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七歌仔戲棚腳/曾一心

「春分過,月圓彼一工」一劇,3/8在戲曲中心落幕,時逢武漢肺炎疫情,從內場工作人員到外場迎賓沒有一人退卻,在上帝的保守下圓滿落幕,除了感謝還是感謝之外,一切榮光都歸與上帝。

落幕後的這一個月裏,隨著疫情的爆發,內心深處的感動越發沸騰;回想去年申請場地時,期待演出的時間希望能夠訂在四月初復活節前,結果審核下來,比期待的足足提早一個月,當時心裡抱怨著。如今,如果⋯,想到這,你是不是和我一樣捏把冷汗?上帝自有祂美好的時間。

戲曲中心是正式的劇場,專業的舞台必需動用許多年輕人來參與,演出前一天繁瑣的前置作業,叫我看得眼花撩亂、心驚膽顫卻又非常振奮,聖經上羅馬書 8章28節說:「我們曉得萬事都互相效力,叫愛神的人得益處,就是按他旨意被召的人。 」再一次從無到有,上帝在我們中間的帶領,這種體驗總是讓我無比興奮。

這週日一位主內弟兄捎來程仲惠牧師的講道:「信心有多大,主交辦的任務就多大,給人振奮也同時帶來警惕,尤其是在使命似乎有些成績時。」是的,劇中杜撰的一個村婦的角色,可以是無足輕重的小配角也可以是耶穌逃亡的主角,面對上帝的事工何嘗不是這樣呢?常常自己埋著頭拚命,執著著「就是要給上帝最好的」;然而,教會中向來這樣勉勵會友「有就好,上帝都歡喜悅納。」是這樣嗎?這讓我一直很掙扎在事工上態度的拿捏;馬可福音書中耶穌提到寡婦的兩個小錢,就是寡婦也是盡其所有啊!

又是一年一度的受難週和復活節;釘死在十字架上是耶穌受難的經典象徵。「春分過,月圓彼一工」有一幕落陰府,在那個有去無回、沒人想去的地方,耶穌又是遭遇什麼樣的磨難?對應「四兄弟」一劇中客西馬尼園內耶穌祈禱的橋段:「若是天父祢願意,請挪去這苦杯。」如此身、心、靈的逼迫,苦杯內只有十字架嗎?劇中只敢點到為止,不敢繼續想像下去。

2020年全球疫災,網路上流傳一個義大利93歲的老人病情好轉之後,他被告知需要付一天的呼吸器費用。老人哭了,老人說:「我不是因為要付的錢而哭,我可以付所有的錢。我之所以哭是因為我已經呼吸上帝的空氣93年了,卻從沒付過一分錢。在醫院使用一天呼吸機要付5000元,你知道我欠了上帝多少錢嗎?我以前並沒有為此感謝過祂。」

再回頭思考,回天家前的耶穌多次顯現讓門徒們看見,這應該也是祂降世為人使命的一部份,也正是上帝非常在意的一部分。當今醫學上的「災後創傷症候群」,耶穌復活的顯現就是要安慰這些在災難中受創的彼得們,傳達「苦難傷痛時上帝依然在身邊。」所以我們豈能這樣毫無代價領受上帝的愛?我們能為祂做什麼!

「沒想到用聖經的題材演歌仔戲,也可以和時事鬥在一起。」「感覺聖經和日常生活原來這樣貼近。」一位未信者朋友看完戲後這樣說。是的,傳道書1章9節:「已有的事後必再有,已行的事後必再行,日光之下,無新鮮事。」人生像一齣劇,戲倒影人生;戲已經落幕卻是耶穌復活的開始;兩千年前耶穌復活,叫人摸祂的脇下、看祂的掌心,已經證實祂的復活;兩千年後的我們要見證生命轉變的力量-復活。每週我們藉著飾角排練省視自己和上帝的關係,培養靈命成長,耕耘這個辛苦卻快樂的事工,正如團員反應:「越事奉越甘甜。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3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