傳揚福音,上帝國就不遠了。

備註:本文刊載於總會《女宣雜誌》460期(2022年7月發行)。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