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親情嘴掩傳/林孟鴻

阿舅久長住佇加拿大,平均十年回台探親一擺。最近的一擺就是佇2020的選舉前。阮攏要阿舅留下來投票才返(tńg)去,毋過阿舅講伊無佇台灣繳稅,也無立(khiā)起佇台灣,無應該參與投票。選舉要交予(hō͘)立(khiā)起佇這塊土地的人民才對。這呢正直的阿舅,佇頂禮拜五,新加坡武漢疫情群聚感染的新聞出來的時,伊問我是毋是有法度寄嘴掩予(hō͘)我佇新加坡立(khiā)起,翁婿是澳洲籍的表小妹一家。

4月9日起,台灣政府已經公布,開放管制嘴掩寄予(hō͘)國外二等親,寄件佮收件雙方攏必須有中華民國國籍,對象限制是寄件人的二親等以內的親人,每兩個月通寄30片。

我隨上網路去看相關的規定佮流程,唯一的作法,就是用我的媽媽,也是阿舅小妹寄予(hō͘)兄哥的名義,才有辦法寄出嘴掩。

佇中華郵政的網站,列出清楚的申請辦法佮連結。我就順這個作法進入「經濟部國際貿易局口罩輸出許可證申請系統」,填寫資料申請許可證。毋過佇資料送出後,系統指示必須要去戶政事務所辦理阿舅佮媽媽中間的親等關聯證明,才會當完成申請。

這個狀況實在有一點仔麻煩,因為媽媽的戶籍佇桃園,阿舅的戶籍佇台北,若要媽媽親自去戶政事務所辦理,閣得(tio̍h)拜託我的小弟開車載伊過去,勞師動眾。我決定先打電話予(hō͘)台北的戶政事務所,請教這款二地分開的狀況按怎處理較妥當,是毋是有閣較(khah)便利的方式解決。

完全出佇我的意料,台北的戶政事務所佇電話頂,問我媽媽、阿舅佮我的身份證號碼,確認阮三人的基本資料以後,20分鐘後回我的電話,叫我等3分鐘後會使繼續去申請。

果然,當我閣一擺打入寄件人佮收件人資料的時,系統就跳出一組嘴掩輸出許可核定證號佮有效日期。但是另外一個疑問產生,我要如何才有法度提著這張輸出許可證?我要走去國貿局申請正本才會當去寄嘴掩嗎?我閣再打電話去郵局問看覓。郵局的人共我講,只要帶著包好的包裹佮這組嘴掩輸出證號到郵局,櫃台的人就會打入許可證證號,完成嘴掩出口的動作。

哇!這一切太便利了!對頭到尾,嚴格來說,我只有上網→打二通電話→上網→包裝→到郵局,做這五個動作,大約30分鐘,就完成嘴掩出口到新加坡的工作。我也隨時將寄出的包裹佮郵單相片傳予(hō͘)阿舅佮表小妹。阿舅大大謳咾我辦事的效率,表小妹也再三表示感謝。其實這一切的功勞攏要歸予國貿局、戶政事務所佮郵局等單位無閬縫(làng-phāng)的線頂服務。

嘴掩這件代誌,互我想起當初表小妹對加拿大到新加坡求職的時,因為伊的父母來自台灣,所以伊比其他同期的外國籍同事閣較早提著工作證,伊講毋知影伊的台灣血統有這呢好用。20年後,台灣血統的好用閣再次得著證明。相信本來今年就有安排全家欲來台灣彳亍(chhit-thô)的表小妹全家,當疫情結束,怹全家踏佇台灣這塊土地的時,應該會感受著無比的溫暖佮甜蜜。(本文感謝政枝老師用心的校正)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4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