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弗札克的藝術歌曲與捷克民族運動的二三事(上)/湛濠銘

2019年1月底,剛下過豪雪的中歐造成火車頻頻誤點,連準點率尚佳的德國國鐵也不例外。從德國東部大城德勒斯登,搭火車一路往南只要二小時就可到捷克共和國的首都布拉格,沿途還會經過捷克國民樂派音樂家「德弗札克」的出生地Nelahozeves小鎮。德弗札克曾說:「若能讓他放棄音樂一生追求的東西,就是火車。」喜歡火車的人也會喜歡旅行,或許是這樣造就他音樂作品的多樣元素和色彩。我,這趟旅行,利用火車拜訪初次踏上的捷克和布拉格,就是為了追隨德弗札克的腳蹤。

歐洲冬季天黑得早,才下午四點火車窗外就漆黑一片,火車接近布拉格城堡區時,那金碧輝煌的夜燈確實帶給我很大的震撼:「啊!這裡就是布拉格!」這片美景,若少了那群歷史上曾在布拉格到訪或居住過的文人墨客,我想,布拉格的價值可能會大幅降低。以十八世紀叱吒歐洲的音樂神童「莫札特」為例,他短短31歲人生就曾三訪布拉格,其中一次還是他親自指揮自己的歌劇「唐喬望尼」(Don Giovanni)在布拉格城邦劇院舉行世界首演。

天下雜誌2011年出刊的304期提到:「當歐洲人碰到捷克人時,第一句話會問,你是音樂家嗎?」我們當然知道此話言過其實,但是,捷克揚名古今的音樂家不會是「德弗札克」(Antonín.Dvořák, 1841~1904)一位而已,以捷克全體國民角度來說,德弗札克是許多位捷克優秀音樂家的代表。2005年捷克電視台曾舉辦一個號稱捷克史上最大的民意調查:「影響我們捷克歷史最偉大的100人。」(NejvětšíČech)其中音樂家德弗札克在這100偉人排名第8位(第1位是14世紀在布拉格創辦當時全世界第一所大學的捷克國王查理四世,第3位是1989年帶頭推翻捷克共產黨並走向自由民主化的哈維爾總統,第7位則是宗教家胡斯,而捷克國民樂派始祖音樂家史麥塔納則排名第11位)。這調查正好是德弗札克世逝滿100年的隔年,實在有些讓人難以言喻的巧合,也讓世人發現這位音樂家在捷克人心中的份量是如此重要;再來,若你搭乘捷克國鐵列車,在境內任何一班車發車、停站的廣播音樂,一定會聽到德弗札克知名的鋼琴小品「幽默曲」(Humoresky, Op.101),這次旅途中,火車進入捷克境內停靠Děčín這車站前,那音樂響起讓人感覺到德弗札克的親民和溫暖。

再者,史麥塔納(Bedřich Smetana, 1824~1884)雖然打著復興捷克音樂的旗號開始他的音樂職業生涯,很可惜,他還來不及看到捷克音樂復興的開花結果,就早一步離世,而德弗札克就是幫他完成這遺願的人。德弗札克經常在國外講學和自己的作品中強調突顯捷克的民謠素材,故被稱為「捷克的音樂大使」,當然,也必須是高品質的作品才能具有這份影響力。從德弗札克的兩部連篇歌曲「吉普賽之歌」(CiganskéMelodie ,Op.55)和「聖經之歌」(Biblické Písně,Op.99)就可看出分明。

因為德弗札克幾組「摩拉維亞重唱曲集」(Moravské dvojzpěvy)在歐陸的成功,算是讓捷克民謠風的聲樂作品成功打入當時的「主流市場」,順著這波浪潮,1879年德弗札克應維也納宮庭歌手男高音華爾特(Gustav Walter)的請託創作捷克風格的歌曲作品,德弗札克由海德克(Adolf Heyduk)詩集中選了七首詩寫成這組聯篇歌曲「吉普賽之歌」,為配合華爾特不諳捷克文,海德克特地將這七首詩翻譯成德文再由德弗札克譜曲。1880年出版時,德弗札克希望捷克文和德文歌詞同時發行,但是受到柏林Simrock出版社拒絕,當年最後只發行了德文版樂譜,此事自然受到捷克媒體及音樂界的嚴厲撻伐,隔年捷克文版的樂譜才在捷克境內Natalie Macfarren出版社協助下順利發行,這個版本德弗札克也針對部份音符修改和調整,因此,造成此部聯篇歌曲現今仍存在德文和捷克文兩版本的差異。最後到了1884年,男高音華爾特也只為德文版首演了第一首和第三首,整部聯篇歌曲首演日期至今仍不詳。整部聯篇歌曲音樂風格展現了吉普賽人嚮往自由和奔放不羈的性格,另一面則隱喻著捷克人對奧匈帝國的哈布斯王朝外來統治感到不滿。德文版算是當年大環境下妥協產出的作品,也讓捷克民謠風的作品在主流市場流傳至今,但是捷克文版因為大量採用斯洛伐克方言,演唱更增添風趣和鄉土味。(待續)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5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