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輕看受苦的人

達爾文進化論的「物競天擇:最適者生存」是我們許多人相當熟悉的。達爾文認為「藉由自然選擇的方式,或是在生存的競爭下被保留下來的族群而導致物種的產生」這樣的觀念,最後就成為我們熟悉的「演化論」,簡單地說,地球上的生物是從低等的生物演化到高等的生物,在演化的過程中,透過自然的選擇,或是在生存競爭下,留下適合生存環境的物種。在這樣的演化理論下,基本上已經預設了在演化的過程中,有許多的競爭,而最後留下來的是贏家,可以繼續繁衍下一代。因此,進化論中的「競爭」觀念,就被思想家史賓賽等人挪用到其思想裡,形成所謂的「社會達爾文主義」,他們認為「人,特別是男性必須為了在未來能夠生存而競爭,所以不能給予窮人任何援助,他們必須要養活自己。」這樣不只是造成性別歧視或者是社會階級的壓迫,更導致了許多種族有其優越感,造成很大的問題。如德國希特勒就是「社會達爾文主義」的擁戴者,導致他認為德國日耳曼民族遠比猶太民族優越,最終成為屠殺猶太人的理由之一。

雖然現在比較少人高舉「社會達爾文主義」的觀點,但這不代表這樣的觀點就消失了,特別是在競爭激烈的社會裡,仍處處有「物競天擇」的痕跡。例如,每年到這個時候,許多學子在預備考大學與高中。無論是考試制度再怎麼變革,總是無法脫離「競爭」,而在激烈競爭之後,有些人脫穎而出考上理想的學校,有些人卻遭受失敗。或許,我們知道一時的挫敗,並非從此就決定一個人的人生,但是,我們也必須承認,在這個競爭激烈的環境中,若能夠考上理想的大學或高中,相對地就占了一些優勢。當然,不只是在升學,包括在社會上努力工作的人,都是在這樣的「物競天擇」的影響之下,有些人越爬越高,薪水越來越多,有些人無法與人競爭,最終成為社會的邊緣人以及弱勢的一群。

就如社會達爾文主義者,他們認為「不能給予窮人任何援助」一樣,在這個社會上,有許多人認為他們必須為自己的景況負責,他們沒有好好努力養活自己。然而,這樣的想法會讓我們誤以為那些被壓迫的人、受苦的人、貧窮的人是活該,因為他們不上進,不好好加強自己的實力,好在社會上可以與人競爭。甚至,若受苦的是我們自己,我們只能自怨自嘆地認命。然而,從信仰的角度來看並不是如此,或許社會要進步,總是要維持某種的「競爭關係」,然而,在其中卻不能失去了上帝的公義與憐憫。因此,我們社會若沒有公義與憐憫在其中,那麼,我們好像與動物界裡「弱肉強食」沒什麼兩樣。

就如同,詩人曾說:「上主是被欺壓者的避難所,是他們急難時的堡壘。」(詩9:9,現中)這意味著上帝不會把受壓迫者、窮苦者、社會底層那些邊緣人、弱勢者放在一邊,指責他們不努力適應這社會的競爭。反倒是,上帝提供了一個避難所,讓他們受到急難的時候有可以躲避的地方。而詩人也說:「貧窮人不至於永遠被遺忘;受欺壓者的盼望不長久遭挫折。」(詩9:9,現中)上帝讓那些在社會競爭中無法賺得足夠的金錢,或者在困苦之中失去盼望的人,因著上帝的公義而重新得著盼望。因此,我們所信靠的上帝,他也期待我們能夠在這樣高度競爭的環境之下,要以公平公義來對待窮苦的人、受欺壓的人。

在競爭激烈的社會中,我們不免認為,若陷入窮苦、受苦的情況,那是因為競爭力不足或個人努力不足。但從上帝的角度來看,祂絕對不希望看到有人受苦、有人受欺壓。因此,在社會中,若我們是在各樣的競爭下脫穎而出的人,我們不應該輕看那些受苦的人、那些窮苦的人。反倒我們要以感恩的心去幫助他們,在他們身上施行上帝的公義與憐憫。若我們是在競爭之下落居下風的人,我們可以有一個盼望,那就是施行公義的上帝,將會憐憫我們,讓我們可以受到公平公義的對待。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