姊妹詩班三十週年有感(二)/黃雅惠

我是詩班的雅惠,受潘老師的邀請來分享"參加姊妹詩班對我個人的意義,和用詩歌來陪伴母親過程的小故事"。

三年前我開始接手姊妹詩班譜務的服事,我真享受每次在整理歌譜,使我感受到這些詩歌是如此的寶貴,是帶著上帝的權柄和力氣,透過每個世代,藉著恩賜給不同文化的感動,譜寫出上帝對人的啟示與應允,也寫出人對上帝敬畏和尊崇的心。

自從六年前我父親過世後,母親的身體及精神狀況更加得不好,常常吃不下飯,沒體力,無法行走,都要坐輪椅,真的是瘦到皮包骨。這樣的情形使我常常思想要怎樣才能激發母親內在的生命力。有一天,我突然有一個靈感,嘗試著晚上在母親就寢前,在電話中吟唱詩班教唱的詩歌給母親聽,當我唱完後,母親就真歡喜的說:「雅惠,妳從自小漢就是一個"一ㄟ嘴含一ㄟ舌的人",沒想到妳還會主動唱歌給我聽」。就在這第一次吟詩得到母親很好的回應,以後,我就越唱越有勇氣,當然,我也要更加認真投入每次詩班的練唱,如此才能唱更多的詩歌給母親聽,有時,我會賣弄一下潘老師教唱的技巧,並分享和詩班姊妹們互動與感想,母親聽得更加信服,不斷地出聲「感謝主」、「嘔咾主」,讚聲連連說:妳們唱的詩歌真的是很不一樣。吟詩後,我都會替母親禱告,母親就說:「雅惠,妳唱詩歌給我聽,比買補藥給我吃,擱卡好」。

所以到目前為止,母親尚快樂的代誌,就是等女兒吟詩、禱告。母親說:「那歌聲就好像天使圍在我床的四周圍,使我的心得安穩好落眠」。有時母親情緒不好時,就會接到弟弟或外勞打電話來說:「大姊,請妳唱歌給媽媽(或是唱歌給阿嬤)聽」。

後來我自己在想,原來在吟詩和祈禱中,我真的是將母親完全交託給上帝,上帝鑒察人心,憐憫人的軟弱,會親自做工。原來上帝預備我加入東門姊妹詩班不是白白ㄟ,是要我成為母親的幫助。母親的記憶力愈來愈不好,有失智的狀況,但她總是能記住每個星期五就是雅惠去姊妹詩班練歌的日子,有時,在電話接通,母親就隨講「唱歌!、唱歌!」,就像小朋友在期待伊所歡喜的代誌一樣。

我也見證了母親生命的轉變,上帝藉著福音詩歌,使母親得著安慰和力氣。我就想說:我可以唱詩歌給我的母親聽,咱在座各位嘛ㄟ當唱一首你有感動的詩歌給家人聽,ㄚ是唱給身邊有需要欠缼的人聽,上帝的確悅納。

最後,我真歡喜在東門姊妹詩班六年來的日子,真充實,雖有磨練與考驗,但是我相信一切都在上帝的手中,有牧長、老師和姊妹們的陪伴,使我信仰的腳步更加堅定,祝福咱姊妹詩班,以三十週年作為基礎,大家同心合力,邁向下一個三十週年,願上帝的名得著榮耀。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5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