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律與自由的靈

對於孩子的管教,我雖然不是教育專家,不過,因為孩子一直都帶在身邊,是有一點心得。現代人講求愛的教育,不過一拿捏不好就變成溺愛;若用過去所謂的「虎爸」、「虎媽」的嚴格教育方式,甚至所謂的打罵教育,可能造成孩子心理的傷害,反而適得其反,無法達到原本設定的目標。因此,教育孩子可以說是一種藝術,何時該嚴厲,好讓孩子照規矩去行事,何時該讓孩子照本性自由去發展,實在是需要不斷地嘗試,才能夠找出平衡點。更何況,每一位孩子都有他的特殊性與特質,無法用同一種方法來教育不同的孩子。不過,無論用什麼樣的教育方式來教導孩子,總是需要一些讓孩子可以遵從的規矩或原則,否則孩子很難去遵循,最後,孩子失去了控制,就不要說讓他們有空間自由去發展了。


過去,教會經常使用所謂的「禁聖餐」的方式來懲處一些信徒犯了信仰上的罪。而如今,雖偶有「禁聖餐」的懲處,但效果不彰。一來,信徒若被禁聖餐,往往就選擇離開教會,有的跑去其他教會,有的就離開信仰,不再進入教會。而若是長老犯錯,被中會、總會禁聖餐,往往自己所屬的教會,除非心中有大是大非的教會,否則基於人情、基於教會的利益,也或許是被蒙蔽,導致教會不願意按照中、總會的裁處,將犯錯的長老予以禁聖餐。當一個組織無法透過一些手段,讓犯錯的人知道應該停止做那些不應該做的事,那麼整個組織的制度將面臨瓦解,至少就開始有人認為法規、制度只是參考用的,並無法限制人的行為,而更可惡的是,組織的法規、制度只是用來鬥爭異己,導致整個組織開始敗壞。

加爾文認為教會紀律對於教會健康是相當重要的事,他第一次去到瑞士日內瓦的教會牧會,就開始主張應該建立教會紀律,不過,當時大多數的基督新教神學家並不同意,因為他們把教會紀律與羅馬教皇的權柄聯想在一起。不過,加爾文認為羅馬教廷只是濫用紀律。後來,他在第二次回到瑞士日內瓦牧會時,他再次強調紀律對於教會的重要性。特別的是,加爾文認為紀律是「聖道」的延伸。(註)也就是說,他認為紀律某種程度是幫助人實踐上帝話語。因此,若回頭去看,過去「禁聖餐」的懲處是為了確保教會信徒能夠努力實踐上帝的話語。

不過,就如前面所說的,當我們教導孩子的時候,總是在嚴厲與給予自由之間需要有適當的平衡。信仰生活也是如此,我們總是需要在嚴厲與自由中取得平衡點。加爾文主張「上帝的話」與「上帝的靈」並重,而「上帝的話」,也就是在生活上遵照聖經的教導,甚至藉由紀律實踐上帝的話語;而「上帝的靈」可以說透過自由運行的聖靈,在生活中讓我們在信仰上有所體驗。一旦,在教會偏重上帝的話,最終,教會成為如同聖經中法利賽人所展現出來的,雖然讓人可以理解他們是出於敬虔,但那只是某種「律法主義」,而不是真正的信仰實踐;然而,若我們偏重上帝的靈,也就是聖靈,那麼我們就無法用上帝的話來檢驗我們生活的體驗,最終,這樣的體驗將流於個人的表現,甚至只是滿足自己的私欲而已。

雖然,在管理教會上,未必要回到過去動不動就將信徒以「禁聖餐」來懲處,這種嚴厲的管理方式,好像動輒得咎,在教會生活中一不小心就會遭受到懲處一樣。不過,我們也必須注意到,管理教會必須要有一定的規矩與原則。就如同無論是在牧師、長老、執事就任,其中的誓約都包含了遵守上帝的話與教會法規。而這個規矩與原則,可能是根據聖經,也可能包含長老教會的法規,甚至是世俗的法律。就如加爾文認為紀律對於教會健康是很重要,因為聖經、法規、法律,讓我們在管理教會上有一定的規矩和原則,就不會讓教會發展走偏了方向。然而,在教會中也要讓自由的靈運行,好讓聖靈運行在每個人的心中,使我們不落入「律法主義」,而是在教會生活中可以體驗到上帝的同在。

因此,教會的紀律與在自由中體會上帝的同在,都是健康教會需要擁有的元素,也才能幫助教會所有的人走在真理的道路上。特別是,教會的組織越大越需要規矩與原則,否則在教會中,即使我們所做的事是出於愛教會的心,但仍然會傷害到教會。當然,教會若凡事規定得相當嚴格,一點彈性也沒有,那麼我們可能是拒絕聖靈自由運行的教會,最終,在教會中只看見規定,而看不到信仰的見證。教會健康與否,關鍵是在紀律上嘗試走在真理之中,也透過聖靈的帶領,讓信徒活出生命的見證。願我們的教會是健康的教會,讓上帝的話與上帝的靈同時在教會中運行,讓紀律與自由的靈同時引領我們的生命,最終,用我們的生命見證耶穌基督十字架上的恩典。

註:參考網頁「為何加爾文認為教會紀律對教會的健康至關重要(Matthew Tuininga)」https://rtv.org.tw/why-calvin-thought-church-discipline-is-essential-to-the-health-of-the-church/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