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分過,月圓彼一工」演出前/ 曾一心

七七歌仔戲團時值今日三年多,台語俗諺說「三年七個月就岀師」,七七的成員從完全的素人經過每週六的鍛鍊不敢說出師,倒是排練的過程汗水淋漓、趣味橫生,在戲劇藝術的摸索中、人性的探討上彼此分享心得。

新劇「春分過,月圓彼一工」分四個大段落:耶穌的降生、逃亡、受難、落陰府復活。每個階段我們盡力揣摩當時每一個人的性格、每個人接收「耶穌」訊息後心理上的化學反應。很難,我們盡我們所能。

耶穌降生前有一個關鍵人物,聖經記載「三博士」,數字三已經是人群的成立,在這裡請容許我把這群人視為一的單位;這一群博士懂星象通天理,類似古代皇宮中欽天監一職,既是博士無庸置疑就是高級知識份子;這些人的追星行程是依據信仰還是學問考證實事求是累積今日我們凡事講求的數據?

劇中杜撰一個角色,壯漢;看似沒戲份的壯漢,完全展現肢體語言,雖然套著頭套,他有耳朵聽,聽到大夫熟悉的聲音、聽到「伊連鞭欲死啊」,聽到要把他的心臟挖出來⋯除了表情以外怎麼表現?如何傳達心裏的害怕?

與壯漢對比的大夫,正直與否?坊間許多診所寫產檢、接生、⋯,不會寫墮胎,沒事就沒事,爆坑了「原來⋯」;但是有權者透過管道總是可以找到一般人看不到的東西。在崗位上是否正直?面臨脅迫又如何自持?

當時如果不是人心可誅耶穌會降生嗎?世間道弱肉強食,物換星移兩千年過去了,人心不變又是什麼局面?(請待續)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4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