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發見,主耶穌的血/郭榮彬

美國懷特(White)考古學研究所於1982年1月發表他們發現了耶穌曾經受釘十字架地點:正如《路加福音》23:33到了一個地方,名叫「骷髏地」,就在那裏把耶穌釘在十字架上。「骷髏地」的崖壁地點,馬太稱它為各各他:《馬太福音》27:33到了一個地方名叫各各他,意思就是「骷髏地」之原始地點。他們發掘至二千年前羅馬時代的地層,發現有岩層,其中有三個固定十字架用的坑穴及封閉耶穌的墓的封印大石,以及耶穌背負十字架走過的苦殤路(Via Dolorosa)等等。在三個十字架坑穴中間的坑穴是在較後方且約10公分高的岩板上。坑穴的寬度是32.5公分及35公分,深58公分。中間的坑穴有岩盤裂開的痕跡。似係《馬太福音》27:51忽然,殿裏的幔子從上到下列為兩半,地也震動,磐石也崩裂所述情況。在裂開岩盤口發現已經變黑而凝固的血跡流入該坑穴中。他們採取這血跡帶回美國,用塩化溶液浸三天後,用電子顯微鏡鑑定DNA,鑑定結果這是二千年前的男性血跡。

當時有位澳大利亞考古學家葛芮.約納遜(Jonathan Gray)先生不相信這件發現而親自進行追蹤調查,結果發現完全與懷特考古學研究所,隆.懷特(Ron White)先生所發表的結果一致相符合。葛芮.約納遜先生追蹤調查後,帶回血跡交給醫療設施檢驗結果,得知該血跡是僅有24個染色體,並沒有父系染色體,只有母系染色體(註:一般人都有父系染色體23個和母系染色體23個,合計46個染色體)。

這血跡既然沒有父系染色體,也就證明了這血跡所有人的出生,絕對不是男女傳統的交合,而是單單女性的生殖,證明這特殊DNA的持有者是位神奇的人物。

這個大發現,引起了伊斯蘭教徒與猶太教徒的爭奪戰爭,以致1990年10月8日發生了錫安山大屠殺。為了要實現中東和平,以色列的便雅憫.涅達尼亞夫(Benjamin Netanyahu)總理於是下令停止這地點的挖掘,添補泥土回復原狀,避免發生進一步的爭議。

用顯微鏡觀察,可以看出這個血液仍然能活動,經過最先進的科學檢查,發現該血液中並沒有摻雜細菌繁殖,其活動不是細菌的活動,而是不滅的血液粒子所發生的。

法國科學家斯頓.納杉斯(Gaston Naessens)先生認為這是不滅的血,是創造體。另外有位科學家克里斯多法.巴特(Christopher Bird)先生說:「這血的粒子是超顯微微生物細胞代生體,會再生的實體,是地球上最太古生物的基盤血液。」

上述種種證明,耶穌的出生完全是神奇妙的作為,甚至於二千年前耶穌死於十字架時,一個兵丁拿槍扎了祂的肋旁,隨即有血和水流出來。《約翰福音》19:33只是來到耶穌那裏,見他已經死了,就不打斷他的腿。19:34惟有一個兵拿槍扎他的肋旁,隨即有血和水流出來。至今尚保留在十字架下坑穴內,就像是上帝預備耶穌的血液,要等候人類科學進步達到高峰時,可以用科學鑑定來證實耶穌是聖靈投胎於處女馬利亞來出生的,是具有神位格的神人。

我們可以確信耶穌是按照主前七百年前先知以賽亞所預言[《以賽亞書》7:14因此,主自己要給你們一個兆頭,必有童女懷孕生子,給他起名叫以馬內利(就是 神與我們同在的意思)],確實是由處女馬利亞受聖靈投胎而出生的。

參考書:泉保羅著 《主耶穌所流出的血》(主イエスの血潮)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1815