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與基督徒的情感/活水泉教會七月份代禱信

可九19,耶穌說:「噯!不信的世代啊,我在你們這裡要到幾時呢?我忍耐你們要到幾時呢?把他帶到我這裡來吧。」耶穌坦率地表達自己的猶豫(真實人性)。聖靈持續充滿祂,才使祂能繼續忠心地愛上帝愛人。

我們的情感往往不合宜也不豐富,約六56說,基督會持續地用祂的情感與思想餵養我們。唯獨我主耶穌基督知道甚麼時候該笑、甚麼時候該哭。祂知道甚麼時候該說甚麼話,甚麼時候該沉默。
眼前那拒絕耶穌的人冥頑不靈依舊;我開始裹足不前;為了得上帝召我來得的獎賞,我操練身體,更需要主基督耶穌來餵養(林後四16);盼望自己貢獻出深知所信的「沒有什麼能叫我們與基督的愛隔絕」。

6月15日下午,聽黃順和弟兄的室友淡淡地說:「他不在了。六月9日(社會局為他辦理後事)。」我們已知黃弟兄肉體心腸明顯衰退,儘量多來陪他讀聖經;我依著靈魂被基督的血洗淨有復活身體的應許,繼續挽回受勸戒的基督信徒。

一位先生,曾經咒詛自己,叫我別再勸他信耶穌,說:「讓死人埋葬死人,手扶著犁向後看的,不配進神的國。」他與邪靈立約行異蹟,有信徒供養他,是個活躍的死人。我與他說不上話,我都告訴耶穌;因為曾有一位十字架上的犯人,有耶穌代禱使得他立刻獲得新心、從譏諷轉為祈求耶穌,並且立刻獲得耶穌應允得以進入天國(路二三32~43)。

另一位高齡先生在家睡夢中離世。我無言以對,勉強對他的家人,說:「你們很愛他,他一定很滿足。」突然!(不是自責,我曾勸他信耶穌)陰間永遠懲罰之恐怖,讓我為自己虛浮慰詞感到戰競羞愧。

6月10日,露宿騎樓的張先生再次怒吼叫我別對他說話(我們曾給他一點救急的錢;他說,如果禱告有用,還需要醫生嗎?)

6月17日,龍山寺前行乞修行者蔡先生(我們曾給他餐券與食物)說,在陰間他有善行不會受罰,他將不再轉世為人來受苦;耶穌是眾多小天子之一,還有更高的大天子。還有另外幾位街友再三拒絕我的來訪,都讓我抵擋不住自己肉體的敗壞、撒旦與世界的詭計;樂得刻意避開他們不再受氣,去探訪較為溫和的街友。

為了仰望耶穌,我摘錄了馬克‧瓊斯《認識基督的27堂必修課》〈第9堂基督的情感〉120~130頁:

基督的憐憫
耶穌時常處理人們生理上的疾病,但我們的主總是洞察那更深、直正毀滅人生命的問題(路八40~56)註1。世界上生理的疾病都源於屬靈的貧脊,那貧脊如同一種具高度傳染性的病毒,侵染我們每一人身體與靈魂的核心。
但是憐憫人的耶穌,自己卻不得憐憫。那位無罪、慈愛、滿有憐憫的,卻被人毫不留情地釘十字架。雖然祂預知神的憐憫將略過祂,降臨在祂的子民身上,這並沒有阻止祂在祂整個事工中施展憐憫。祂早知自己會得到的,相反於祂賜予人們的一切。

基督的憤怒
可三1~6;約二13~17;太二三13;啟三16。......所以,已經或將要向這邪惡世界所發的審判,或罪人良心之熔爐,或對悖逆的鬼魔的裁決,或被定罪的受造物的哀嚎──這些事所彰顯的神對罪的恨惡,都遠不及神對祂兒子所傾倒的忿怒(Charnock, Works, 2:211)。
基督的忿怒印證了祂對罪人所施展憐憫之真實。事實上,神拯救人的方式意味著:祂若不對祂在各各他十字架上的兒子施展忿怒,祂就不能對我們施展憐憫。同樣地,如果我們不會發怒,我們就不能憐憫。

基督的喜樂
一個「多受痛苦、常經憂患」的人(賽五三3),活在一個厭棄祂、並大抵否認祂的世界上,這人曾否體驗喜樂?路十21,耶穌「被聖靈感動就歡樂」,因為父向「嬰孩」註2顯明祂戰勝撒旦而贏得的救恩(路十18~21)。來十二2;司布真說:「基督背負我們的重擔而憂傷;但當祂想到我們將從失落中被救回,就有更大的喜樂照入祂心......」太十一19,耶穌也吃也喝,是稅吏和罪人的朋友,......耶穌與門徒、罪人享有凡人的友誼。......耶穌肯定時時有笑。

基督的淚水
耶穌不是隱藏情感的禁慾主義者。在每個處境中,不只話語得體(父叫祂:「說什麼,講什麼。」約十二49),行動也合宜。不單單以遵守法則和避免犯罪來順服律法,更在生命愁苦之時,流淚以履行律法的要求。約翰福音十一章拉撒路之死是最非凡的例子。......祂知道就算拉撒路不從墳墓走出來,他的命運也穩妥,祂卻為拉撒路流淚;祂也因祂自己的子民厭棄祂這痛苦的事實而落淚。......人們若厭棄神的兒子就將永遠受地獄的苦,更何況那些人活在基督的時代,他們摒棄耶穌的講道、神蹟,還有除祂以外別無拯救的宣告。

耶穌不只比任何人都清楚在天永遠的福樂,祂更明白地獄永遠懲罰之恐怖。祂清楚地知道祂能夠拯救人脫離那恐怖──人們惡意的不信就越發使祂傷痛。對祂來說,見到這叛亂必定使祂深感挫折與悲痛(參路十九42~44)。祂為耶路撒冷所流的淚,就如祂在十字架上向父的吶喊同樣真實。幸好這眼淚並非所有的人流,祂在各各他將祂的子民從「哀哭切齒」中贖回(太十三42)。讓我們與十九

世紀詩人愛倫威利斯(Ellen Willis)一同歌頌:
頌讚耶穌!祢朋友和家人忽略祢的哀傷;惟獨祢,從來不能盼望憐憫。當祢的肉心破碎,當祢的嘴唇乾渴,當仇敵環繞祢,祢卻有顧念萬人之心,獨自喝下那苦杯。
同樣地,耶穌認同我們為不信與死亡而流淚,因為祂自己有同樣的經驗。當我們面對生命與救恩的仇敵時,我們理應以基督──我們的救主的心為心。

禱告:「主啊!我已經被他們的怒氣客套所牽絆。祢曾經也對不信祢的人失去以往的耐心,求祢餵養我,使我效法祢地愛他。我不急著再去探訪他們;但我懇求祢繼續為他們造清潔的心,也差派別人去給他們講福音。求祢幫助我們建立健康的友誼,並且作耶穌基督的見證(也許我可以對他說:「我確實有過幾次為您禱告;為了您能夠信耶穌......」),奉主耶穌基督的名,阿們。」

註1路八48、50的「信」指是上帝賜給人樂意前來接受耶穌的能力。
註2形容信心是從上帝生的,不是自己有的。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