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疫情之中仍要「安靜休歇」

Covid-19疫情延燒兩年多了,幾乎顛覆了我們對生活的想像。這兩年多以來,我們經歷了許多關卡,關關難過關關過,直到現在,我們開始走向了疫情的「期末考」。望眼看去,許多歐美國家幾乎都回到了過去正常的生活,而我們也期待能夠重返這樣的日子。只不過,我們現在正在付上代價,特別是醫護人員在這段期間實在辛苦,不只要照顧一般病人,也要照顧染疫的病人,更不斷地受到染病的危險。而教會,雖然沒有像去年五月的時候,連主日禮拜都只能直播,然而,自從疫情開始升溫之後,教會實體禮拜就只剩下三分之一的兄姊,其餘的兄姊有些因為確診而隔離,有些是被匡列的親密接觸者,有些因為年紀、健康方面的考量,選擇在家收看主日禮拜線上直播,而其他的聚會也都暫時停擺了。一個小小的病毒,搞得全世界不得安寧,也讓我們這兩年多以來身心俱疲。在我們心靈中,期盼能夠早一點結束這疫情的影響,回到過去的生活。

不過,疫情卻也帶給我們一些的省思,就如同過去,我們很難想像教會主日禮拜是以直播的方式來進行,甚至會質疑這樣不是真正做禮拜。如今,線上禮拜成為日常,質疑的聲音就變小了。當然,從團契生活的角度,線上直播或許不是長久之計,不過,過去對於線上直播的質疑,往往就認定沒來教會主日禮拜是違反十誡中的第四誡「守安息日」。不過,舊約神學家Brueggemann在所著的《安息有時~重建安息真義,抗衡當代文化!》中提到安息日的定義是「置於生命中心的是安靜休歇,而不是『不能休止』」。他認為上帝是守安息日的上帝,也是他賜下安息日,並且命令人守安息日的上帝。

現代社會中,能夠真正「安靜休歇」的情況實在不多,特別是智慧手機帶給我們方便,卻也是綑綁我們的時間的工具。過去,一旦離開辦公室之後,我們有許多時間可以利用,無論是家庭生活或者是休閒娛樂,甚至如年輕人所說的「耍廢」。不過,現在卻一通電話、一個訊息,即使萬分不願意,即使老闆、上司並無意要立即處理,我們卻仍被迫要在下班時間工作。因此,「安靜休歇」變成奢侈的享受。

當聖經告訴我們:「沒有人能夠服侍兩個主人。他要不是厭惡這個,喜愛那個,就是看重這個,輕看那個。你們不可能同時作上帝的僕人,又作錢財的奴隸。」(太6:24)「錢財的奴隸」不應該單單指向「財富、資產」,應該回到安息日的思維,那就是我們是否為了工作、賺錢,而沒有真正「安靜休歇」的時候,沒有過著真正的「安息日」。台語俚語說:「賺錢有數,性命愛顧。」提醒人不要只顧著賺錢,要好好照顧自己的身體。若這個應用在信仰、靈命上,那就是不要只顧著賺錢,也要顧自己「屬靈的生命」。守安息日的規定,最重要就是透過「安靜休歇」省思自己的屬靈生命,檢視自己與上帝的關係。

疫情帶給我們許多不好的影響,疫情延燒至此,全球已經超過5億的人被感染,也已經超過620萬人死亡。疫情也造成全球經濟面對挑戰,更使得落後國家或者是社會上的弱勢者,在生活上有極大的缺乏。疫情更造成了世界各國醫療量能的緊繃,甚至有些地區幾乎崩潰。對個人而言,這疫情也打亂了所有的計畫,生活步調大亂,更影響到工作,甚至也因此造成了通貨膨脹,在薪水不漲的情況下,生活也變得更困難一點。當然,這疫情所造成各樣負面的影響是無法一一列舉出來。不過,就「安靜休歇」這樣安息日的意義來說,或許在疫情之中,反而讓我們可以有很好的「安靜休歇」的時間。因為疫情,讓人減少了飯局、聚會,甚至工作量減低,多出來的時間可以好好與家人培養感情,也可以在「安靜休歇」中,無論是透過讀經、靈修、禱告......等等,再次檢視自己與上帝的關係。

因疫情的關係,許多人選擇參與線上禮拜,雖然讓我們失去了實體的團契生活,多多少少也會影響到靈命成長,因為我們失去了彼此學習、彼此關懷,還有彼此造就的機會。不過,從守安息日的角度,更重要的是,我們在禮拜時間,如何分別為聖,如何讓自己能夠「安靜休歇」,不讓其他的事務影響我們。這很重要,因為即使來到教會參與實體禮拜,若我們被其他的事務所影響,那麼我們也沒有真正「安靜休歇」,就無法透過敬拜上帝得到靈命的成長,那麼這不是真正「守安息日」。

在疫情嚴峻的這段時間,或許有許多困難在等著我們,然而,也讓我們更有空間與時間可以「安靜休歇」。趁這個時候,讓自己的身心靈「休息一下」,讓自己可以好好檢視與上帝的關係,也讓自己過度疲憊的身體可以獲得休息。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