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夕午夜鐘聲響起

台灣Omicron的疫情來得又快又急,打亂了許多人原本農曆過年的計畫,讓原本計畫要返鄉過年、出外旅遊的人,陷入了抉擇。這似乎是這兩年多,全世界的人,在疫情威脅底下的生活寫照。兩年前疫情剛起的時候,幾乎沒有人想到,這個疫情會影響全世界,而且影響的時間還那麼長。即使許多人樂觀地看待疫情可能因著Omicron病毒似乎減弱,也似乎看到未來會有所謂的「流感化」,以後只要定期接受類似流感疫苗就可以;甚至還有人主張未來會「感冒化」,也就是如平常的感冒,有症狀再去醫院看醫生、吃藥即可。然而,就如原本以為注射疫苗就可以比較容易防疫,但Omicron病毒卻有很高的機率突破性感染,讓疫苗的效用變低,使人們仍需要第三劑來補強。在疫情還沒正式結束以前,沒有人可以肯定到底哪時候才能結束。

再過幾天,就是農曆過年,根據過年的傳統,許多家庭會在除夕夜的時候吃年夜飯。在民間的傳統中,許多廟宇會在除夕夜關上大門,一直到午夜12點,將鐘聲敲響,信徒搶著進入廟裡插香,盼望搶得頭香,在新的一年可以有好的運勢。而在古倫神父的一本書《歡慶一個新的開始》,書中提到他的修道院在除夕夜,會和年輕人一同舉行慶祝儀式。他們從晚上9點到凌晨3點,一共度過六小時的彌撒。他們選擇在除夕夜用靜默來度過除夕夜。古倫神父認為,年輕人需要在安靜當中探索時間的奧秘,讓新的一年悄悄地到來。而當午夜時分,修道院的鐘聲響起,象徵著年度的轉換,人們內心會渴望上帝的祝福,讓新的一年比過去的年更加美好。

的確,新的一年,人們渴望好的運勢,就如同基督徒渴望上帝祝福。過去這兩年中面對疫情,特別是去年五月台灣疫情的爆發,大部分的人都會感到不是那麼順利。當然,在生活中,每個人也多多少少會遇到不順心的事,甚至是遇到一些苦難,譬如家庭或個人經濟遭遇困難,親人的過世,個人健康的問題......等等。這一年,或許不是完全沒有感到上帝的祝福,不可否認的,大部分的時間,可能因為疫情,可能因為不順心的事,讓我們感受不到上帝的祝福。我們期盼新的一年,如那除夕午夜鐘聲響起一樣,讓上帝的祝福可以臨到。

神學家潘霍華因著計畫刺殺希特勒一事東窗事發後,在他被關進監獄的那段時間,他寫了許多詩,其中一篇的標題為〈幸與不幸〉。在這首詩中,他說:「幸與不幸迅速地壓制我們。」也說:「幸與不幸被請或不請自來。」的確,生命中的不幸,往往在不知不覺中迅速地就臨到我們,而且,他們都是不請自來的。當然,生命中的幸福也可能是如此。甚至有時候,我們根本分不清楚是「幸」或者「不幸」。因為,原本看似美好的事,最後卻發現原來後面如玫瑰般帶刺,一不小心就讓我們受傷,翻轉原本幸福之事。因此,他提到:「只有時間能夠區分二者。」也就是只有時間拉長,才能夠區分到底是「幸」與「不幸」。

追求幸福,追求上帝的祝福,原本就是人的本能,沒有人喜歡不幸福。除夕的年夜飯,也是盼望在家人的團圓之下,不僅感受到家人之間相處的幸福感,更期待將這樣的幸福帶到新的一年。因為,就如同潘霍華在〈幸與不幸〉這首詩的最後提到:「這是堅定不移的時光,母親和我所親愛的時光,朋友和弟兄的時光,以溫柔的屬天光輝輕輕環繞,堅定不移使所有的不幸容光煥發。」潘霍華在獄中這樣不幸的處境,他想到了母親、所有親愛朋友、弟兄的愛,甚至也想到了那個信實、堅定不移、永恆慈愛的上帝的看顧,他的不幸早已煙消雲散。

在「幸」與「不幸」之間,只有時間拉長才能夠區分,不過,「不幸」卻可以透過上帝的愛、人們的彼此相愛,讓我們把「不幸」轉化成「幸」。新的一年來到,藉由除夕夜,因著家人的相聚所傳達的愛,讓幸福的鐘聲在午夜裡響起,上帝的祝福將臨到我們。不過,不要忘記了,我們周遭有人無法與親人一起吃年夜飯,或許是工作關係,或許是與家人相隔兩地,或許是孤伶伶的一個人,他們可能因著沒感受到愛,無法盼望新的一年能有上帝的祝福。我們可以透過一通電話關懷,甚至邀請他們一起吃年夜飯,讓上帝的愛臨到他們,讓幸福的鐘聲在午夜響起,確信新的一年,上帝的祝福將臨到他們。疫情雖然再起,又再次讓我們想起這兩年的「不幸」,即便疫情還沒能夠確定何時會結束,但有上帝的愛,有我們的彼此相愛,除夕的午夜鐘聲響起,新的一年,上帝的祝福臨到,即使在「疫情」之下,我們仍可以感受到,我們將是幸福的。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2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